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少女调教 下章
第15章
 两个人出餐厅走进电梯。镰田为享受美丽寡妇的体,预订的房间是在第三十八楼。在电梯里有上班族模样的几名男人。镰田站在京子的背后,隔着裙子开始抚摸京子的股。

 “啊…”京子又气的轻轻吱唔一声,怕其他男人看到,只能微微扭动股。可是镰田的手掌继续摸索到股的沟,用手指挖弄没有穿内。极度强烈的羞,几乎使京子昏过去。

 电梯停了。镰田搂紧摇摇坠的京子,把钥匙进预订房间的锁匙孔里。

 “你这个人真是魔!”京子含着媚态的眼睛,望着坐在沙发上的镰田。

 镰田从冰箱里拿出啤酒,一面喝一面向京子发出命令。

 “京子,你在我面前手。”

 “又说这种话了!”美丽的寡妇还在表示难为情时,镰田已经解开她的白上衣扣。

 非常美丽又丰房,把半圆型的得很高。已经起的头明显的表达出寡妇当前的感受。头下的晕成阶梯形,看在眼里是够恼人的。镰田的手指捏住她红色的小樱桃(啊…痛啊…不要欺负我了!)

 “不只是这里,下面也等不及了吗?”

 镰田让京子站起来后,突然把裙子起到上。黑色的袜带吊起丝袜,中间则有黑黑的,从那淡淡的阴影中,看到粉红色的沟。

 “哟,为什么没有穿内呢!”

 “你好坏…是刚才在餐厅,你叫我下来的。”

 在京子还没有说完的时候,镰田的食指和中指进充满花里。二手指完全陷在里面后还不停的活动,发出咕吱咕吱的声音,听到会让人心里的声音。

 “啊…啊…哎唷…”京子的声音断断续续。

 “你会在我的面前手吧?”

 “啊…那是…”镰田的手指使核完全暴出来时,京子扭动丰部。

 “你到底要不要弄?”镰田的手指碰到子颈威胁时,京子像啜泣的说:“好…我弄…不要再这样挖弄我了…”

 镰田先让京子把白色的丝袜换上带来的黑色丝袜,叫她把后背靠在沙发上。然后要她抱住‮腿双‬,这样一来美丽寡妇的下体就成为M型分开。因为袜带和丝袜都是黑色,所以在雪白的大腿部盛开的粉红色花瓣更显得美丽。镰田又让这位有高雅气质的寡妇用手握住他子里的,然后在她的耳边悄悄说。

 “京子…你若手的好,就把这个奖品给你,但马马虎虎的弄的话,就让你一丝不挂的站在旅馆走廊上的”听到镰田可怕的命令,京子开始颤抖。

 她现在这样坐在沙发上抱‮腿双‬的姿势在男人看到,就使她羞的快要晕过去,而且在他面前又该如何手,想到这里京子真想大声哭出来。

 “京子,你是一个不能没有男人的寡妇,对不对?所以现在要你自己手来处罚你。”

 “可是…不知怎么弄法…”

 京子在表示不知该怎么辨时,镰田拿出制的电动假巴给京子。打开电门时,又黑又的假头在京子的手里慢慢的旋转。

 “不要!我不要这种东西!”

 京子开始哭泣。她和夺取自己女儿的男人幽会,以一般常识是绝不可能的事。当做母亲的京子来兴师问罪时,镰田又把你弄到妇产科的检查台上强** 腿无力垂下来。

 “怎么样?对虎狼之年的寡妇,用这种玩具不会对身体不好啊!”镰田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把手里的电动假巴深深入到碰到子口的程度。从部的裂出一条黑色的电线。

 随着电动巴发出的嗡嗡声音,淋淋的朱慢慢动。

 “很舒服了吧,寡妇小姐啊。这样深深的把假巴含在里面,还这样多的口水。”

 电动假巴在道里不停的刺,因此像翻转过来的张开。此时已经膨到黄豆粒大小的芽发出紫红的光泽。

 “求求你…我想要你的…不是玩具,而是…真的”京子无力的呻

 在道内不停活动的电动巴,已经使女人的下体麻痹。一些头发垂到额头上。她的表情明确的表示电动巴提高了她的情,嘴颤抖、呼吸也急促、落,出富有弹的圆滑体。暴出自己的听部,脸色红红的向男人求饶。

 镰田推动沙发,来到大大的穿衣镜前。镜子里出现大学毕业的知识女,在成的花入一条电动巴分开大腿啜泣的情景。花出一条黑色电线。

 镰田把电动巴开到最强的位置。

 “啊…哎呀…”美丽的寡妇,脸色立即鲜红。不由得低下头,从充满羞感的红中吐出骂男的话,而下面的红却吐出花来。

 “啊…你是鬼…你一定对小百合也是这样弄,夺走了她的‮女处‬!”

