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31chapter 30
 翡冷翠,圣母大教堂,主教间。

 厚重的木门关闭了,这高旷的屋子骤然黑沉下来,就只有铁艺灯架上三盏白蜡烛照着黎留沉稳的面孔。书卷杂乱的铺开在红豆杉的书桌上,他用宽大绣金的衣袖扫开,便在书桌前坐下。将信裁开。

 这信来自梵蒂冈教廷,由圣殿骑士转交给他。信封以火漆封缄,加盖着蛇身龙盾的徽章。蛇身龙是米兰公爵的象征,维斯康提家的旁裔族徽大都以此为主体。谁都知道当今教皇出身于米兰,是米兰大公的旁系表亲。上一代米兰公爵没有儿子,为了争夺他的继承权,教皇的父亲与米兰大公之间展开了酷烈的斗争,最后以惨败收场。便发誓将不惜代价把儿子推上权力的巅峰。

 二十五年前教皇选举,黑烟两度升起,当马三世最终当选加冕时,罗马人普遍相信这宝座是用十车黄金换来的。

 尽管如此,教皇依旧是教皇。他掌控着罗马的教廷和俗世的信仰,最高贵的国王也要在他面前屈膝,以能亲吻他手指上的戒指为荣。米兰公爵想要化解与教皇间的旧怨,便只好先在雪地里跪三天,才能见他一面。

 权力的滋味就是这么美妙,无怪凡人汲汲以求

 也只有黎留,才在收到教皇的亲笔来信时,首先预感到灾厄,而不是荣幸。读完了信,也只是再一度确认他精准的预感罢了。

 他叠双手正静静的沉思,便听到黑暗中沉闷的叩击声,那声音来自于书橱而非正门。他便叹了口气,说:“进来吧,朱利安诺。”

 那书橱沉重的转动起来,出后面黑的长隧道。走进来的正是他的教子,年轻的美第奇家。

 翡冷翠拥有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排水系统,人们只知道这造福于民的工程归功于他们的执政官,却无人知道地下隧道的初衷是方便贵族的逃亡。这个时代的暴动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个贵族都可能为他的臣民驱逐,被送上断头台的也不是没有。美第奇便发家于一场,他们比谁都知道后路的重要。修建夏宫时,老美第奇便在地底设计了宫一般的隧道。若哪一天他的子孙守不住家业,也至少可以老鼠般逃出生天。

 “一个贵族,不该走乞丐和老鼠的路。”黎留说。

 “也要看这路通向哪里。”朱利安诺只将油灯递回隧道里,令他的仆人拿着等他,便关上了暗门“您就是太在意道路本身了,才至今仍是一名紫衣主教。”

 他与黎留经常这么碰面。

 这房间里三面墙壁都被高大的梨木书架遮挡,书架上摆满了书,有神圣的经典,也有异族的羊皮卷。因为常年使用,取书的梯子都被磨得光滑——就算在梵蒂冈的教廷,黎留也是有名的博学之士。没有人会不爱护一位博物学家,纵然是教廷毁的书籍,教皇也破格准许他翻阅收藏。

 朱利安诺就是在这里读到了他人生中第一本。

 他只一眼便看到桌上的信封。那蛇身龙的徽章是如此的刺眼。他说:“他来信了?”

 黎留说:“他是神的牧羊人,你该更尊敬他些。”

 朱利安诺轻轻的笑起来,这年轻的贵族总是温润得像一颗珍珠,可这一刻他的笑里却有尖锐的讽刺。然而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掩饰着低落的情绪,抬头去打量书架上参差的抄本。

 黎留说:“我正要找你,朱利安诺,你在歧路上是不是走太远了?”

 “怎么说?”

 “你的贴身男仆在去普拉托的路上遇到了泥石,这件事想必你已知道了。”

 “是的。”朱利安诺微笑道“我很悲痛。可这是天灾,是神要召他回去,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黎留摇了摇头“那是不是天灾,我并不清楚。可朱利安诺我亲爱的教子,有些事你能瞒过我,却瞒不过神的眼睛。神总是比人知道的更多。”

 “是啊…”朱利安诺叹息般说“神总是比人知道得更多,神也总是比人想象得更强大。可这又怎么样啊,神听到人的祈祷,可他根本不放在心上。黎留我亲爱的教父,你看地上的蚂蚁,熙熙攘攘,庸庸碌碌,你不留神丢下一块方糖,便足够他们许多天的吃用。可你心里对蚂蚁又有什么怜悯呢?”

