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
第14章羞辱
 日子一天的过去,多少个夜晚都在疯狂的幻想和手中度过,偶尔被吴鹏飞召唤去给他们付钱开房,像玩物一样伺候他着罗衫,我知道那样是一种多大的侮辱,但我依然乐此不疲的沉溺其中。

 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才是我唯一能接近罗衫的时候,当我每一次在吴鹏飞后去舐罗衫的下体时,虽然微张的显然刚刚经过了一只大的洗礼,浓浓的正从她体内出,但我依然大口的舐着,因为那片神秘的地方对我来说就是天堂!

 一天旁晚,吴鹏飞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他们分手了。

 “,现在你高兴了吧,我现在玩够她了准备还给你了,你要不要啊?要要就等下到操场边的那家学校的宾馆来,我在里面等你!”

 一整欣喜若狂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们终于分手了,那就意味着我再次有了机会重新得到罗衫,得到我的最爱。

 我一定要好好的爱她好好的疼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我心里暗自想着。

 到了约定的时候,我来到了宾馆的房间里,果然吴鹏飞和罗衫已经在了里面,正当我准备给罗衫打招呼时,却又发现一个陌生的身影,穿着球服,像是刚刚运动完过来的。

 “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个是我球队的队友,赵海,刚刚从操场被我叫过来!”只见那个男生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

 “今天把你叫来,电话里我已经给你说了,现在我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至于你以后和她怎么也和我无关了,你们就在再续前缘吧,哈哈哈,不过…”

 “怎么?”我心里一紧。

 “不过虽然我玩够这个小妞想还给你了,不过我兄弟现在看上她了,今天他们也第一次见面,你们决斗吧,哈哈!”吴鹏飞继续说道。

 “你不要这样,既然我们已经分开了,我不希望你这样说我…”罗衫有点温怒的对吴鹏飞说着。

 “没关系,现在我两个都叫来了,你自己的选择我也不会强迫你了,你愿意跟谁就跟谁吧!”

 “我不要,我想走了!”罗衫说完站起了身。

 吴鹏飞忽然拉住她:“等下,你既然不要那也好,我说了这个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过既然人都来了,而且你的那个痴情男那么爱你的,我的兄弟也一直对你垂涎三尺,就这样走了也太不划算了吧。

 你跟了我那么就我也太了解你了,这样吧,你们把衣服都光了展现给她看看,她要是喜欢你们这里现场你们就可以干一炮一吻定情了;要是不喜欢那就走人了,这个没必要强迫是吧?”说完吴鹏飞对着赵海努了努嘴。

 赵海一声怪笑:“哈哈哈,好呀,能在美女面前衣服也真是刺啊!”说完已经开始动手开始上身的球衣。

 “怎么你不吗?不敢的话现在就出去!”吴鹏飞盯着我说。

 我眼看赵海已经开始开始动手了,而且罗衫似乎对吴鹏飞这个建议没有拒绝的意思,于是我也开始动手衣服。

 我曾经输给了吴鹏飞,可是现在他不在了,也就意味着我的机会来了,我不能在输给其他的人,我一定要夺回罗衫。我一边一边想着。

 “兄弟,内一起了啊!”在我埋头衣服时只听见吴鹏飞的声音对赵海说道,于是我的眼光瞄向了他。

 内已经拉下了,紧紧地绷在赵海两条长满体长大腿上。

 那条硕大的具已经毫无掩饰地暴在空气中,赤地展现在罗衫的眼前!一丛黑亮茂密的从肚脐往下逐渐浓密起来,一直延伸到大腿内侧,中间垂着这个年青强悍男人的骄傲—一硕大立的大

 包皮盖住一半的头,因为头太大了,所以包皮只盖住一半就长不上去了。

 黑色微卷的丛中的那条弯曲大,自然下垂的茎上爆满的青筋,以及晃晃悠悠地裹着两粒巨大丸的囊,让人感到眼前这个魁梧健硕的小伙子根本就是一头凶猛的雄野兽,火热烫手的威武铁,象一似的向上直直地立着,那青筋暴的茎干就这样雄姿焕发地起着,充满了一种年青雄特有的刚魅力!

