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第46章 chapter46
 屋子里黑的,就只有红月令人躁动的光芒自倾颓的墙垣间落入。

 梅伊心里空且灰暗。那野兽恣意的在他心中空旷的原野上嚎叫和飞奔,而他已无心力去约束它。他知晓它迟早会主宰他,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他已失去了米夏的心。纵然他强迫她留了下来,他也依旧难过得透不过气。

 那检察官说得不错,魔鬼就是这么贪婪自私的生物。米夏该怕他,疏远他。因为他注定会像棘刺般绕着她,干她的生命和快乐,若她总是反抗他违背他,总有一天他会忍不住噬她撕裂她。说到底她为什么要将他捡回来啊,她根本不明白养一只魔鬼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就不想成为她的累赘她的责任。他也想像那检察官般占据她的心,让她就算抛开一切也想与他在一起,让她为他的离去而难过和落泪。

 可她将这爱已给了旁人。

 梅伊面色苍白的靠着墙滑坐下来,他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力量已自作主张的在他身体里蔓延开来,体内的野兽躁动着,无数魔鬼般恶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活跃着。他想他就要被那野兽杀死了,然后他就不必这么痛苦的思念她。他只需交给它,它会放纵他的暴行,足他*,再没什么能阻拦他、约束他。他会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他想他就要被那检察官说中了。

 他嗅到米夏体内鲜血的味道,多么的芳美甘醇啊。他该去掠取,令她变作他怀中顺从的玩偶,令她知晓怎么做才会取悦他。

 牙齿刺破了他的嘴,血沿着角滴落下来。他堕落的兴奋并且跃跃试着,他想反正他已失去她了。她厌烦了他,她在为旁人流泪,就算他再做得过分些又能怎么样?反正也不会失去更多了。

 可他只是坐在那里,动也没有动。全身仿佛被无形的绳索缚住了,他知晓自己在克制即将暴走的野兽。身上每一寸骨骼都被敲碎一般疼,心脏跳动得就像爆沸的海洋,可他不想释放它。他知道一旦释放了它一切将无可挽回,那野兽无所顾忌,它必定会摧毁米夏。

 而这世上唯有这一个人,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想伤害的。

 体内的野兽暴怒的挣扎着,他感到剧烈的震,眼前一片模糊。他知晓一切已太晚了,他再也压制不住它了。他便想象米夏的怀抱,空寂的黑暗里,就只有她怀抱里发出微弱的光芒,有渺茫的温暖和平和的心跳轻轻的传递过来。他想,他也曾得到过这些。这便已足够了吧。

 米夏坐在路边,将头埋在她蓬松的大裙子里,很长时间都没有动一动。就只有这个夜晚,她放纵自己去难过——明早她还要启程,带梅伊离开翡冷翠,前往东方的巴比伦。新的生活总是要开始,纵使她终究还是失去了雷·罗曼诺。

 乌云悄然遮蔽了红月,不知何时天色阴沉下来。

 雨滴落上手背的时候她才倦怠的醒来。那雨悄无声息的落,不仔细去听几乎察觉不到。雨线轻而细,落在衣服上也只是一片

 她迟钝的立在雨中,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她终究还是要回屋去面对梅伊的。

 肩头伤口钝钝的疼,因淋了雨,血痕未干。她已被梅伊袭击过两回。纵然她强迫自己勇敢的站在他面前,不出怯懦来。可要说她全无畏惧,那也是骗人的。她只是无法丢开那个孩子。他是个小魔鬼,可她知道他有一颗人类的心。他的心比谁都更柔软和感,他也比谁都更希望自己是个正常的人类。所以当他杀过来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必定能唤醒他。

 若连她也放弃了他,那个孩子便要永远的消失了。可这世上唯有这个孩子,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抛弃的。

 从一开始她就明白这些,只是雷的怀抱太过温暖,她一时贪婪,竟奢望两全。

 米夏推开了房门。

 外间天暗,屋子里也没点烛火。这房间漆黑并且空,雨不知不觉的下大了,地上早就一片,脚步落地,粘连有声。

 米夏忽然间措手不及。她什么都看不见,可她依稀嗅到了,混在雨打泥土的气味中,那浓重粘腻到无法忽视的血腥味。

 她脑中空白一片,她摸索着想要点亮油灯,可她的手抖得捏不住火石,她不停的把火石擦在手指上。后来她便将火石丢开,叫着梅伊的名字,她说:“梅伊,求你回答我,你在哪里?”

