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6chapter 5
 魔鬼

 一屉面包也不过才40个,下一屉要10分钟之后才能出炉。

 原本一炉可以烤3屉面包,但是因为他把米夏扣在巡法局里,让米夏迟到了整整两个半小时,所以米夏没时间一次准备好所有的面包,就只能做好一屉烤一屉。如果客人要的面包稍微多一点,她很容易就会断货。

 何况现在烤箱里也只剩2屉面包,而米夏没有准备下一炉的材料——如果不是终于把所有面包都做完了,她也不会有空闲出来贩售。

 军官就是看清楚这一点,才故意找她麻烦的。

 米夏真是恨透了这个敏锐又不怀好意的男人,尤其恨的是这个男人还保护过她,所以就算她恨他她也不能报复他。

 “马萨。”她只能回头吩咐她身边的小学徒“去外面等着,如果有新的客人来排队,告诉他们今天已经贩售完毕,请明天惠顾。”

 然后她才对军官说:“客人请去排队。”

 “雷罗曼诺。”军官面无表情的说。

 米夏不明所以。

 “我的名字。”他低头整理自己的白手套,而他身后的大块头很快便搬过来一张大椅子,用袖子擦干净。雷罗维诺从容的坐下来“你可以叫我雷,如果舌头不够用,叫我罗曼诺也行。”

 颤音对米夏来说确实很困难,但她还是倔强的、用标准的拉丁语叫了一声“雷。”

 军官眼睛里浮现出淡薄的笑意,米夏便知道自己又让他得逞了。

 梅伊叼着袖子揭开鲜血淋漓的伤口。痛楚让他冷静,他金色的眼睛里闪耀着冷漠而平稳的光芒,就像潜伏中的捕猎者。

 那半片折断的刀尖卡在他的里,他伸手去挖的时候才想到自己的指甲已经被米夏剪掉了——其实他早该想到的,在他一掌挥过他的脖子,而那个男人还能对他挥刀的时候。

 他俯身下去,用舌尖清理掉伤口上的鲜血,探到那半片刀尖的位置,然后用牙齿将它拔了出来。

 伤口不可避免的扩大了。鲜血却已经不再小溪似的

 他的痊愈能力一直很惊人,再惨不忍睹的伤口,最多三天也就长好了。只不过痊愈的过程中他会尤其暴躁,难以克制的渴望鲜血和食,得不到足的时候会有汹涌燥的攻击。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忍不住想,也许那些人说的对,他真的是一只野兽。

 可是明明知道他是一只野兽,为什么还要把他当人类养大?告诉他要保护人类、忠于人类,永远不背叛人类?

 既然把他当人类养大了,为什么又要在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人的时候,告诉他他只是一只野兽?

 不过也许是他自作多情了,或许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把他当人类看。谁会给一个人类取名叫1501号呢?只是他太愚蠢、太自欺欺人,一直不肯认清现实罢了。

 梅伊躲在草垛里,一个人着伤口。

 离天亮还有些时候,他有充足的时间抹除自己留下的痕迹。然后他就可以回家了。

 那个女人为他准备的早餐还放在屋子里的柜子上。里面有一片午餐,是她昨天晚上省下来的。只要她回家晚一些,应该就不会发现他受过伤。

 至少他保护了她。所以这点隐瞒,应该不算什么吧。

 雷罗曼诺耐心的等了米夏半个小时。不过中间他也没闲着。有巡法使来向他报告了些什么,他们低声讨论着,最后他还签了一份文件。面包店里办公绝对没有巡法局里方便,但他因陋就简,并且毫不介意顾客们投过来的警惕视线。

 米夏介意,可她没办法。只能更友好的对顾客微笑,解释“他们只是来买面包的。”

 而他也就果真空抬头,面无表情的配合“八十个,记得给我留。我等着拿。”

 等所有的客人都离开之后,米夏终于没必要再维持笑容。

 “你究竟还想让我做什么?!”

 “只是向你通报一下最新进展,让你心里有点准备。”雷公事公办的说。

 他走到柜台前面,问一旁帮工的小学徒“她下班了吗?”

 小学徒还处在崇拜英雄的年纪上,有这么仪表整洁,面容英俊的军官老爷跟他搭话,他感到莫大的荣幸,立刻就端正的站直了身子“是的,长官!面包卖完了,只要再把店里打扫干净就可以休息了!店里我和哈伦会负责打扫,您可以带大姐离开了!”

