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
第11章吻别
 “,别再嘬了,再嘬就出来了,你不当女人简直是可惜,真!”

 说完吴鹏飞猛然的把出了我的嘴里,刚才被完整满后一瞬间空虚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的大声咳嗽起来。

 “乖老婆,让你等久了,给我来个口爆吧先!”说完他下了短着全身。

 这是吴鹏飞从上站了起来,罗衫乖巧的匍匐在他的‮腿双‬间“飞,老公,以后不准那么坏了,用你的大到处欺负人。”

 终于回过神来的我望着眼前的他们,吴鹏飞站立在前,那八块波般整齐而结实的腹肌尤其的明显,那的手臂正抱着罗衫的头把她的脸朝他下引导着,那鼓鼓实实的三角肌、二头肌在灯光的照耀下而闪烁着一个血气方刚猛兽般年青男人的感光芒。

 尤其是那傲人的茎高耸,上面沾满了我的唾而亮晶晶的闪动着,黝黑的茎身拥簇在乌黑茂密的中,我的唾那让上面盘延着条条青筋清晰可见,几条大的血管绕着那黝黑的茎身,直达冠沟,顶着一个满的大头,傲然拔而力!而这就是我的杰作,我的痛苦和屈辱换来了他更加霸道和勇猛,而这对于罗衫来说正在最吸引她的地方,对于我来说也是此刻唯一能为她做的事…

 “哈哈,老婆,我的大香肠好吃别人才抢着来含啊,你看你的前男友都和你抢着吃呢,不过我最喜欢欺负的还是你啊,呵呵,我来了!”爬在上罗衫的嘴正对着站立下下他的间,这一秒钟还清晰可见那硕大的头,下一秒钟却整都捅到罗衫的喉咙里去了,只剩两个鸡蛋大的丸一下一下地在外面撞来撞去。

 吴鹏飞古铜色的皮肤,健壮的后背上隆起的肌满有力的股,长满黑的大腿有节奏的一进一出,罗衫趴在上象得到宠爱的小‮狗母‬一样不停的哼哼着似乎在讨好他的叫声他的一只手捧着罗衫的脸,另一手扯着罗衫的马尾,不费吹灰之力的任意操控着罗衫的头部在他下的频率。

 小腿上没有下来的白色球袜依然沾满了草皮的痕迹,仿佛还显示着他刚才还在操场上拼搏的身影,而此刻却一丝不减的把那份在球场上猛烈的冲撞和奔跑之力全部集中在他的巴上传递在罗衫的小嘴里,吴鹏飞的大腿拥有那发达肌无与伦比的弹,我看见被肆意征伐晃动着头部的罗衫,双手死命的抱着他的‮腿双‬,像是一只无助的绵羊寻求一个最坚实的依靠,十指紧扣着他大腿上凸起的肌,似乎在感受一个成年健壮男子所散发出来的气味的那雄的力量!

 他下身不停的迅速的在罗衫的嘴里着,不时将嘴里的唾从里面带了出来。

 我清楚的听见随着他一下一下的罗衫的嘴里不时发出允的啧啧声。

 而此时他就像一个永不停息的电动马达一样,不停的上下摆动着部,将茎在罗衫的嘴里不停的搅动着,每一下都深深的进她的咽喉里。

 而他原本捧着罗衫脸蛋的那只手此刻伸向了她的房,随着他间的节奏捏弄着她的房,粉头被他暴的夹在拇指和食指间玩,而那团白皙的房被他用力的捏弄着甚至留下了几道红印,让我在一次的亲眼见证到刚才好楚楚动人美若天仙般清纯可人的罗衫,此刻被他一手抓着马尾,一手捏着房,爬在上的姿势像一条欠的‮狗母‬一样把头埋在他的下张着小嘴接受着他玩具般的弄我的眼睛紧盯着他们。

 吴鹏飞的股不停的对着她的嘴一次次的向前推去,她的下巴张到最大,两腮鼓鼓的,分明可以看见那硕大的生殖器在里面穿的轮廓,疯狂的前后左右不断扯动,进进出出的巴被她的唾包裹着闪耀着光芒。

