首页 蛰伏 下章
第05章
 蚀骨的呻。来回的,虽然李仁没有全进入,但是舒适的快使两人都渐入佳境。

 就在这时,门开了。外面走进一个女人,年纪似乎比吕姐大一点,身材婀娜,凹凸有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盘着一个美人髻,皮肤粉白,弯眉凤目,口若樱桃,穿着白地绣着牡丹花的绢丝旗袍,一双修长柔若无骨的美腿包裹着丝袜,秀足深入一双黑色缎子高跟鞋,可以说是风华绝代,倾倒众生的尤物。这个女人看见李仁和吕姐的活宫,心中猛的一颤,没来由的身上一软,靠在了李仁屋里的兵器架子上,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声,立刻惊动了上的一对男女。

 李仁回头一看,猛的转身,道:“三婶?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个女人就是李仁寡居的三婶茹。茹在李仁转过身后,看见了李仁刚刚沾满了花巴,雄赳赳暴怒的贴在李仁的小腹之上,心中又是一颤,良久之后,茹才清醒过来,抬手捂住羞红的粉脸,转身向外就跑。因为是捂着脸,看不见前面,正好被一个圆凳绊倒,踉跄跪倒。

 李仁忙冲上去,拉住了茹的胳膊。茹被李仁拉住,由于惯性,身子又弹了回来,而李仁却正是低身向前。茹突然看见李仁的巴向脸上冲来,立刻“啊”

 的一声,可是却再难闭住嘴了,因为李仁的头正好进了茹的小嘴中。

 还是李仁反应过来,马上巴。茹也羞的面红耳赤,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跑出屋子,地上却留下了一对鞋子。李仁也没发现地上鞋子,又走回边,重新抱住了吕姐。吕姐忙问道:“她是谁?怎么这么晚还来找你啊?”

 李仁推倒吕姐,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好事,笑道:“别问这些了,赶紧办正经事吧?”

 说着,巴又慢慢侵入了吕姐的玉壶。吕姐又一次陷入了李仁疯狂的挑逗中,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小曲,努力的合着李仁的进攻。

 又一次的进入,使得吕姐完全放下了刚才的矜持,感觉到李仁大巴给她带来了以前从没有过的刺享受和又酸又麻又涨又痛的感觉。李仁一次又一次的进,每次都比前一次进的更深,更多,知道最好只留下了两个弹在外面,玉壶中的花单,也溅的李仁小腹上淌。在大概一个小时后的最后关头,吕姐的呻变成了无力的低声嘶吼之后,李仁将滚烫的强力的进了玉壶之后,两人完成了初次的合都感到疲力竭,才昏昏睡去,而李仁的巴依旧坚的留在吕姐的玉壶中。

 情挑

 第二天清晨,李仁睁开了双眼,感觉巴捅在一个温暖的腔道中,十分的舒服,而眼前正是海棠睡的吕姐。李仁想巴,只是轻轻一动,就惊动了吕姐,李仁忙又闭上眼睛假睡。吕姐被李仁的巴微微动弄醒,慢慢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李仁还在睡,想起昨晚从来没有过的畅快情,既娇羞又甜美,伸手搂住李仁的,慢慢将李仁的巴向自己的道深处入,酥麻的感觉又一次袭来。几次的快让李仁再也无法安然,睁开眼睛,笑道:“姐姐,你还没够啊?”

 吕姐立刻明白了李仁实在假装睡觉,忙用双手捂住俏脸,娇嗔道:“少爷,你好坏啊,醒了还装睡,害死人家了。”

 李仁一巴,翻身将吕姐在身下,卡住吕姐的柳,道:“姐姐,来吧。我们继续。”

 吕姐还是捂着脸,嘴里轻喊道:“少爷你坏。不要啊。”

 ‮腿双‬却盘着李仁的,将李仁的巴向更深层送去。吕姐放下双手,深情的看着这个小自己很多的男孩,羞道:“少爷,以后人家就是你的人了。只是少爷别看轻了红儿对少爷的这片心,红儿是真心的和少爷好,绝非轻的女人。少爷已经学了那书中的东西,以后的女人肯定少不了,只希望少爷别忘了红儿。”

 李仁慢慢的巴,让吕姐慢慢享受着此中快,看着深情的吕姐,俯下上身,着吕姐殷红的头,又麻又的刺,再次让吕姐失在快中“去了…少爷…红儿…死了…少爷快点动啊…用力啊…少爷…红儿是…你的…红儿死了…”

