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乡记 下章
第02章
 等人都走没了的时候,白杰和郭兴便偷偷地来到了张志的办公室。

 张志对他们两个说:在我看来你们两个就是全乡最好的歌手了,尽管很多人不服,但是我就是喜欢你们两个。过几天我要带领你们两个人到县里参加全县的青年歌手大赛。乡里给你们两个每人补助五百元钱。

 张志继续说:车费和住宿费也是有乡里出,郭兴在县城里有很多的亲属,你到时候就到亲属那里去住宿就行了。我把住宿的钱直接给你,吃饭的时候我给你打手机,你不用在亲属那里吃饭。

 张志又说:我和白杰在城里没有亲属,就随大会安排了。

 距离正式比赛还有五天的时间,在这五天里,我分别要对你们两个人进行一下辅导,郭兴上午来,白杰下午来。

 两个十八岁的孩子高兴的几乎都要跳起来了,眼睛里都出了大喜过望的神色,临出屋子的时候,白杰还回头和张志摆了摆手,说了声“拜拜”那眼神也是很勾人的。张志的心里感觉的,浑身甜滋滋的。

 第二天上午,郭兴来了,张志基本上也没有辅导什么,也就是和他唠嗑,询问他的家庭情况,他这才知道郭兴在城里和别的老师学习过声乐,而且各方面都无可挑剔,如果不是自己的偏心,这个一等奖就该是郭兴的。

 他还发现郭兴文学底子也不错,知识面很广,非常的健谈,说活也非常的风趣。人长的也很帅。如果把白杰和他放在一起,那白杰一定会喜欢上他的,张志现在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不该选择这个帅小伙和白杰同去参赛。但是他又别无选择,因为郭兴在城里亲属很多,这样一来,到城里住宿的时候就能把他打发走,让他到亲属家去住宿,好给自己和白杰创造机会。

 因为张志在乡里还要负责计划生育、文化、体育、宣传等工作,这一上午他的业务也很多,郭兴感觉没有什么意思,老早就回家了。

 到了下午,农村的乡政府基本上就没有人来上班了。显得空空的。张志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等待白杰的到来。

 白杰很正点的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她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但是仍然保持着感。张志很快就把眼神投向了她的沟和肚脐眼。

 白杰一进屋就大方地和张志打招呼说:张哥,我来了!

 张志看看乡政府的院子里没有人,就笑咪咪的对她说,你过来吧,就站在我身边好了。

 白杰大大方方的来到他的身边,还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靠了一下,张志感觉她的身子乎乎的,非常有弹,他舒服极了。

 张志说:你上场的时候那段舞蹈设计得不错,表情也很好,但你和现在很多的孩子一样,有些抠,关键是你这两个肩膀应该往后扩展,把部展开,让的更高,应该像模特一样有一种高傲的气质。

 他说着就站起到白杰的对面,把两手扶在她那浑圆的肩膀上,两手用力往后掰,他感觉她的皮肤非常细腻,非常光滑,而且很有弹,他没想到自己能在这很短的时间里就摸到了这个女孩子的光滑的肩膀,他感觉手上像过电了一样,迅速的传遍全身,他立刻产生了一种幸福感。

 白杰很听话,急忙就把两肩向后扩展,的更高了,那洁白的房又往上鼓了很多。差点就贴到了他的身上。

 张志盯着她的沟,发现那房几乎就全了出来。白亮亮乎乎的,吸引着他的眼球,他便开始思考如何能够很自然的去抚摸她的房。

 他灵机一动,便说;你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唱歌时的呼吸不对。唱歌呼吸时必须是两肋扩张,绝不允许部上,绝不允许房起伏。

 他先是把两手抚在了她的两肋上,然后说:你气时必须让两侧的肋骨张开,来,气吧。

 白杰很有灵,她深了一口气,两肋真的就张开了。

 张志的手紧紧地摸着她的肋骨,感觉她的脂肪很厚,呼吸时,那皮子在她的肋骨上滚动,张志把自己的手往回收了一点,让手指头停留在她的肋骨上,那手掌心其实就捧着她的房的两侧了。他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房的柔软与丰