 这时有闷闷的雷声滚过,随即如霹雳轰响,紫的闪电当空狂舞,这房间的一切都被照得苍白。地上有血迹蜿蜒的蔓延至她的脚下,像是水中荇草悄然攀住她的手脚,米夏感到溺水般惊恐。她退了一步。那血迹的尽头是一个小小的碗橱。她记起许久之前她也这样喊叫着梅伊的名字,于是梅伊小心的试探着推了碗橱的门,木轴吱呀的转动了。可这一次那门松散破旧的半闭着,如荒凉死寂的古堡,全无人类的生机。

 她上前,停在碗橱的前面,颤抖着拉开了那扇门。

 她的孩子蜷缩在里面,浑身浴血。他的睫低垂着,金色的眸子再不睁开。他的身体宛若白石的雕像,精致,冰冷,面容宁静。

 他的手臂垂落在地,掌心握着那柄断裂的青铜匕首。他就用那柄匕首,将自己杀死在碗橱里。

 米夏想要哭泣,可是她发不出声音。她四面寻找着什么,可其实究竟要找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只是感到惊慌、无措,哪怕是神,哪怕是恶魔,她只哀求有谁能来帮帮她。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后来她便抱着梅伊奔跑在翡冷翠的街道上。

 深夜冷雨不停的落,她用她宽大的头巾包住他,不叫雨淋到他。

 那孩子已没了呼吸,可她总是觉得他口还是有温热的脉动的。他还在呼吸,只是太过微弱了,所以她感觉不到。只要能找到一个医生——用这个世界的医术,或者巫术,总有什么能救活他的。你想他是一个小魔鬼啊,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死去。

 眼泪不停的留下来,绝望一点点的灌注进她的全身,她只感到脚步沉重。

 她用力的敲打着诊所的门,可这个时间根本就没有医生会开诊。

 她站在门外哀求着,终于有人肯为她开门。可掀开漉漉的头巾出底下的孩子,医生便让她节哀——被强硬的推出门去的时候她还跪在雨里哭泣,然而那门还是毫不留情的关闭了。

 她抱着他,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

 雨渐渐的小了,薄雾笼起在翡冷翠的街道上。眼泪已经干涸,米夏抱着梅伊小小的身体跪坐在地上,再发不出声音。她隐约记起某一个白雾弥漫的清晨,曾有一个魔鬼向她传授他的真名。她的心便再度鼓动起来。

 她拼命的想要想起那个名字。她曾向波斯人学习希伯来语,可只听过一回的生僻单词还是太容易忘记了。她想不起来,她根本就想不起来。可下一个时刻她忽然意识到,那名字她真的只听过一回吗?

 不,不是的。那名字也曾出现在朱利安诺的口中,他在她面前召唤那魔鬼。那魔鬼便是他的帮凶和契约者。

 她终于记起了那个名字,却只感到命运的残酷和无常。

 她抱着她的孩子跪坐在地上,在雾中仰望细雨飘零的天空。她的内心平静而死寂。她轻轻的念出了他的名字“比雷斯”

 一瞬间万籁俱寂。风停在树梢,雨停在檐头,落叶飘离在半空。时光停滞在这黑铁的城市,宛若色彩自画布上剥离。

 她俯身轻轻亲吻梅伊的额头。

 这时她听到回音杂的脚步声响起在青石的地面上。抬起头的时候那魔鬼正向她走来,这么浓的白雾这么黑的夜里,他的身形依旧清晰可见。他走到她的身旁停住了脚步,静静的望着她。

 泪水从干涸的眼眶里再度下来,她仰望着他,像仰望她最后的希望。她说“请救救我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觉得其实在这里标个完结也没差…T__T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