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猎手小虎 下章
第07章
 由于走私越来越猖狂,局里从县公安局刑侦科借调来两名干警,一男一女,男的叫陈前立三十岁左右,样子很酷不爱说话的。女的叫赵丽丽刑侦科内勤,二十八岁丈夫也是干警有个四岁的儿子,样子长得很不错,樱桃小嘴不知是否是涂膏的原因,老是润润的让人看了就想吻,一双会说话的媚眼隐藏着无限的,嘿!如果能干她一定很…小虎常常接近她,找着各种各样的话题和她涛涛不绝的聊天,了长了,大家无话不谈相当络。

 “今晚分三组行动,我和德哥、长发苏守这个滩口,立哥你和牛皮华守这一个码头,小虎你和丽丽在中段支援,怎么样?”接到一个有关偷运蓬头麂出海外的可靠线报,曹峰紧张并熟练地布控工作。

 “这样应该没有什么漏点了,大家小心点就行了。”立哥在一旁补充。

 曹峰又分配好了车辆,立哥、曹峰各驾驶一辆三菱吉普,小虎驾驶一辆丰田大霸王浩浩的出发了。

 
 凌晨一点,秋风带着寒意,在这郊外开阔地习习袭人,布控区中段,一辆灰色大霸王隐藏在公路旁深处的树林中。

 “丽丽姐,你以前做内勤的是不是觉得现在熬夜很辛苦?”小虎看见赵丽丽差不多要打磕睡了忙着她说话。

 “哦!不好意思差点睡着了,我以前也不是常常熬夜的,不过要是刑事案多的话也免不了的,经常在半夜三更的审犯人,唉!”

 “你丈夫呢?哪个科室的?忙不忙?”小虎也困了打着呵欠。

 “他在110上班时间比我长,比我忙。有时我刚下班他刚上班。”

 “这样一来你们不是很少时间在一起了?”

 “是的,我儿子好在有他爸妈照顾啊,不然…有车来了…”这时一辆车驶进树林来,在离他们约三四十米处停下熄灯,又亮了车内的灯“应该不是目标,只是一辆轿车…”小虎看前方那辆车说。只见那辆车内有两个人,好象是一男一女的,那个男的抱着女的吻着,由于太远看得不清小虎取出办案用的望远镜一看。

 “那两个人好像在做…呵呵,你看不看?”小虎递过望远镜,丽丽看了之后在黑暗中感到脸上一热。

 “这…这两个人…真是的…不看了,等一下要洗眼…”丽丽递还望远镜,体内的望稍稍翻腾。连忙掩饰说“我困了,先睡一会,你看着啊。”说完调低靠背就睡。

 “哦,好的…嘻嘻…他们好像是偷情的…哗…嘻嘻…”“拜托,你看就看,别谈论他们好不好,小心长完眼挑针又长口疮啊你…”丽丽虽然睡下不看不过脑海还是展现着刚才的那一幕,思绪总是绕着发内心望的事情。

 “好!好!我不说了…”

 过了一会“咦!那男的好像是龙副局长啊…不会吧?”小虎惊奇的发现。

 好奇心的驱使,丽丽坐了起来“真的,让我看看…”说完抢过望远镜一看“真的哦…是的一定是他没错了,你有没有看到跟他做…那个…的女人是谁?”由于那女的躺在调平靠背的坐椅上,加上龙副局长已经在她身着,所以丽丽没有看到那女的样子。

 “她躺下太快了,没有看清楚。”小虎见她看得津津有味的,嘻笑着说“不是说看了要洗眼吗?怎么还看上瘾了?呵呵…快还我看…”

 “哼!我哪象你啊,你是好的偷看,我是…是侦察…”唉,女人真是强词夺理的。

 小虎无奈唯有伸长脖子的看。安静的车内两股不同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赵丽丽的心碰碰跳自从她生育之后道变阔,丈夫细小的茎一直没有令到她得到足,和丈夫做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结婚六年了情也随之低落。现在她偷窥别人做是生平第一次偷窥,虽然她用望远镜看,看不到那两人的细节,但看着两人一起一落的动作加以熟悉的想像。刺由瞳孔进入体内,刺着心脏急速剧烈的心跳震得身体微微的颤抖,道内的分泌物越来越多,使她已感到润的存在,一阵阵燥热使她口干舌燥。又一阵阵麻的触电般感觉由大腿部向上伸延,那感觉是多么的熟悉多么的快,低头一看!小虎伸手偷偷的隔着警裙抚摸自己的大腿,赵丽丽真想责骂他,但又舍不得那肺的快,不觉地合上双眼静静地享受,内心在想‘只要我不做出其他越轨的行为,就不会对不起丈夫。’小虎见赵丽丽发觉自己的偷偷抚摸并没有拒绝,便更放肆的把手伸入她那笔整警服套裙里,轻轻地搔着大腿部内侧。