 张志发现白杰在两肋扩张时,房多少还有些上浮,他急忙说:现在还不行,你的部还有些上,你看你的房都鼓起来了。来,再来,气,两肋扩展,部不许上浮。一点也不行,他说着就直接把两只手放到了白杰的两个子上。

 他一手抓着她一个子紧紧地按住了。他感觉她的子就像两个面团,非常柔软非常白,滑溜溜的,手感非常的好,那幸福的快从他的两手迅速的传遍他的周身,他感觉自己的巴有些动了。

 白杰也没有躲避,任凭他的手在自己的房上抚摸,她还是在他的指挥下,一次一次的练习着呼吸,白杰的房终于停止不动了。张志最后用力的抓了一下子她的两个子然后急忙撒开双手说,太好了。你真聪明,他说着,用双手捧着她那乎乎的小脸蛋,还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表示祝贺。

 白杰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深情的望着他,她感觉自己是遇到了名师指点,她感觉是自己的福分。她也很喜欢这个大哥哥了。

 张志又说:你的嗓子声音很大,但是没有高度,这是气不深的缘故,你必须采用腹联合呼吸的方法,就是说让部和腹部同时呼吸,气在部,力在丹田。你试试看。

 白杰深深的了一口气,上边到是做对了,房相对稳定,两肋扩张,可是在气的时候下边却把肚子鼓了起来,张志急忙把手按在了她的肚子上说:不对,不是鼓肚子,是肚子往下用力,让横隔膜下降,不是肚子往外鼓。

 他乘机用手紧紧按着她的肚子说:来,再来一次,不许鼓肚子,让肚子里往下用力,让横隔膜下降,你来气,我来摸着你的肚子就知道你对不对了。

 白杰一次一次的深深的呼吸着,张志就在她的小腹上来回的摸着,他的手几次都触摸到了她的部,那地方乎乎的,圆鼓鼓的,他仿佛听到了她的短裆和她那的摩擦声。

 他紧紧地摸着她的部,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发热了。他声音颤抖地说,对了,对了,我感觉到了,你的横隔膜已经降到最低了,张志的手放在白杰的部不想松开,他浑身热血沸腾,他感觉她的部非常丰非常的多,他有些冲动了,他非常想把她搂住,或把手伸到她的衩里边去直接摸她的

 但这毕竟是在办公室,虽然乡政府下午没有人上班,但是他也不敢过分。因为更夫还在。如果此时他把手伸到白杰的子里,一旦来人又不能及时的出来,让人看到就麻烦了。他也只好隔着子,借故在她身上的关键部位摸一摸,轻微的享受一下子了。

 张志感觉自己该摸的对方也都摸了,包括肩膀,房,腹部,部。

 现在就剩下股没有摸到了。可他感觉再也没有摸的理由了,如果在没有任何借口的情况下去摸她的股恐怕引起她的怀疑,如果她生气了,不去参加,那自己的计划就完全落空了。

 张志拿了一把二胡,坐下来,扭了扭琴轴,定了定弦说:我拉,你唱,现在咱们看看效果。张志给她拉了一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她跟着二胡唱了一遍,唱完了高音,张志大喊一声:好!

 他把二胡急忙放在了桌子上,一只手揽住了白杰的,把她搂得贴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感觉白杰的房和腹部都挨在了他的身上,他感觉自己已经是很过瘾的了。他趁机把手往下移动了一下,搂在了白杰的股上,她的股非常的丰,非常的有弹乎乎的,紧蹬蹬的,圆溜溜的,手感非常的好,他心里舒服极了。

 她为了转移白杰的注意力,急忙大声说到:太好了,你的声音高度比以前提高了三度,你都能唱女高音了。

 他故意装作高兴冲动的样子,用力往怀里楼了一下白杰,他感觉白杰那软乎乎的部就贴在了他的骨上,她乘机把手往白杰的股沟里狠狠摸了一下子,白杰在他的怀里扭动了一下身子,娇滴滴的说:那我谢谢张哥张老师了。她的眼神勇敢的和张志的眼神相碰了。

 她的这个动作让张志感到特别的,张志感觉机会来了,他张开双臂就要把她全部抱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就想亲吻她。  m.lAnmXs.Com
上章 走乡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