 每一次的他的出时几乎都仅仅留头在里面,而整个体都退出在她的嘴外,而后又整狠狠的深深的一到底,口腔里总会发出“噗”的一声,更有罗衫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啊…”的一声消魂的叫声配合着。

 他此时的茎就仿佛是大提琴师手中的弓弦一样随意的在罗衫的樱桃小嘴里游纫着,将“噗滋,噗滋”的声和罗衫含糊的“嘤嘤,啊啊…”的叫声随意的编制在他演奏的节奏里,而且是那么自然而动听,在整个演奏过程中他不时地调整着“提琴”的位置和演奏姿态,以便奏出不同的和弦,他时而抬起罗衫的脸蛋的把茎对着她口腔的两侧斜刺着,高高鼓起的两腮似乎要被穿透;时而正面对准他的嘴直接重炮轰击,罗衫那美丽的嘴,那让我多少次渴望能亲吻到的嘴,如道般的被他猛烈的送着。

 我心想,也许这真的才叫,罗衫就应该被这样的男人,我能看见一个男人在我面前完整的表演着是我的荣幸…

 “老婆,你技术真好,含了那么多次我的巴,现在连深喉都被我训练出来了不会觉得恶心了。

 哈哈,你旁边的前男友看着你现在的口技术肯定羡慕死了,你就告诉他吧,我们每天开房去做也不现实,但是你你是怎么每一次都在会我训练完以后,马上去球场边的树林里给我含巴让我放松,伺候我口

 你知道老公我在场上累了需要休息,也需要点放松,就自己蹲在我的腿前把我的巴从球里掏出来自己含着,你知道老公每次在场上拼的那么猛,就是因为知道等下训练比赛结束后有你给我口活降呢。

 我特别喜欢踢球后到旁边树林里你嘴,这样真是相当的方便又不用子,就站着把巴从球边掏出来你就乖乖的给我吐着,一点都不在意我浑身臭汗和泥巴沾在你脸上,老婆知道心疼老公真是乖啊。

 有时候要是我们赢了我就会对你温柔点,要是比赛输了我就会把全身的怒气发到你身上,老婆啊,老公在球场上用‮腿双‬使劲的门,然后现在中间的腿又在你的嘴里使劲的,你的小嘴就是我在场上的球门,告诉你前男友我在你嘴里差不多好几十次的得你还吧,呵呵”

 “扑扑…”

 罗衫的口腔里依然发出带出的声音,她根本无法回答吴鹏飞的话,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他说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此刻罗衫一肩柔顺得象丝绢般的秀发已经有些凌乱,几发丝已经因为汗水沾在她的脸庞上,整张脸因这凌乱却越发显得妩媚妖冶,趴在上莹白而线条匀称的躯体极具质感散发着人的的气息,嘴角边渍满被每一次动带出的唾的顺着她那粉的嘴角往下淌着,白皙的双一下下的因为头部的冲击晃动着,那瘦小娇的身体似乎吹弹可破,被掌控被征服的雌柔美的身段和姿态尽情的显着;

 而吴鹏飞浑身壮发光的肌淌上了热汗,肌因为每一下猛烈的搐跳动着,腹部的八块腹肌上下起伏,矗立在前那猛兽般拥有傲人的身材闪烁着光火热的肌壮的脖子,感的喉结,厚实而散发着热气的两块大肌,八块浮凸线条甚是拥有美感的腹肌,球袜包裹着的结实小腿似乎象征着他还在球场上肆意的挥洒跑动跳跃着,两条茸茸的大腿立在地上,上面每一块的肌发着男人健壮雄的魅力!我依然跪爬在刚才为吴鹏飞口边,疯狂的随着他们的节奏‮弄套‬着自己的巴的,眼前的这一切构成了一幅美丽而散发着乐气氛的艺术画面。

 “X,你的罗衫想我给她了,可我可以不出来,我可以一直把她嘴到肿起来,怎么样?求我吗?来求我快在她口中爆,求我把我卵蛋里的全部给她,告诉我你想我在罗衫的嘴里。

 你看你那可怜的小虾米,又细又小的硬着,我刚才就给你说过你要是有我的一半大女人都随你,不过可惜你不能在足你的女人,你甚至没有男人的体魄”