 胳膊肘往外拐…怎么会有这么不会看眼色的学徒!米夏都想拿扇子扇他。

 而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尽管看上去面无表情,他的目光却仿佛很柔和“那么就麻烦你们了。”

 小学徒从来没有被贵族这么温和的对待过。一直到雷带着米夏走出很远,他还激动不已。

 米夏也十分惊诧。她确定雷是个贵族——他说罗马口音的拉丁语,措辞典雅,断句如诗,听他说话你就知道他接受过多么规范的语法教育。而且他甚至连一杯茶都没有亲自倒过,全部都是身边人在合适的时候沏好了端给他。他们为他服务,甚至不用他开口吩咐。他就只需要端正的坐着,把玩自己带了白手套的手指,做任何自己想要做的事。

 在翡冷翠,事实上在整个教皇国,贵族和平民之间都存在着不可逾越的沟壑。贵族们或许会踩着平民仆役的脊背上下车,但他们甚至不会允许平民亲吻他们带了白手套的手指。更不用说像雷这样,亲切的去拍一个孩子的肩膀…除非他在扰。

 “别这么看我。”雷冷漠的说“我不是个变态。”

 “别草木皆兵,”米夏解释“这是赞许的眼光。”

 “那可真是荣幸。”雷半垂下睫。米夏这才注意到,他的睫也很长,就像落了雪一样的银白色。这让他的眼睛显得更清冷,不能说好看,但也别致的。

 雷垂着寒冰似的眸子“如果只是因为我拍了那少年的肩膀,那你可表错情了。我出身并不比他高贵。”

 “哦。”米夏松了肩膀,微笑起来。她想,不是贵族——他总算还有点可爱之处。

 他们在大圣堂前的广场上找了个座位。

 几个巡法使在附近逡巡,替他们放哨。

 那庞大的建筑在他们身后矗立,每一扇门窗都超出人类的尺寸很多倍,连照明用的蜡烛都得爬到扶手梯子上用火炬来点,简直就像是巨人的居所。但那里不属于巨人,属于教皇国唯一的神。那神明如此的辉煌庄严,连堕落的_女也可以拯救。此刻_女们正赤着脚跪在广场前祈祷,成群结队。最盛大的庆典上也见不到这么多美丽而年轻的面孔。

 可惜这个白天她们不接客。她们脸上带着虔诚,那虔诚让她们圣洁如圣女。她们在为死去的同伴祝祷,大概也在为自己的未来祈愿。

 米夏确定,雷是故意带她来看这景象。但她猜不出他的目的,而他也没有提。

 他只是在长椅上坐下来,静默的望了一会儿跪着祈祷的_女,眼睛里无喜无悲。

 然后才转向米夏“你运气很好,确实有东西绊住了他。他才没能对你下手。”

 “东西?”

 “是,东西。大概2尺到3尺高,腿骨有力。它从至少一丈远的地方跳起来攻击疑犯,并且击中了。但疑犯没有受什么伤,他回手反击,砍伤了它——疑犯是成年人,也许有4尺或者更高。但是那东西大概很可怕,疑犯退避了两步之后,就跳到水里逃跑了。”

 他们用的尺是肘尺,米夏不知道确切长度,但估计在45公分左右。而一丈等于四尺,大概是180公分。

 2尺到3尺,这么大的野兽在翡冷翠这样繁华的城市里是不可能潜藏的。何况他救了她。米夏倾向于相信他的人

 “他受了伤?”

 “桥柱上溅了一大滩血。”

 就是说他受了很重的伤,米夏的心情微微沉重下来。

 “你怎么知道就不是疑犯的?”

 “因为颜色。”雷说“它始终保持着鲜的红色,人类的污血滴上去就会被它化掉,简直就跟活物似的。那不是人类的血…”他停顿了片刻“而我知道,凶手是人类。”

 雷的目光一瞬间凌厉如冰刃,他对凶手的痛恨显然已经超出了职权需要,米夏怀疑他们有什么私仇。

 不过雷没有再解释下去,他只是说“我已经给主教送了血样,估计不久之后就会有结论。如果我没猜错,我们大概遇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他余怒未消,米夏怕被波及,便不招惹他。只是说“又不是疑犯,这么在意他做什么?”

 “因为它见过凶手的脸。”

 米夏笑起来“你指望一只野兽能帮你指认凶手?”

 “我可没说它是野兽。”雷的目光缓和下来,甚至透出浅淡的俏皮来,他低了声音“你没听人说吗?翡冷翠的下水道里,潜伏着魔鬼。”

 他对魔鬼的兴趣显然也超出了一个教徒的本分。米夏下意识的远离他,雷注意到了她的防备,但是并不在意。

 有过不止一个爱慕他的女人在成功的靠近他之后又畏惧的逃走。而米夏甚至算不上其中的一员——她根本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亲近他。

 “魔鬼披着人类的皮,”雷说“它不会无缘无故的救你。也许你认识它,只是没有意识到。为了自己的安全,”他那双极冰一样冷的眼睛里有深沉期待的光芒,简直就像一种咒语“想起它,找到它。”他说。

 米夏的脑海中闪过梅伊的身影。但一晃他就消失了——米夏憎恶有人把她的孩子想象成魔鬼。

 她平静的摇头“我不认识,也不记得。”

 雷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的眼神变得可怕。有那么一瞬间米夏甚至怀疑,如果他能做到,也许他会真的剖开米夏的头颅,把写着答案的脑浆拽出来看。

 但是他什么也没做,他显然也为自己的暴怒而懊恼。迅速站起身,背对着米夏整理他的手套。

 “什么时候想起来,我随时恭候。”他对一旁逡巡的大块头巡法使挥了挥手“佐伊,你来跟他说。”

 便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留言!留言!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