 ‘怎么越来越放肆了…不过…这感觉真令人无法拒绝啊…’由于穿警服规定不准穿长丝袜或袜之类的,小虎的手指直接抚在她那细滑的大腿上,并想像着如果再进入一点,就接触到那令人消魂的,想像着那到底是肥厚的还是细长的、她的水是否已经分泌出体外…小虎的巴随着思想的控制渐渐变硬,把宽大的休闲顶起一个帐蓬。赵丽丽马上察觉到手指已经进攻到内上,正在隔着内在自己的上来回划拨着,每次划过道口蒂处就觉全身微弱一震,快明显地比搔大腿时强烈得多了。手指由划拨变成了绕圈,好像在寻找入口,手指每绕几圈就轻轻一截。“呼!”突然如触电般强烈快,直冲上脑,‮腿双‬本能地一夹,夹住了小虎的手。原来刚才小虎不经意地隔着内截中了道口,直接刺着那最感的芽。

 此时,受到强烈快冲击的丽丽已经放下了架在面上的望远镜,闭合双眼,润的嘴变得干渴小嘴还微微的张开,从人的小鼻出沉重火热的呼气。小虎见手被夹住不能动,就用抵在道口的手指轻轻的挖拨着,丽丽随着手指的挖拨,全身有如打冷颤般抖动,用很小的带着息的声音说“不…不…不行”张开会说话的眼睛,对着小虎微微的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由她的眼神中看到她很渴望,她内心也正在展开道德与望的斗争。

 “丽丽姐…没关系的…摸一下…好不好…”小虎语无论次地苦苦哀求,手指仍然在运动。

 “不行啊…我…会…对不起…丈夫的…你停下…好不好?”微微颤抖的‮腿双‬更用力地夹紧他的手。

 “丽丽姐…我们不做那…那回事,就不算越轨啊…这样抚摸不过是…跟日常接触差不多嘛,只是…只是这样大家都舒服些…”小虎见她并没有拒绝,只是用‘停下,好不好’的要求词,就明白到她内心在挣扎中。

 黑暗中,丽丽看到小虎炽热的目光深情地望着自己,那目光是多么真情多么的动人,就像初恋时恋人望自己那样。被手指拨的芽已经起,一阵阵酥麻的快渐渐地冲破了基本防线,深一股热慢慢地出,粘黏的刚出到体外马上被绵质内收。很快的,在手指拨范围内透了,手指好像更进一步地接触口。

 “丽丽姐…你把手给我…这里…对…”小虎另外一只手抓住她那纤细柔滑的小手,轻轻摸弄一下,牵引到那顶起的帐蓬。

 “啊…不行的…不行的…”丽丽刚隔碰到大巴时,像‮女处‬一样猛地缩手,不过她内却强烈的一震,心中也跟着想像‘那就是他的巴…’。小虎早料到她缩手,已抓紧她再次牵引她接触,并说“丽丽姐,…来吧…这样会…大家都…都好些…”

 一开始她的手只是放定在坚硬的巴上不动,巴硬得跳动及头马眼分沁出的粘透过薄薄的休闲粘附在她的手指上,她心中一阵狂跳,手不用力抓住了大巴,‮腿双‬也微微地放松了一点。小虎马上得寸进尺,手指进入内边缘接触到外。丽丽另一只手马上捉住了小虎入侵的手,用带哀求的目光看着小虎,并轻轻的摇摇头。小虎看见她那楚楚怜人的样子,心中一,很温柔地吻了吻她耳珠,并在耳边柔柔的说“别怕…我…我保证…不会的…”手指跟着轻轻的拨弄着柔软。丽丽此刻心中想着‘啊!他已经摸到这里了,我这是怎么了?还没有拒绝他呢’小虎见她没有拉自己的手离开,趁势把手指轻轻地在蒂上一挑“啊!”这样直接的接触使她受到更大的刺,不声冲口呼出。  M.LanMxS.cOM
上章 猎手小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