 “向那鬼请求要巴的又是哪个女人呢?”

 听到镰田的话,京子狠狠的咬紧自己的嘴

 “嘻嘻嘻,你的那里下那一条巴后变形了…来…看仔细…”把京子的脸拉回到正面,镰田用手把假巴含在里面的两片花瓣用力扒开。黑色的电动巴立刻溢出后,看到淋淋的道和道口。还传来女人的水味,镰田立刻想到酪的味道。

 “京子,快看!”

 “啊…不要看…不要…”

 镰田抓着京子的头发不准她的视线移开,把充血隆起的用另一只手更扩大的给她看:“衣舞女和你这个大学毕业的女人,在这里是完全一样的…”

 “啊…你是真正的魔!”

 看到说完又咬紧嘴的京子,镰田把溢出的假巴又粘粘的道中。开关也开到最强的位置。因为假巴的震动可能使它又溢出来,于是镰田又把京子的黑色内给她穿上。从表面看来,只觉得她穿着一件内,但内旁却垂下一条电线,内内有只大的假进入她的身体内,时时刻刻给她身体最大的刺

 “嘿嘿嘿,暂时就这样吧。”

 “啊…你不能就这样不管我…我会…你…你…我错了…你要怎样都可以…但你不能…这样…不管我…唔…了”京子哀求着。

 “哈,你的大太强了,应该可以撑很久的!先给你一点刺,你要更好的也不用着急,等一下再给你!”镰田笑嘻嘻的看着京子,在京子的黑色内中间按了几下,然后打开房间走出去。留下下体着电动巴的京子。

 玩一阵子京子,又被她骂他是魔,镰田的脑海产生麻痹的感觉。每当情过分强烈时都会一样,使原来怒反而在子里萎缩了。

 (我了小百合,现在又把她的母亲也了,而现在要再度她…)想到这里,镰田对自己强烈的也感到害怕。可是他身体里的魔鬼仍有无止境的火。镰田的心里感到为治疗自己口的伤痕,须要使伤痕更扩大的异常渴望。

 他来到旅馆前应点燃雪茄,长长的吐一口烟,此时他脑海里出现的是子里江子在实习医生新见的怀里的情景。

 “啊…啊…哎唷…”里江子的头发散,被年轻的新见进去,还不愿一切的像狗一样的股。

 这个场面永远也无法从镰田的脑海里消失。(我大概是从老婆背叛后开始,为了向女人报复才变成魔的。)

 镰田对优秀的护士里江子,还怀着她是清纯的女人的幻想,前去世以后,镰田对女人而期望的是他在工作疲倦时,能给他舒畅生活的人。可是二十八岁如虎狼之年的里江子,在上做觉得不足时就开始发牢,结果还背叛了镰田。(我是从老婆背叛我的那一刻开始,变成对女人残酷无情的人,然后又变成魔。)

 强**小百合,又使她变成自己的宠物玩,她母亲知道这个秘密,他也把她。把美丽的母女都占有的征服感使他高兴异常。但同时心里也产生一种英明的孤寂感。

 坐在旅馆前厅雪茄时,他也看到许多女人。他盯着一个穿着最流行服饰的少女,心想:“这一个女人我一定能骗到手,先将她麻醉,然后把她放到妇产科的检查台上,,把这个女人光,然后…”想到这里,他脸上浮起一丝笑意,突然那个少女转过头对镰田瞪了一眼,然后快步走过。

 为什么产生这样危险的妄想,他自己也不知道。

 本来镰田是一名很认真的医学系学生,从年轻时就梦想有自己的医院。后来终于有了,但在艰苦的经营中,他自己治好许多病患,每天都和病魔作战。可是自从因癌失去子以后,他的梦被无情的打碎。他对自己的工作失去。做一名医师,他治好很多病患,也受到许多病人感谢,但从癌夺走他的子以后,他似乎对一切都感到空虚。  m.LAnMXs.cOM
上章 美少女调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