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34chapter 33
 烈火映照着寒刃,金色的残影快得不及消失在视野中,狂舞的刀刃在短短几秒钟内便撕碎了黑暗。

 雷罗曼诺在第一击时便不存试探的心思——面对魔鬼你唯有以极致的实力暴风骤雨般冲杀上去,像一弓弦般将自己绷紧再绷紧,不停的超越自我突破极限,直至断裂。在巨大的力量差距面前,防御与周旋都是没有用的,唯有进攻才是正确的选择。

 每一次斩击必以金铁的碰撞为终。那魔鬼的快得无法看清,去势重而且锋利,每一击都足以成为杀招。在这对峙中雷没有间隙思考,一丝一毫的迟疑都将带来灭顶之灾。

 但他没有半步退让,也没有半分畏惧。

 阿拉伯人铸造这世上最锋利的刀剑,自然拥有能驾驭这武器的顶尖技法。他们对力与势的掌握已臻巅峰,东方人尚在追求削铁如泥的一斩,顶尖的阿拉伯武士已削断了顺风飞起的丝绸。雷修习的便是阿拉伯人的宫廷刀法,17岁的时候他便已击败了教授他这套刀法的老师。

 那名为马修斯的男人曾陪伴在他幼年的病榻前,是他唯一亲近和憎恨的人。在亚琛的行宫这男人击败了法兰西皇帝身旁所有的骑士和佣兵才赢得他的监护权,他是公认的第一骑士。

 被雷驱逐时,马修斯给他留下了一柄亚特坎长刀,他说:“从此再无人能伤害你了。”

 是啊,从此再没有“人”能战胜和伤害他——可谁能想到,从此他的对手就换成一茬又一茬的魔鬼了呢?

 是的——雷已经不是第一次,甚至不是第二次、第三次面对魔鬼。但毫无疑问,这一次他对抗的魔鬼比以往所有的,甚至比他在雷斯遇到的那个都要强大。这个魔鬼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面前,就像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

 可他也有不能退避的理由。

 圣殿骑士们已分散向各个街道,斩杀群魔,救助恐惧四逃的居民。黎留带领着圣母大教堂的修士们,全力封印这魔鬼打开的地狱之门。他若退让了,翡冷翠便再没有人能阻拦这魔鬼,局面将再度扭转,屠杀势不可免。

 雷的*和技巧都已发挥到了极致。便如久绷的弓弦势必松懈,再强势的刀法到此刻也将至末势,后继乏力了。可他一刀比一刀更凌厉,战斗的直觉始终保持在巅峰。连比雷斯都要为他赞叹了——这男人简直就不像是血之躯,而是一柄不惧怕被折断的武器。生死拨弄在毫厘之间,都不能令他出丝毫迟疑。

 比起他究竟将*锤炼到何种程度,比雷斯更好奇的是,他的内心究竟该有多么冷酷,才能坚定至此。

 不过,胜负也已到此为止了——雷手中的亚特坎长刀已在一次次的撞击中发出悲鸣。阿拉伯人以最高超的技艺所铸造出来的,这世上最锋利的刀,终于在最后一次挥砍中,折断在雷的手中。

 那长刀凌厉砍杀,却最终空的扫过比雷斯的脖颈。雷望着手中的断刃,只是片刻失神,比雷斯手中利剑已比在他脖颈上。那魔鬼含笑望他,就那么用剑身轻轻拍上他的肩膀。

 “一杀。”他说。

 雷敏捷的后退。

 他已失去自己的武器,原本就艰难的对决,终于无以为继。

 比雷斯抖落剑光,抬头望了望行将被关闭的地狱之门,就这么在雷的面前转过身“我期待与你再次对决。不过今天,你最好不要再妨碍我了。”他说。

 有那么一段空白里,雷的脑海中就只有米夏的身影。

 真是奇怪啊,他想,他竟会在这种关头首先想起她。

 你看他四周到处都是横行的魔鬼,被杀害的人。可这竟还不足以令他下定决心吗。

 他就记起马修斯曾对他说过的话。他说神爱世人是对的,可你爱世人却是错的。你爱所有人,也就是不爱所有人。不懂得爱,却要背负这么沉重的使命感,纵然手握旁人梦寐以求的力量,你也只会憎恨它。唯有当你自私的想要保护某一个人,唯有你真正的爱上某一个人,你才能为掌握和动用那份力量,寻到资格和理由。那时…也许你便会理解我了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她成为这些人里的一个,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这魔鬼去碰她,无论如何也要守住这座有她在的城市。

 这就是所谓的理由吗…

 他终于有些明白了,人何以不惜受难也要拯救。

 雷的心就在那一瞬间平复下来,他用牙齿咬住沾血的白手套,出了他的左手。那左手有穿透手心与手背的十字疤痕。那曾是他幼年病弱受苦的源,是神憎恶他和神爱世人的证明。

 他伸直手臂,握住亚特坎长刀的刀柄,用力将剩余的半截刀刃刺入了手心。

 乌云在这一刻破开,皎洁的月光入,银辉唯独照耀一人。所有的人,所有的魔鬼都停住了手和脚,望向神迹降临的方向。

 那月光便如天使的羽翼将雷罗曼诺包裹,而后轻轻的展开,缓缓汇入他的手心。这巡法使遍身尘灰和血迹,风尘仆仆,并且新近战败。可他的脊背一如既往笔直如剑,不可折曲。他依旧是可以托付和依靠的。

 无数萤火一样的光芒自四面八方的凝聚,源源不断的汇入他的手心。他缓缓的将那长刀自手心里拔出来——那长刀的刀身以光铸成,那光芒几乎照亮这群魔降临的灾厄之夜。映着他冰蓝色的眼睛,平和又温暖,像是神的慈悲照耀人间。

 他便将那光铸成的剑握在手中,再一次挥动了。

 比雷斯已回过头,正对着他。他的眼睛幽深如夜,再没有慵懒带笑的神色。他提着剑一步步向着雷走过来,风和雾气在他的周身汇聚“你们的神还真是残忍啊。”这魔鬼难得的愤怒了,他说“我稍微有些明白,美第奇为何这么想要摧毁你了…就让我在这里,将你斩断吧,圣剑使。”

 雷没有说话,事实上他的眼睛里已没有神采。他仿佛一具剑的傀儡,在拔剑的瞬间便失去了所有的情绪。驱动他的是早已为身体所记忆的娴熟武艺,和以身为剑斩尽诸魔的不屈意志。

 他们各自挥剑。对决再度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卡啊泪奔…请不要着急

 下一章就放米夏和小魔鬼出来溜溜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