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37chapter 36
 吃过早饭她便要出门,她说:“我得去买些东西,出远门不是那么容易的。”

 梅伊说:“我可以帮你提东西。”

 米夏摇了摇头,望向窗外劫后余生的翡冷翠。她说:“不行。你留在家里,等我回来。”

 梅伊一刻都不想她离开她的视线,可他不能为此再和米夏争执。他想不要紧的,他们马上就要离开翡冷翠了,那碍眼的检察官再不能来打扰他们。米夏说要逃离翡冷翠,便是选择了他。

 所以他拽着米夏的衣袖仰望她,说“你得早些回来。”

 米夏说:“嗯。”她看到美第奇家的佣兵奔跑在街巷上,不耐烦的推开主人闯进屋里。便又说“如果有陌生人来敲门,就躲起来好不好?”

 梅伊说:“我不怕他们…可若你希望我躲起来,我便躲起来。”他低声说“…我不会伤害他们的。”

 街上到处都是佣兵和巡逻队。灾厄的余波尚未过去,难民们还在废墟间翻找自己的亲人,美第奇家已开始挨家挨户的盘问。

 他们揪过每一个孩子来,掀开他们的刘海检查他们的面容。有大人前来阻拦,佣兵们便暴躁的拳打脚踢,威胁他们说魔鬼最容易附身在孩子身上,对他们的任何妨碍都是在包庇魔鬼。

 一路上米夏不断的看到有人从脖子下掏出十字架来,笨拙的辩解着,证明自己一直都是神治下的良民。

 当她终于来到面包店时,波斯人正蹲在外面旱烟。青石的路面上踩满了黑色的泥痕,新出炉的面包被践踏得到处都是,屋子里的东西都被掀翻了。马萨和哈伦一边哭着一边收拾,结结巴巴的跟米夏解释“他们说我们是异教徒——魔鬼是我们招来的。”

 幸好他们拿走了钱,没有再为难人。

 波斯人什么都没说。他就望着翡冷翠纷的街道,完了三袋旱烟。

 然后他才在墙壁上磕了磕他的烟锅,说:“我要回巴比伦了。”

 米夏想,这是明智的选择。人类最擅长的就是迁怒和排除异己,而梵蒂冈教廷迫害异教徒的成就可谓高山仰止。经历了昨晚,翡冷翠势必将再有一场清洗。异端裁判所会铲除一切可能动摇人们信仰的东西,而那些东西恰恰是这座城市美丽多彩的缘由。她想,这世间最繁华富庶的百花之城,也许就要渐渐凋零了。

 波斯人问:“跟我一起走?”

 米夏便说:“好。”

 波斯人望着她,忽然就说:“你心里还想着那个检察官。”

 米夏无法办法否认。

 波斯人便长长的吐了一口烟,他说:“你们这些人,就知道喜欢年轻的、英俊的、富有的贵族。可这样的男人,凭什么要看上你们?他们就只是想玩玩罢了。”他倦怠的起身,说“我会再留一天。你若拿定了主意,明天早上来跟我们汇合吧。”

 米夏心里其实很清晰,她总归是要走的。若没有梅伊,她或许会为了雷罗曼诺驻足在翡冷翠。可这样的假设有什么意义?

 她只是感到难过,为自己夭折的初恋——女人一辈子究竟会为多少个男人心动,这世上又究竟有多少个雷罗曼诺?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走到了圣母大教堂。

 越临近大教堂,房屋被损毁得越严重。就只有大教堂依旧完好无损。教堂前的广场上搭起了帐篷,无数的伤员和难民聚集在这里。修女们忙忙碌碌的走来走去,不断有人索要人手、食物和绷带,呻声和哭泣声充斥着整个空间。

 背后被人撞了一下米夏才从眼前凄凉的景象中回过神来。有修女抱着面包经过,米夏便拉住她的衣袖,说:“我学过急救,请让我也帮忙。”修女便匆匆往教堂门前一指,说:“去那边问问吧。”

 米夏来到大教堂的青铜门前时,巡法使们正从里面出来。巡法使的军服不配备甲胄,他们身上黑底银纹的军服已损毁得不成样子,每一个都遍身血污和泥痕。可精神尚还好。看见米夏他们便不约而同的往门内一指,说:“一直往里,穿过大长廊,有一个礼拜堂。老大就在里面。”

 米夏说:“我不是…”

 便有巡法使说:“老大受伤了。”

 米夏脑海中便只剩一片空白,她想原来雷罗曼诺也是会受伤的啊——可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个男人总是这么义无反顾,哪怕面对魔鬼的军团他也只会如利剑一般冲杀进去。遍体鳞伤才该是他的常态。

 那厚重的青铜浮雕门如巨兽的嘴一般微微张开着,里面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米夏终于还是从那门里进去,穿过那道奢华却又暗淡在黑暗里的长廊,来到了尽头的礼拜堂。

 有微弱的光芒自三面高大的彩绘玻璃窗中落进来。全世界最美丽的圆形穹顶下,伫立着巨大的青铜苦路十字架。十字架上神子微微低垂着头颅,明明在受难,面容却如此的慈悲和安详。

 雷罗曼诺就躺在那十字架的前面。

 看到他的时候,米夏停住了脚步。她从未见这男人如此狼狈的模样,他面带血痕和泥灰,身上盖着脏兮兮的巡法使军服,并不比任何一个汉更整洁些。然而他依旧是人的。这男人的脊梁永远坚硬笔如剑,任何挫折都不能给他的眼睛蒙上尘埃,他打从骨子里尊贵并俊美着。

 他显然听到了脚步声,便说:“不必过来帮忙,我只需要休息。”

 声音就那么自然而然的从米夏喉咙里滑出来。她说“雷。”

 巡法使的面容微微有些僵硬,好一会儿他才扭头看她,像是感叹,像是自嘲,却又从容不迫的“让你看到我这副模样,真是羞啊。”

 米夏便跪坐在他的身旁。

 雷说:“你们东方女人都是这么坐的吗?”