 他微倾着头又又毒的看着我,像抓着一只小一样把我心中的女神按在他的下张嘴被着,铁柱般耸立的大腿又又直,浓重的汗遍布其上,混着汗水在灯光下中发出黑亮的光泽,那么生气那么具有男的力量。

 我竟然打了几个寒战,跪在前的我显得那么的弱小,在他睨嘲弄的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开始战栗,看着随着他巴耸动罗衫无力晃动的头部,我又想起了几分钟前的我正和她现在一样。

 在他叉开的‮腿双‬之间含着他的茎,那沉甸甸的卵蛋上长着的想像现在刮着罗衫脸蛋一样也刮着我的脸,我能感受到吴鹏飞的享受,由于我的臣服我想给他惊喜,含着大头就象一个的妇一样剧烈的吐,我努力给他最大的快乐,让他快乐的结果就是此刻能更加烈勇猛的去玩罗衫,看着他懒洋洋的享受的脸,突然有一种甘愿臣服在下感觉,他太男人了,我甚至觉得天下所有的美女都应该属于他,被他把玩,做他的女人。

 “可是你又能怎么样呢?你只能跪在我面前像只‮狗母‬一样也来含着我的巴,然后握着你那没用的小东西着口水在下跪着看着我你心爱的女人,可是她对于我来说只是我下的宠物一样。

 你不知道她无数次的像现在这样像的去品味、去呵护、去爱惜,去让我的巴快乐吗?小巴男人,我告诉你吧,她现在的舌头正顺着我大巴的血脉上下仔细弄着,舌尖正围着我大头上的深沟着,那上面正汇合着我的味,汗,也许还有我的包皮垢和残留的水,可全部都顺着她的嘴进入了她的体内,这个就是你做梦都想吻到的嘴吗?哈哈,现在就只差我的了,跪着求我吧,求我把喂给你爱的女人,如果你不求饶的话,那,哼哼!”吴鹏飞一阵猛烈的,罗衫已经无法支撑那样的冲击,整个口腔已经变形喉咙里传来要呕吐的声音,呜呜呜的呻声从她被满嘴里的隙里传出,我可以看见他的双手想推开吴鹏飞,可是那柔弱的小手在吴鹏飞雄壮的腿上的用力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她的头发把他像铁箍一样的抓着只能被他的巴肆意的从任何角度,在这样的画面下我怎能再让罗衫去承受那样的痛苦,我唯一能做的只是…

 “吴鹏飞,求求你,给她…”

 我哀求着说道“给谁?给我说清楚。

 而且不仅仅是,是喂!”

 “我求你……喂给罗衫你的…”

 早已奔溃的我发自内心的喊到,因为我不想再看到罗衫被那样的弄得痛苦和不舒服。

 “哈哈,含过我的大巴后,再来央求我给你喜欢的女人,可怜啊,小娘们儿,你天生也就只有这种命了,足你的愿望吧!”

 吴鹏飞嘴鼻着那野狂厚的气,享受着自己头给在罗衫嘴里带来的阵阵快“哦…啊…了…啊…”,吴鹏飞的呻越来越大声,那身的肌都在跳动舞蹈,部的起伏幅度越来越大,这个刚刚从球场上下来血气正盛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大的力量,在就要的前一瞬间那闪烁着光的筋,那立不倒的大,都在发着一股无形的热力。

 我看见他那黑了的生殖器在她的两片薄边异常快速的送着。

 我听见他发出一阵野的狂吼,随着呼吸的愈来愈快;最后发出了一声野兽发情的怒吼,只见他抓着罗衫头发的双手就像要把她捏碎一样,大腿的肌坚硬的收紧着,股开始收缩着,下体猛地一下搐,心中熊熊的火,囊里满满的,一股接着一股白色的浓浆随着罗衫人的呻和他的息如同所向披靡的火山爆发洪水崩堤一般开始发着,他的腿部向前猛住罗衫美丽的脸庞,整个脸蛋似乎都被他囊覆盖着,两颗大卵蛋正着她娇的面容上有节奏的搐收缩着,滚烫的开始在罗衫的口中爆炸开来,我可以想象那大量的黏附在罗衫的口腔壁上上并迅填满了他口中的每一个隙,随着茎有节奏的动将一股一股的白浊的全数向她的喉咙里…

