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26chapter 25
 朱利安诺坐在紫杉木的书桌前,书桌上叠着需要他处理的信件和账目。玻璃窗的窗帘没有关上,耀眼的阳光从他背后落进来,照亮了大半个书房。他就在阳光下,等着雷蒙德推开对面那扇厚重的雕花木门,来到他面前。

 朱利安诺曾经很多次想象他和雷蒙德·加洛林单独会面的场景,可他一次也没有料到他会这么憎恨他,这么不怀善意的兴奋着迫不及待着,想象雷蒙德像一只穷途末路的狗一样呲牙然后被击垮的模样。

 其实这个人已经够不幸了不是?朱利安诺在心底里嘲笑着,还会有哪个贵族、教徒像雷蒙德这么坎坷和卑?这个罪恶的私生子,出生就为神所憎恶,整个童年都在病榻上度过。他一度那么接近财富、地位和荣耀的顶点,可是他注定这辈子都得不到那些触手可及的东西。他唯一能追寻的就只有他不名誉的身世,和他那个疑似奴隶的生父。

 他应该同情他才对,朱利安诺想,憎恨他做什么?

 他把手叠起来,支撑在下颌上。他能感到自己的手指因为兴奋而颤抖,角不由自主的扬起来。

 而那扇厚重的雕花木门就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雷蒙德加洛林在仆人的引领下走进来。他高大俊美,纯粹正直,像一柄出鞘的黑铁长剑般锋利。当他站在你的面前,你几乎可以听到金属的铮鸣。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望着朱利安诺,平静无波,冷漠如霜。没有半点气急败坏,也没有半点颓靡不振。

 阳光照耀他全身。

 朱利安诺的兴奋不可思议的平息下来。他望着雷蒙德加洛林,蓝眼睛一片暗沉。他想,他果真还是憎恶这个人。

 雷走进书房,目光扫过嵌入式书橱上那一排排古旧的抄本和用作装饰的收藏品,最后停在朱利安诺的身上。

 美第奇家的次子微笑着起身接,温和有礼的打招呼:“来夏宫,加洛林爵士。”他友好的寒暄“上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市政厅的舞会上,得有五个月了吧?您一向可好?”

 雷没有接受,也没有反驳他的称谓。

 “托你的福。”他只淡漠的回答。副官已经将搜查令交给仆人,仆人转交给朱利安诺的时候,雷接着说“贵府安东尼·加西亚涉嫌勾结连续杀人犯伊凡·伊万诺夫,巡法局与市政厅已经批准逮捕和审讯。巡法局申请搜查他们的住所,你看到的是搜查令。”

 朱利安诺依旧笑着“这真是难以置信。不过您既然来到府上,想必有充分的证据——要知道,安东尼是我的仆人,他的作为事关我的名誉。”

 他点到即止。

 他所经历过的社场合里,每一个与他打交道的人都擅长察言观。朱利安诺已经习惯了看旁人费尽心思的揣摩和合他。

 可惜雷从来都没有这种兴致。

 “向你的名誉致意,美第奇爵士。”他的语气里几乎听不出讽刺“如果你没有旁的疑问,我就要开始执法了。”

 “只有一个。”朱利安诺站在雷的面前,脸上带着饶有趣味的微笑“如果我说我拒绝配合呢?”

 雷的拇指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佩刀扣,只要轻轻一推,那长刀就要出鞘。他知道朱利安诺在挑衅他,但知道归知道,当你直面魔鬼洋洋得意的微笑时,想一剑砍上去的冲动也不是那么容易克制的。

 “按照法律,在这种情况下我有权采取必要的措施,包括暴力。”

 “暴力,哦,暴力…”朱利安诺笑起来“检察官先生,您站在夏宫我的书房里,除了身后站的那两个——”他侧身查看“看上去很愤怒但估计帮不上什么忙的部下,周围一切全是我的人的情况下,怎么敢宣称自己掌握‘暴力’?”

 他的仆人配合的大笑起来。

 雷推开了他的佩刀扣,连皮鞘一起将他的长刀提起来“美第奇爵士,”雷说“你很想亲身体验一下答案吗?”

 朱利安诺的眼中出赞叹的神情“这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坎长刀吗?它可真是漂亮。”他抬手抚摸那刀鞘,仿佛他刚刚不是在挑衅雷,而只是普通的社礼节“我的父亲也有这么一把刀,是一名骑士的馈赠。它可以轻易砍断翡冷翠最锋利的刀剑,护卫队的骑士们爱它爱得发狂。父亲一直想还原它的工艺,他召集了全欧洲最好的铸造师。可他们研究了十几年,依旧拿不出相媲美的作品——不论锋利,还是美丽。”朱利安诺微笑着“如果连他们也做不到,那么你就只能斩杀拜占庭的骑兵,从他们的尸体上缴获了。”他低了声音,凑到雷的耳边“所以,告诉我,加洛林爵士,您杀过人了,对吗?”