 米夏说:“不是,只是这么坐方便起身。”

 雷说:“…这样啊。”这男人敏锐并且聪慧,就这么简单便猜透了她的心境。他便再望回天花板,声音里不觉透出的欢喜已散去了,他只用绅士般动听的拉丁语说“那么,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米夏说:“我来道别。”

 她说“波斯人要回巴比伦了,我打算跟他一起走。”

 雷沉默了一会儿,问:“为什么非要和他一起走?”

 米夏说:“他给我提供工作。”

 雷只说:“我也能。”

 他说的那么平淡而笃定,米夏忽然就想哭。她明白这么说是不妥当的,可她还是不能自控的问道“就像卡罗·罗西一样?”

 她提到这个名字,雷却并没有像往常般剧烈的动摇。他冰蓝色的眼睛悲伤早已沉淀,就像沉船静静的落上了海。他说:“是的。你也可以做我的书记员。”

 米夏说:“可我跟卡罗不一样。”

 雷说:“你们当然是不一样的,谁规定我到底书记员必须是一样的?”

 米夏感到难过,难过得透不过气来。你看这个男人有多么迟钝啊,他竟然还不明白她喜欢他。

 不过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曾有一个女孩子喜欢他,喜欢到哪怕只能看着他也会感到幸福,纵然为他送死也不后悔的地步。他闯进千军万马里救她,为她而愤怒而悲痛,可他依旧不爱她。

 米夏忍不住就想,这男人的高尚无私是多么可恶。

 她忍不住就要对他发脾气“你跟波斯人也不一样。”

 雷只用冰蓝色的眼睛望着她,那目光仿佛是海冰在燃烧,刻薄而又烈。许久,他才缓缓的说“那是当然的,我不养‮妇情‬,也不猥亵美少年。恕我直言,若你需要的是一名雇主,我可比他要体面多了。你没有任何理由非跟着他不可,除非——”

 米夏脑子里嗡嗡的响,她想她怎么就忘了,这男人从来都刻薄并且坏心眼着,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宽厚的骑士。

 她问:“除非什么?”可不等雷回答她便已气昏了头,泪水大颗大颗的从她眼睛里滚落下来,她说:“我不是波斯人的‮妇情‬,我从他那里拿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旁人说什么我都不在意,可你必须得知道,检察官先生——我的工作也是体面的,也许我贫穷并且卑,可我不曾做过任何有辱人格的事。在精神上我和你是平等的。”

 雷只说:“我知道。可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我必须得知道?”雷不依不饶的追问“反正你都要走了,我怎么想又有什么要紧的?”

 米夏感到自己被到了绝路。她想这个男人有多聪明,他怎么可能不明白为什么?他就只是想要她承认罢了。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死咬着不肯说出来。说出来又怎么样呢?反正她就要走了。她为什么非要学人暗恋——难道她真愿意一辈子对这个男人念念不忘,哪怕等她皮鹤发的年纪,依旧记着这男人年轻时的风华?

 喜欢上就已经输了,输了还不承认得多丢脸啊。

 “因为我喜欢你。”她终于将这话说出口来“…没有旁的理由。”

 雷只是望着她——看他的目光米夏就知道,他竟完全没考虑过这种可能。他完全的无措了。

 这结果更令她难堪。她想输人不能输阵,她便不退缩的与他对视。可她眼睛里慢慢的都是泪,睁大了,便克制不住的往下。她便刻意的微笑着“果然说出来就轻松多了。谢谢你,我该走了。”

 她便起身。

 雷忽然就说:“你其实是来报复我的吧。”

 米夏说:“你认为这是报复吗?”

 这刻薄的男人难得的语无伦次了“不然是什么?如果我现在能动我一定会折断你的手脚堵住你的嘴,让你什么也不能说,哪里也不能去。可该死的我就只能躺在这里,让你能若无其事的说着喜欢我,然后随心所的远走高飞。”

 米夏瞠目结舌,她震惊于这男人的鲁,她说:“你简直像个暴君。”

 雷说:“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他坐起身,靠在绿色大理石砌的墙壁上。这房间恢宏的空着,阳光透过高处巨大的彩绘玻璃窗,在地上投下温暖的光和影。他在影那一面对她伸出手,说“过来。”看她戒备着,像一只随时准备逃跑的鹿,他便说“我站不起来,你过来扶我一把。”

 米夏便上前扶他。可他倏然便将她拉倒在怀里,箍住了她的

 米夏愤怒的挣扎起来,他只是不松手,他的手臂像石头般纹丝不动。米夏终于不再徒劳挣扎,她嘲讽又羞恼的望着他,可他只将头磕在她的肩膀上“对不起,我有些眩晕。”米夏便再度心软了。

 他问:“可以吗?”

 米夏说:“什么?”可她话音未落,他便已含住了她的嘴。那亲吻霸道得不容拒绝,技巧娴熟却并不体贴。等他停下来时米夏已彻底失去了力气,只能攀住他的肩头息。等她脑中那一片空白再度被填满,她已气恼得说不出话。

 雷就捧住她的脸,帮她揩去不停落下来的泪水,俯身亲吻着她的眼睛。

 “我爱你。”他说“我不是什么好对象,跟我在一起你也许得不到太多。但我保证,所有我有的,你都会有。所有我能的,你都可索要。我将爱你并忠诚于你,不离不弃,直至死亡。所以米夏,为我留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补完T__T

 最不会写男女主角面对面心意相通的谈恋爱啦,泪奔~~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