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彼时亲情已惘然 下章
第10章
 姐姐捧起我的脸,嫣红温软的香在我嘴上极其绵地一吻,她粉颊微微酡红,美眸情意绵绵地望着我道:宝贝,不要急,到时姐姐随你怎么弄都行。?

 这一吻吻去了我心中的怨气,我道:那我先玩玩你的房总可以吧。

 姐姐娇声道:你这孩子就是贪,不弄姐姐这,就要弄上面,一点都不放过姐姐。

 我笑道:谁叫姐姐你长得这么美。

 我解开姐姐纯白的睡衣,傲然翘在羊脂白玉般酥上丰硕圆润的豪温软新剥,滑腻胜似上酥。我一口饥饿地将雪白温软的玉含了个满口,然后我含住滑的柔肌边边向外退。直到嘴中仅有莲子大小的珠,我遂噙含住头如饥似渴地起来,不时我还用舌头着环绕在珠周围粉红的晕。我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丰上恣意地按玩着。

 姐姐被我弄得心旌摇房麻不已,呼吸不平。我愈弄兴愈增,我将舌头抵头在上面打圈似的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珠轻轻地磨咬几下。我按另一豪的手在更为用力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擦着。

 我擦下,姐姐珠圆小巧的珠渐渐地起来,变得硬梆梆的了。我遂又换一舐。弄得姐姐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升起的异遍及全身,女内心深处的情起。

 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上慢慢地动着,芳口浅呻底道:喔!死了。阿利别了,姐姐好。血气正旺的我听到这娇语声,目睹姐姐千娇百媚,隐含意的玉颊,我火高涨,茎忽地硬起来,硬梆梆地顶在秦莹卿柔软温热的玉腹上。我激动地愈加用力地舐着

 姐姐本已是心大动,附体了,现再被我灼热硬实的茎一顶心是漾不已,更觉浑身麻难当,尤其是下体那桃源感到无比的空虚和。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房,在经过我的这番后,迅速膨起来比原来更为丰,粉红的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姐姐呼吸急促地息着,樱口低声叫不已,阿利,求求你别了,好孩子,姐姐快死了,啊!好。快进来。异附体的娇躯在榻上动得更为厉害。的我此刻也是火攻心,忍不住了。我起身,起超愈常人的茎对准姐姐泛滥的桃源股一,直

 姐姐只觉这一中的顿无,一股甜美的快直上心头。姐姐得雪白细腻的酥,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啊!愉悦地娇一声。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我将壮的茎在姐姐润温暖的销魂不已。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快冲击下,姐姐埋藏在脑海中沉没已久的经验全苏醒过来。她微微娇着,起丰润白腻的肥来配合我的。可能是太久没弄了的缘故,她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

 我茎向下入时,她粉却下沉,又未对准我的茎。我出时,她玉一阵摇。如此弄得我的茎不时了个空,不是在姐姐的小腹上,就是在姐姐大腿部的股沟上或上,有时还从美妙的中滑了出来。

 我急了,双手按住姐姐滑腻富有弹的粉道:姐姐,你别动。

 姐姐道:阿利,你等一下就知道姐姐动的好处了。她纤纤玉手拔开我的手,继续动着丰。在又经过数次失败后,姐姐配合得较为成功了。

 我茎向下一,她就适时地翘起白?圆润的玉对准合上去,让我的了个结结实实。出时,她美向后一退,使四壁更为有力地摩擦着茎及头。

 如此我只觉省力不少,下体不要像以前那样下去就能将入到妈妈的深处,并且茎与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强了,快倍增,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快直涌心头。

 我愉地道:姐姐,你…你动得…真好,真。啊!

 姐姐何尝也不是更了,她眉目间意隐现,莹白的娇容绯红,边含笑道:宝贝,姐姐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我股在上一高一底地动着,姐姐翘白腻的肥在下频频起伏全力合我的

 我们皆舒不已,渐入佳境。终于在一股股死的快席卷下这我们俩又畅快地身了。

 我想起姐姐方才疼痛之事,不由心存疑问地道:姐姐,刚才我入时,你怎么会疼,我看书上说只有‮女处‬在弄时才会疼的呀?

 姐姐闻言白皙的娇颜霞烧,娇声道:你这孩子哪来这么多的问题。

 我笑道:你不是有什么不懂就问你吗。

 姐姐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要弄懂。

 我道: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动了。

 我起仍是坚硬似铁在姐姐销魂中的茎就动起来。

 姐姐忙道:你别动,姐姐告诉你。我脸上出胜利的笑容看着秦莹卿。

 姐姐含水双眸一看我,娇声道:你呀!真是姐姐命中的克星。

 姐姐滑皓白的玉颊羞红,心儿轻轻地跳动,轻声道:你的茎又又壮,姐姐的道本来就小,从未被你这大的过,又这么多年没弄了,你进来姐姐自然是有些疼。

 我一听是自己茎太大,姐姐才疼的,以为自己的茎不好。我紧张地问道:那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的茎。

 姐姐媚眼,含羞带怯地看了眼我,道:傻孩子,姐姐怎么会不喜欢。要知道姐姐虽然有些疼,但是姐姐获得的快是远胜于这疼的。姐姐想要表扬你还来不及呢。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特大号的宝贝呢?想不到我的小弟弟居然有这么大的本钱,姐姐好高兴。

 这番话姐姐说的是极轻极快。道完此言,姐姐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我。

 我见姐姐夸奖自己的茎,心中是无比的欣喜。我见姐姐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童心忽起,我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姐姐樱桃小嘴边问道:姐姐,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姐姐娇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说了。

 我求道:好姐姐,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姐姐无可奈何,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

 姐姐说完后,美眸瞥见我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顿时,她娇劲大发,粉拳捶打着我娇嗔道:阿利,你好坏,骗姐姐。此时此刻的姐姐哪里还像是我的姐姐,简直就恍如一情窦初开的娇纵少女。

 我笑道:我怎么又骗你了。姐姐玉雕般的瑶鼻一翘,红一撇,娇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我笑道:那就罚我让姐姐再尝尝弟弟的大茎。

 我茎又开始了。这已是陷入伦情中的我们俩的第八次。这次姐姐合得比上次更为默契,没有一次让我空和让我的茎从中滑出。我们俩的快从未间断过,销魂蚀骨妙趣横生的快源源不断地袭上我们的心头。

 我被这快得很是兴奋,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我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茎在姐姐的销魂中大起大落地狂

 我茎直到姐姐最深处方才出,茎直到仅有小半截头在中才入,而在经过这么多次我也变得较为娴熟了,出时茎再没有滑出小,在刚好仅有小半截头在中时我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深处一

 如此一来,妙处多多。一来不会因为茎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女的快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的四壁的娇感的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到了环绕在头四周凸起棱子强有力地刮磨。

 姐姐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吁吁,语,不绝于耳阿利,…啊!喔!哦!…你…你得姐姐…好…宝贝…用力…她玉在下更为用力更为急切地向上频频动,修长白腻的玉腿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我大茎的深入,她桃源中的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

 我眼见姐姐这令人心醉神的娇媚万分的含娇容,耳听让人意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情亢奋,气嘘嘘地起我又又壮又长又烫的茎在姐姐暖暖的滑滑的软绵绵的销魂中肆无忌惮地疯狂不已。环绕在头四周凸起棱子更为有力的刮磨着姐姐娇感的四壁,而四壁的也更为有力地摩擦着茎及大头,翕然畅美的快自也更为强烈了。  m.lAnmXs.COM
上章 彼时亲情已惘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