 这一刻他们之间只亘着一把没有出鞘的刀。

 雷的眸中有压抑的愤怒“你知道吗,美第奇爵士。比起斩杀拜占庭的骑兵,想要得到一把亚特坎长刀,你还有更靠谱的办法。如果你曾经去过迪卡,你会听说一位名叫西罗·罗西的工匠。当他还活着的时候,只要找到乌兹钢锭,他会很乐意为你打造这样一柄长刀。”

 “这位工匠已经死去了?”

 “是啊,死了。只留下一个女儿,继承了他和他的子所有的学识与技艺。她是一位善良可敬的年轻女士。”

 “哦,这位女士现在在哪里?”

 “我也很想知道她在哪里。”雷的声音里有铮鸣的刀剑,他原话奉还“告诉我,美第奇爵士,你杀过人,对吗?”

 “谁知道呢?”朱利安诺耸了耸肩,含笑望着雷“如果我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还要你们这些检察官做什么?”

 “把杀人犯吊死。”雷说,他提起长刀将朱利安诺推开“还有其他疑问吗?”

 朱利安诺终于松了手,他笑着把双手举起来“没了,检察官先生。”

 “那么,让你的人出来吧。”雷说“我会给你看我的‘暴力’。”

 “不,不用了。”朱利安诺微笑着“我已经充分了解您的觉悟了。”他回身摇了摇桌边的铃,有仆人从命前来,朱利安诺开口吩咐“让安东尼过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雷回头示意,巡法使紧跟着仆人前去。

 朱利安诺没有开口询问或者阻止。他靠在厚重的紫杉木书桌上,双手随意的支撑在桌面上。像是在跟一个认识了很久的朋友聊天那么轻松和恣意。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您的名字,加洛林爵士。”

 雷没有理他。

 而朱利安诺也并没有想要他的回答,他只是在缅怀他的“小时候”

 “我有没有告诉过您,送给我父亲亚特坎长刀的那名骑士,他名叫马修斯?您该认识他,他曾经陪伴您渡过整个童年,还教过您希伯来文。”这么说的时候朱利安诺一直凝视着雷的眼睛。可是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雷目光平静,面上连一点回应都没有“真是可惜啊…”朱利安诺感叹“我还以为您不会这么轻易忘记他。”

 “那个时候我身体很弱,别人在阳光下奔跑的时候,我就只能躺在上望着天花板,听女教师给我讲经里的故事。我曾以为全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这么不幸。可是马修斯告诉我,还有个孩子跟我一样——就是你,雷蒙德。他给我讲了很多你的事,大概比你自己记得的都要多。我一直相信你会明白我的感受。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期待与你见面,雷蒙德。”

 “那还真是荣幸。”雷终于回了一句。

 “是啊…可是当我真正见到你时,我才明白我错了——要么就是马修斯欺骗了我。”朱利安诺望了一眼窗外的阳光“你跟我期待的截然不同。如果你真能体会到我的痛苦,你怎么会长成现在的样子?”

 雷望着朱利安诺。他只是感到莫名的愤怒,为美第奇家次子所谓的痛苦。你看他也不是不明白痛苦是怎么一回事。

 “那可真是遗憾。”雷说“我很满意我现在的样子。”

 朱利安诺轻轻的哼笑了一声“是啊,我也很为你高兴。”他目光扫过雷的手腕,看到手套和护腕将每一寸皮肤都盖住,他的眼睛眼睛微微的眯起来,带了一种了然之后的轻蔑。

 “不论如何,感谢上帝,我们终于见面了。”他很好的掩饰着自己的表情,微笑道“下周二我会举办一场宴会,就在夏宫。不知道您肯不肯赏脸前来?”

 “我很乐意。”雷没有半点犹豫,他望着朱利安诺的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企图“简直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那么我就恭候您的到来。邀请函稍后会送到府上。”朱利安诺别有深意的微笑“请务必带上您那位的‘善良可敬的年轻女士’。”

 雷身后的巡法使一瞬间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而雷甚至没有回头,就准确的按住了他的佩刀。

 “我会的。”他回答。

 仆人在这个时候敲响了书房的门。得到准许之后他走进来回禀“安东尼不在。他请假回乡下老家,上午就已经离开了。”

 朱利安诺望了雷一眼,笑道:“这种情况您打算怎么处置?”

 “去他的住处搜查。”

 “您还真是得寸进尺。”朱利安诺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吩咐仆人“马卡,带上备用钥匙,领这位老爷去安东尼的住处搜查。也请您把握分寸,”他转向雷“搜你该搜的地方,不要试图侵犯美第奇家的私邸。”

 作者有话要说:呃…还有人看吗,在的举个手T__T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