 站在他旁边的我,矮小孱弱白白瘦瘦的躯体,两条像竹竿一样的腿弱不风的打着哆嗦,中间的小也罪恶的起着,可是细小的茎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全力起后的长度和度就犹如一手指那样的纤细和短小,像一牙签一样直立在我瘦弱的‮腿双‬之间,是那么的无力和可笑。

 “好吧你现在选吧,你看他们看见你立马就都硬了,哈哈。

 想谁你都可以,是喜欢我这个大队友,还是要你哪个小虾米前男友,你自己看着办吧,你选择谁都没有关系,我今天就是给你机会好好享受下的,你看着办吧!”吴鹏飞笑着对罗衫说道。

 旁边赵海宽阔的背,闪烁着汗水的油亮光芒,他的强壮肌也带着汗光,缓缓的动作,身体绷紧的像块石头,他的腿就像两柱子一样地大而且有力,大老二像失去控制般直直着。

 他的丸紧缩着,喉咙中发出像狮子般威武的息吼声。

 他孔武有力又狂野的躯体正肆无忌惮地散发着雄的力量。

 而且他居然用手握着巴开始对罗衫打起了飞机,赵海的茎和囊则随着他快速的‮弄套‬动作在摆前摆后,大的茎和下垂的囊,犹如钟摆一样随意舞动,煞是好看。

 再看看自己,一只手都不好去握住自己的小,一旦用手心握满巴就几乎全部淹没在手中看不见,只能用两三手指拇去‮弄套‬着那短小的体,那情景真的犹如一只年轻的雄豹和一只还未发育的狗一样的区别。

 他对着体的罗衫越越起劲,那具如雕像般完美的赤身躯,在一室的光下,映着惑人的古铜色。

 洋溢着年轻活力的短发精神抖擞地直立着,两道浓眉深深地刻划在紧闭的双眼上方,一个英的鼻再配上两片砖红色的厚,拼凑成了一张野的脸。

 顺着脖子往下,是他那宽阔厚实的肩,很犷的弧形,微微耸起两锁骨。

 部踏踏实实地如沟渠般分出两大块坚实的肌,伴随他深沉的鼻息,规律地起伏着。

 腹部展现出六块棱线清楚的腹肌。

 均匀修长而又筋隆起的‮腿双‬,散发出男的动感,手臂浑厚的三角肌,凹凸有致地显现出强健和力量。

 和赵海那泛着铁器般光泽,青筋暴,力量感十足的巴相比,我那白,娇小,向下耷拉着脑袋的就如同一艘渔船和航空母舰的抗衡,一颗导弹和一颗鸡蛋的较量,一个手电和太阳的竞赛。

 “不…不要…”面对赵海突然其来的动作,罗衫害怕的有点向后躲闪着。

 “宝贝,来吧,保证和我兄弟的巴一样让你满意的!”赵海笑着冲着吴鹏飞眨了一下眼睛。

 “不不,我怕,我真的不要。”罗衫似乎乞求的望着吴鹏飞。

 “OK,那算了,那我们走吧,既然她选择了她的小巴男人我也没有办法了。

 兄弟,穿上衣服,我们说道做到,尊重她的选择,就留给他们慢慢玩吧。”吴鹏飞轻哼着。

 “,真没意思!”就在赵海准备俯身去穿子的一瞬间,没想到罗衫忽然轻了一声什么。

 “你说什么?”我们三人几乎同时的问着她。

 “我…我要…”她埋着头轻轻的说着。

 “你要?你要谁到底?”吴鹏飞又问着她。

 “…”“好,我再给你10秒钟的时间,你要谁的你就去用手握着谁的巴。你要选他我们立马就走,你要选我兄弟那就保准把你喂,哈哈”吴鹏飞冷眼对罗衫说道。

 一秒两秒…这时候罗衫抬起头同时望着我和赵海,望着我们的脸,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巴。

 那水灵灵的目光,柔软的眼神,仿佛摄入了我的心灵,我知道这短短的几秒,就是一个女人对两个男人做出的最后选择,就是一个雌对雄做出的最终判断,谁将最后得到最她的拥有权,支配权,配权,就在这一瞬间做出决断,我多希望我那遗失的女神能再次回到我的身边啊,倾其所有经我所能我都会全力的呵护她爱护她,可是,我分明看到,罗衫的眼光最终停留在他的身上,那双命运的决断之手,就这样用力的握住了赵海的巴…

 得意,自豪,鄙视,我看到了一个男人脸上最的表情,那张憨厚的、旷的、好的脸上泛满了骄傲,是的,他靠着下的具和强壮的肌,俘获了女人,把另一个男人取而代之。

 “哈哈哈,小巴,这样你无话可说了吧,我把这个货玩腻了还给你了准备,可是人家不想回来啊,看来你还是只有一辈子伺候做的命了。

 去吧,想伺候我一样,钻到我兄弟腿下去吧,那才是你真正的位置!”

