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彼时亲情已惘然 下章
第06章
 姐姐也感觉到我就要身了,她皓白的玉臂立紧紧抱住我道:阿利,忍住,别那么快,别那么快做不是这样做的。她很温柔地纠正我的错误。我颤声道:啊…姐姐忍不住…糟糕…快不行了啊!怎么出来了…姐姐。我一股不可抑制地自茎中出来。全部在姐姐荒疏已久的中,姐姐的如旱天逢甘,将弟弟的全然容纳。

 我见自己这么快就身了,想到书上描绘的那些男的弄得如何如何的久,而自己却是这样,我不由感到万分的沮丧和自卑。我坐到的一边低头道:姐姐,我是不是很没有用。

 姐姐起身,靠到我的旁边,怜爱地亲吻我脸颊一下,用她甜的令人沉醉的嗓音,轻轻地对我道:傻孩子,没关系,第一次都是这样的 。以后就不会了。

 真的吗?我抬起头来看星目不安地望着她道:下次就不会了吗?

 嗯…放心好了宝贝…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姐姐端着我的下巴,樱很温柔地亲着我的脸。

 其实姐姐此刻是心中的火刚刚燃起,正是急需之际,我却身了。满腔的火堵在心中,加之丛生,这些让她无比的难受,只是不好开口埋怨我而已。

 姐姐媚眼一看雄风全无,萎缩的茎,心中一叹道:你怎么这么快就了。

 她温软滑的纤纤玉手握住茎轻轻地抚摸。我只觉茎被抚摸得麻不已,心跳血涌,念横生,茎倏地又变得又又壮又长又烫了,雄纠纠的竖立起来。

 姐姐芳心大喜,啊!年轻就是好这么快就又硬起来。

 姐姐娇声道:阿利,你看姐姐没骗你吧!你这又硬起来了,快来,姐姐这死了。

 她娇躯一倒,仰卧于上,白腻修长的秀腿向俩边张开,妙态毕呈,人。

 我看见自己茎这么快又硬起来了,信心大增。我遂将茎对正姐姐那桃源,用力一。只闻噗哧一声,壮的茎已一到底。

 姐姐哎哟大声娇唤出一声,只觉下体恍如破身似的火辣辣的撕裂般的疼,痛得她娇躯一下子起紧紧地抱住我,柳叶眉颦蹙,额头都渗满了细密的汗珠,连声说:好痛,轻点,你这小坏蛋,你把姐姐弄得好痛。

 我连忙停住茎的动,做错事般看着姐姐,一动也不敢动。姐姐休息了一会,待疼痛稍解,她看见我被吓着的样,心中万分不忍,温柔地宽慰我道:傻弟弟,姐姐怎么会真的怪你呢,姐姐已经没事了,姐姐的下面好喔,好弟弟,快用你壮的茎给姐姐止吧!

 我鼓起勇气,再度挥戈前进。我再入这销魂,感觉里热乎乎的,四周的紧紧得刮着茎,令我进出间畅快无比。大感舒,十分兴奋地全力起来。十几下后,我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快地冲击下,又将不行了。

 姐姐感到那大头在中倏地膨起来,更为硕壮,挤生疼,像要将裂似的,且耳边传来我变得急促的息声,知道这是我即将身的前兆。

 姐姐雪藕般圆润的胳膊抱住我的,珠圆玉润的秀腿反在我股上,不让我动,同时她芳口急道:阿利,停下,不要动,舌顶上腭快气。

 我立依言而行,茎顶深处一动也不动,连几口气后,我不解地问道:姐姐,这是干什么?

 姐姐道:等一下你就明白了。过了一会儿姐姐感到中的头缩小了些,弟弟的呼吸也不再那么急促,心知危险已过。

 她道:阿利,你可以动了。我道:姐姐,刚才为何不让我动。

 姐姐道:宝贝,难道你没发现这一下不动,你是不是感觉没要了。

 我道:嗯!是啊!

 姐姐道:这就是刚才不动带来的好处,以后你要是感觉要了,就按刚才那样将在姐姐道中不动并且深呼吸,就不会了。道完这番话,姐姐想到自己竟然教弟弟怎么来和自己做,以后阿利会怎么看自己,她心中羞怯之情油然而生,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晨星般亮丽的媚眼一闭不敢再看我,羞态醉人。

 我见了心神一,从未见过姐姐如此人,我茎一硬,火腾升,意起硬若铁杵的茎在姐姐温暖润的销魂不已。

 我股一高一底地动,茎在中一进一出地。姐姐只觉这之际中的每一部分都磨擦到了,而我也感到茎及头整个地被姐姐中的‮弄抚‬着。一阵阵飘飘仙的快宛如海般一波接一波地袭上心头,扩散到四肢百骸。

 姐姐是郁积多年的情今夜得以渲泻,自是尽情享受。我是思求好久的销魂此刻得到,当然恣意采弄。

 在阵阵快地刺下,我气嘘嘘地得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如此一来茎与四壁磨擦得更为强烈,令人神魂颠倒,激动人心的快汹涌澎湃地一高过一冲击着我们的心神。

 姐姐得头脑昏昏沉沉的,浑然忘我,什么伦理、道德,什么我们她早已?弃之九霄云外,只知扭动纤,摇动丰随着茎的活动不已。她白的芙蓉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滴,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启张不停,吐气如兰,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声啊!阿利…姐姐好…用力,宝贝…你得真好。

 我目睹姐姐这如醉如痴的销魂美景,人心魄的声。我火高涨,血脉贲张哪还记得姐姐是我姐姐,只知道姐姐是一个能让我获得无比快的女人。

 我茎在姐姐小中幅度更大地奋力地狂。可是由于我是第一次,如此大的用力加之姐姐的已被源源不断的爱润得滑滑的。如此一来,终究把握的不是很好。当我将茎向外出时,一不小心将茎溜出了销魂

 正得浑身轻飘飘,似在云端的姐姐只觉原本充实、满的倏地一空,她整个的就宛如从天空猛地跌到了深谷,心中有说不出的难受。她深潭般清澈明亮的媚眼火直望着我道:宝贝,你怎么出来了,这不是要急死姐姐吗,快来,姐姐死了。她纤纤玉手心急火燎地一把抓住被她自己的浸润得滑滑的茎向小去。

 而我仍然在将出时,将出了 。姐姐急切地道:出时不要将头也了出来,知道吗?

 我俊面涨红地点点头,将茎全力向深处一出时我记住了姐姐的话,当茎只有三分之一中时,我就停止了出而里入。

 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纷涌向姐姐的四肢百骸。姐姐欺霜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启张急促地息,放不拘地浅呻底不已啊!喔!…宝贝,姐姐死了…没想到我的宝贝弟弟…第一次就…就如此会弄…她白?肥腻的粉频频起伏,盈盈一握的纤扭动得更为厉害。

 我也是浑身通畅,无比舒。我听了姐姐这话倍受鼓舞,情更为亢奋,我挥舞着茎在姐姐中又翻又搅, 又顶又磨,恣意而为。我将秦莹卿送上了一个又一个情的巅峰。

 就在姐姐将要达到最后的高时,我突然停了下来。姐姐妙目一睁,饥渴地望着我,樱火地颤声道:…宝贝,你…你怎么…停下来了。

 我气道:姐姐…我…我要了…姐姐眉目间意隐现,声道:不要停…姐姐也要了…宝贝你…只管出来…在姐姐的中…进姐姐的子里…快。  m.lAnmXs.COM
上章 彼时亲情已惘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