 看着他的下和罗衫嘴包容的合处,从他的姿势和力量我似乎感觉到了那股股不断的直冲罗衫的咽喉,不停着一直往里钻,源源不断历久不衰。

 一股股的出时,只见他着那巴狠狠的猛着,像拼命三郎一样死干着她的嘴,一下下的顶到她的口腔深处,罗衫毫无招架之内,只能双手狠狠的抓着单,似乎要被撕破一样,可是嘴里却叫不出声音来,他的大巴像排山倒海般的从高处往下下去,丸撞击着她的脸蛋,头撞击着她的咽喉,浓浓的就这样喂进了她小嘴里的最深处…

 “咳咳咳…”在吴鹏飞巴的一刻罗衫烈的咳嗽着,那些浑浊粘稠的已经沾满了她的整张嘴,白浊的体已经混着她的口水顺着她的边猛烈的涌出,可是罗衫依然在烈的咳嗽着,一定有大股的已经呛进了他的喉咙。

 “杉…”,看着她的样子我心疼的叫到。

 “呵,我老婆吃我的你叫什么啊?你想吃吗?那你就去和她抢着吃吧,哈哈!”吴鹏飞鄙夷的看着我说道。

 看着罗衫依然息咳嗽的样子,我已经不顾一切的冲向了她!我怕她被窒息怕她被呛到,在扭曲,变态,屈辱,爱恨织的感情下,我匪夷所思却又发自内心深处的做出了一个让我都难以置信的动作,我死死的抱起罗衫的脸把我的嘴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

 那一刻,时间似乎回到了我们曾经的过去,第一次胆怯的轻吻,第一次烈的热吻,那个美丽的女孩在我面前是如此的真实;被我碰起的脸蛋依然是那样的稚,被我贴紧的双依然是那样的柔软,她的体温她的温度,一切的一切都和曾经那么的一模一样,那样的美得动人。

 只是此刻,那里面多了种其他的味道,从她的嘴里进了我的嘴里,那是在几秒钟另外个男人的那雄伟,敖人的大巴,从收缩的丸传送到输管再通过硕大发紫的野强暴进去体的味道,带着雄浓烈的腥臊血和体味,混着罗衫滑的的唾和特有的女的芳香味,融为一体的。

 我在做什么呢?我只想把罗衫口中秽物都出来,我只想她不被呛得那么难受,我不想她有任何的不舒服,所以此刻那些粘稠的东西都进了我的口内,男人的味混杂着的腥味,刺人鼻子的味道让我有点不过气来,几乎已经把所有从她口中入到我口里后,我发现我的双眼正对着她的眼睛,她的目光里有同情,有无奈,可是她的嘴没有离开我的嘴,依然被我拥吻着。

 杉,你感受到了我的爱意了吗?我终于可以再一次的吻到你人的双,即使那里面被满着另外男人刚刚进去新鲜浓烈稠密的,可是对我来说依然是那么的动人那么的珍贵。

 我的右手碰到了我的间,仿佛所有的快都汇聚于丹田之处,一股又粘又稠白色的浓浆从那狭小的马眼处飞而出,接着又如同机关一样连连出十多股

 在我有生之年我没有想到我还能得如此的舒服,我还能吻着罗衫的嘴出我对她的爱火和望,也许她也感到了我正发生了什么,我分明看见了她忽闪的大眼睛边出了一滴眼泪…

 “你们抢够了我喂的给你们的了吗?”

 这是我才回过神来,发现吴鹏飞野的气息,站在边起庞大的身躯,厚实的发着人的热力,腹肌的凹凸和侧肌的有致形成了闪烁着古铜色光芒,圆滚滚的臂肌更是充满了血气方刚男子的活力,两笔直的踏在地上的健腿上面的肌紧绷又舒张。

 他正以怪异的眼神望我们,那的黝黑硕壮生殖器依然屹立不倒,剑指苍穹的对着我们。  m.lAnmXs.COM
上章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