 我原以为终于吴鹏飞玩腻了她后我再次有了机会,我原以为罗衫会非常恶心吴鹏飞这样把她当成玩具一样随意送给被人的行为,但是我知道我又错了,她永远也不可能再属于我,她就这样的在我眼前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赤的身体前,我再一次的输给了最原始的力量、强壮和生殖力。

 我眼睁睁的看着罗衫的两只小手上下握住都赵海大巴,他又把罗衫的手引向他的丸,两颗黑色的大丸雄赳赳地吊在他壮的两腿之间,满的像两颗鸭蛋,罗衫的手轻轻握住这两颗丸的时候,赵海不失时机地说:“美女,我的卵蛋子大不?里面全是哦,全部是等下就给你的,想要吗?”

 “真大,我想要…”

 罗衫呢喃的说道于此同时,我羸弱的身躯再次爬到在地上,在冰冷的地板上,我的头再次钻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下,只因为在我的头上,是一拔的,和我最心爱的女人…

 赵海忽然用脚踩住我的脸,于此同时我听见罗衫发出一声闷声,赵海的进了她的嘴里似乎,我来不及看清楚怎么回事,一股咸鱼一样的味道扑鼻而来,我的脸左右晃动着,躲避着,赵海戏谑的看着我徒劳的挣扎。

 他踩住我的下巴,用脚趾在我的嘴上挤,那股刺鼻的臭味几乎使梁涛窒息,而自己的嘴正被对方的脚趾蛮横的撑开,赵海那双汗腻的袜子摩擦着我的齿龈。

 “怪不得你要让这个男的来呢,真是太他妈的了,他喜欢的女人含我的巴,他被老子踩在脚下含脚趾,这个感觉真是太了!”赵海笑着着吴鹏飞说道。

 “哈哈,当然,吧兄弟,我早就给你说过了,不过你也够狠啊马上就踩他脸了!你还可以命令他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让他添你的脚啊,不的话你就巴用力的这只‮狗母‬,他保准听话”果然在吴鹏飞的指导下,我感觉到赵海突然加快了股的运动,罗衫的呜呜声一阵阵的传来,显然在赵海大力的送下她的小嘴已经难以承受那力度和深度。

 “货,我队友正着你的罗衫的嘴,再用力的话恐怕她要窒息了,要想巴轻点就你在下面用力的,你不用力就只有他的巴用力了,哈哈”吴鹏飞嘲弄的对着躺在地上的我说着。

 这时我的舌头上就是赵海肮脏的棉袜子,咸涩的脚汁和臭水在我的口腔里溢着,呼吸也变的急促。

 赵海也开始始沉浸在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刺中,他把脚指更用力的往我的嘴里

 “听见没有,你的舌头是死的吗?快!”

 这时罗衫的呻听起来更加的痛苦,我可以想象那长的一是怎样无情的在她的嘴里捅着,我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口水。

 罗衫,我不能让你受苦,不能…

 我将赵海的脚含在自己的嘴里,用舌头着,淡淡的咸味融入唾中,我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这时吴鹏飞拿起在地上的的耐克运动鞋,然后把两只鞋子的鞋带系在一起,挂在我的脖子上,接着赵海还下那双散发着酸臭的袜子也覆盖在我的脸上,这是的我尝着辱被迫闻着蒙在鼻子上的臭袜子的咸鱼味道,更使我恶心的想要呕吐。

 他就在这种状态下跪在吴鹏飞和赵海的面前,被他们看着我的样子开心的嘲笑着,那笑声让我感到一种恐惧。

 我觉到自己身处在一个非现实的地狱中,真想这一切只是一场梦魇,在他的脚下我显得那么弱小,在他睨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开始战栗。

 他用脚着我的嘴踩着我的脸,嘴里发出亵的模糊的声音,我感受到了屈辱,同时感受到了一种不曾有过的麻酥感觉。

 那种出现过多次的希望被碎的感觉再次涌动在心底,我不住抬起头,在一种渴望的驱使下勇敢看了他一眼。

 他眯着眼睛,眼睛里盛满的全是望和征服!

 “好了兄弟,既然罗美女今天选择了要你以后好好的他,你就慢慢把她喂吧。还有你脚下的这个小男人,好好的玩吧,我就先走了,我的新媳妇还等我去呢,哈哈!”

 吴鹏飞边说边走向了房门,货,以后就好好继续伺候我兄弟吧!”

 罗衫被赵海满了嘴根本没有办法去回答他这样羞辱的语言。  m.lANmXs.Com
上章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