 黎留并不反驳他,他只说:“经过那道路的并不只有你的男仆——还有一百名圣殿骑士。他们当中有一人名叫帕西瓦,他和你一样是神选者。”

 “呵…”朱利安诺想要笑,可他笑不出来。他只淡漠的维持着微笑的表情,说“想必他虔诚得像一只绵羊。”

 “可他强大得足以胜任圣殿骑士。”黎留说“他从你的男仆身上察觉到了黑暗的契约,并且追踪到恶魔的踪迹——那恶魔试图袭击巡法局的检察官,被他击退了。现在圣骑士们正在普拉托追捕恶魔。”

 朱利安诺默不作声,黎留便放缓了声音,追问道:“告诉我,朱利安诺,那恶魔与你无关。”

 朱利安诺便轻笑着说:“那恶魔与我无关,老师。”

 黎留将信将疑,朱利安便岔开了话题,他静静的望着黎留手中的信,轻声问“他有没有提到我?”

 黎留摇了摇头“没有。”

 朱利安诺便轻轻的控诉“…他一次都没有提起过我。”

 黎留站起身来,将手搭上他的肩膀,他那双因察而怜悯的眼睛望着朱利安诺,他说:“听我说,我的孩子。你这样想是不对的。你的母亲是美第奇公爵夫人,她和你父亲的婚姻为神所承认和祝福。她有体面的地位,过着体面的生活。而你是美第奇的次子。也许你不能继承爵位和财产,但你依旧受人尊敬。总有一天你会位列枢机卿,甚至加冕为教皇。可这世上也有一些人,纵然他的母亲是公国公主,父亲贵为国王,他也依旧是低的。因为他是私生子,他连十字架都没有资格佩戴。”

 朱利安诺轻轻的笑起来“可从本质上,我和他有什么区别呢?我们都是神厌弃的私生子。”

 黎留便摇头“同样都是蚂蚁,谁在意它是怎么出生的?可你和他确实是不一样的,你自己明白。而这一切,便也是圣座不过问你的缘由。”

 朱利安诺轻笑道“难道不是因为他欠了我父亲太多钱?”

 黎留只说:“整个欧罗巴都是他的。”

 他回到书桌前再一度拿起教皇的亲笔信,说“听我说,朱利安诺,现在你该做的不是像个孩子一样打着滚要糖吃。教廷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这正是你向他施恩的时候。”

 朱利安诺便矜持的微笑“什么麻烦,说来听听。”

 黎留从桌上杂乱的羊皮卷中翻找着,他说“这预言原本只在神秘学中传——‘当地狱的众王之王死去,天国的众王之王便降临。此后一个纪元都属于他,可这神恩并非永恒。第七王座的君王将在纪元末诞生。人类以烈火和鲜血接他,他必以灾厄和死亡回馈。他将开启那门,颠覆神拟的规则,如此,黑暗的纪元便开启了…’”

 他终于将羊皮卷翻找出来,递给朱利安诺“《所罗门的启示》,一整篇都在说这件事。”

 朱利安诺不以为意的翻看着“不过是一些穷术士用来骗钱的东西,他们总爱借所罗门的口编故事。”

 “可这一回大约是真的——至少教廷看上去是信以为真了。”黎留说“教会这十年清剿的魔鬼数目,超过过去1200年的总和。到处都是灾厄——地震、瘟疫还有发的火山,教廷的属国一个接一个的投向异教徒的怀抱。教廷相信这些便是黑暗纪元的预兆。”他忽然便想考考他的学生“当大人物开始恐慌,你猜他们会做些什么?”

 朱利安诺垂眸沉思“…一场草率的远征?”

 黎留微笑起来“你说的不错。不过——”他将教皇的信递给了朱利安诺,笑容也瞬间变作叹息“这一回他们还有更愚蠢的选择——我曾经告诉过你,地狱的万魔之王,他的恶魔书收藏在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足足写废了两个版本T__T

 总之恢复更新了,努力更,但不保证…

 在写完黑铁之前不会开新坑的。

 呃…恳请留言,这篇数据十分糟糕,没留言会写不下去的T__T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