 李仁抬起头,温柔的一笑,道:“姐姐,我既然早就告诉你,我会要你,就一定会对你好的。但是我还小,很多东西要姐姐教我才是。”

 说着,巴加快了冲刺的速度,把吕姐再次送上了情的巅峰。吕姐的腔道中再次分泌出大量的花,身体犹如章鱼般紧紧住李仁,近乎疯狂的‮弄套‬着李仁的巴,而李仁的巴似乎在花的滋润下更加的拔有力,一次次直捣黄龙,弄的吕姐娇婉转,浑身乏力,香汗直,不出半小时就浑身无力,如泥一般跌倒在上,嘴里告饶道:“少爷,不行了,红儿完了。”

 说着,玉壶中出一股白色的浓密体,使得吕姐浑身阵阵哆嗦,便没了动静。

 李仁正在兴头上忽然感到吕姐不动了,便知道吕姐是高来临昏睡过去了,忙含住吕姐的香,搅动吕姐的小舌头,呼出一口气,下身更加努力的耕耘着。吕姐口中的那口气发挥了作用,让吕姐悠悠转醒,立刻感觉到李仁的巴在玉壶中纵意驰骋,搞得她又是一阵酥麻,但是嘴被李仁堵着,只能发出“喔…唔”

 的声音。吕姐此时的皮肤泛出粉红色的光泽,是兴奋过头的表现,玉壶中的更加泛滥,来回冲刷着李仁的巴,让李仁也兴奋异常。而此时李仁竟然开始使用从书中学到的功法,开始取吕姐的,吕姐当然吃不消,一阵阵的酥麻之后,觉得浑身像被了骨髓一般软弱无力,再次产生出昏昏睡的感觉。

 李仁知道,吕姐已经不可能再这样了。这个功法如果用在吕姐如此弱女子身上,肯定会让吕姐损耗元气,最后的结果就是元气耗尽,香消玉殒了。李仁轻轻放下吕姐,温柔的拍拍吕姐的香,然后巴,散去功力,轻声道:“好姐姐,你先再睡一下。我给你弄点吃的去。”

 吕姐虽然有心给李仁弄点吃的,但是浑身上下连挑动小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困意一阵阵袭来,双眼不由自主的闭住了,而后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李仁穿好衣服,走到外屋,突然看见圆凳旁边一双黑色的缎子鞋,马上想起昨天晚上三婶茹曾经撞破了自己和吕姐的好事而后的种种。李仁暗想:怎么办呢?三婶昨天来肯定是为了的事,她来要这个,却看见了吕姐,而且是在那种情况下。这双鞋该怎么处理呢?扔了?不行啊,三婶虽然寡居多年,依然很在乎这些的。三叔死的早,但是三婶却是个爱美的人,守节之后,三婶依旧是穿着考究,很多衣服都是大城市里甚至是外国人才穿的。这鞋就不是乡村里的妇女可以穿的了的,吕姐穿的就是白色的布鞋,虽然有点鞋跟,但是绝对不超过一寸,而三婶的鞋跟组有三寸半,似乎把整个脚都立起来了。等等,三婶既然这么爱美,那肯定有些心,只是碍于礼教,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看来还是有突破口的。而且三婶比二婶要温柔的多,胆小的多了。李仁打定主意就向三婶的西跨院走去。

 李宅一共分三层院子,最外层住着一些工人和家丁,中层有堂屋、佛堂和小祠堂,内院住共有四个小院,靠东北站整个内院五分之二的面积的是老人李国玉所住的,自从老夫人去世,这里就只有李国玉偶尔回来住一晚。剩下三个院子平均分成东、南、西三个院子,分别是李家三个儿子住的。西面的院子就住着李仁的三婶茹。

 李仁走过二叔的门前时,看见二叔的门关着,心想二叔怎么没在呢?正好看见李冬从后面出来,忙问道:“冬叔,我二叔呢?二婶也没在吗?”

 李冬憨憨的笑道:“少爷起了啊。看气比昨天还要好啊。二爷和二都没在,二娘家的舅老爷娶亲呢,是二最小的弟弟,他们去喝酒了。半个月才回来呢。”

 李仁点点头,信心更足了,忙道:“冬叔,我先去三婶家里跟她说说的事,我那屋里你先别去了。吕姐还睡呢,你去不方便,懂吗?”

 李冬当然明白李仁的意思,忙不迭的点头,道:“少爷,没事的。老太爷还有大爷让我去趟城里买东西,晚上才回来呢。”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M.LanMxS.cOM
上章 蛰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