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第48章 chapter48
 太阳已在海平面上升起了,四面都是水声,海豚跃出水面追逐着帆船。

 梅伊靠在船首懒洋洋的钓鱼,米夏烤好了鱼派,出来喊他吃。他便远远的望着米夏笑。米夏只好将食物端过来给他,他张开嘴,米夏便拿勺子敲他的额头“自己吃。”

 他抿着勺子吃他的早饭,米夏就坐在一旁给他衣服。这些日子他个子窜得飞快,之前还合体的子现在已出了脚踝。他自己倒是并不怎么在意,不过连上衣也开始显短的时候,米夏就知道自己不能再偷懒了。

 船在迦太基靠岸的时候她便托人去买了新的布,裁剪的时候便故意往大了做,可才穿了没多久便又显小了。

 每次看到梅伊米夏便感到恍惚,仿佛只是眨眼之间这孩子就已经长大。一开始的时候她还害怕水手们感到异常,不过他们好像根本就没发现梅伊有什么改变。

 这些日子梅伊过得很自在,他不在任何人面前掩藏自己,那双金色的眼睛总是明亮带笑,就像夕阳的余晖铺展在海面上。蓬松的黑头发也有些长了,他便用布条束起来,出尖尖的耳朵。米夏觉得那耳朵也很漂亮,精致灵巧,耳尖在阳光下几近透明。

 这孩子不经意间便找回来自信,这自信令他变得更人。这是米夏一直以来培养的方向。

 不过除此之外她在船上过得很不快乐。

 上船的时候水手们就对她意见很大——不带女人出航似乎是这一代的传统,水手们相信女人在海上招致死亡。不过比雷斯显然是个比死亡更不好说话的魔鬼,他们只能带上她。最初的时候米夏还想着能不能改善关系,她会主动帮忙洗衣服和煮饭。第二周的时候有三个水手袭击了她,他们将她堵在舱底的角落里说要“找乐子”而比雷斯拧断了他们的脖子,当着所有船员的面将尸首抛进了海里。

 米夏什么都没有说,可那之后她便时常感到透不过气来。四面都是海水,这船便是天然的牢狱。她无处可逃。

 幸好还有梅伊陪着她。

 吃完早饭梅伊便继续钓他的鱼。他黏人的毛病已经彻底改掉了,便是米夏消失几个小时他也不会抱怨她又冷落他。不过发生过那种事,除了在自己房间里待着衣服,米夏也没旁的地方可去。

 风平静。

 “我听说拜占庭人大都说希腊语,”衣服的时候米夏就对梅伊说“我一句都不会说。”

 “有我在。”梅伊简洁的回答。

 “你会说?”

 “嗯,”那孩子弯着金色的眼睛,笑道“我什么都会说。”他指着跳跃的海豚“它们在跟你打招呼,邀请你下水去玩。”

 米夏便放下针线伏在船头上向海豚挥手,她笑道:“我不那么会游泳。”

 “它们会驮你,”梅伊微微的眯起眼睛,略有些傲慢的不悦“不过我已经替你回绝了。”

 米夏笑道:“真可惜,我还想下水玩的。”这些日子她过得实在是太沉闷了,哪怕是海豚展现出来的友好也弥足珍贵。

 她将话题转回去“你会说就教我吧,希腊语。”

 “有一个人会说就够了。”

 “我想学。”

 梅伊挥了挥手,海豚们用清亮的叫声回应,渐渐便不再浮上水面。大海再度宁静沉寂下来,就只有一成不变的海声涌在耳边。

 梅伊望着米夏。东方女人身材娇小,他几乎已经能平视她。这感觉很奇怪,在不久之前他还只能追逐她仰望她,只要能牵住她的手便感到快乐和足。此刻却不由自主就想将她揽在怀里。

 想了自然便去做。

 圈住米夏的时他讶异于她的纤细,仿佛稍一用力便能折断。米夏感到不自在,下意识的后退,他知晓她挣脱不开,便不理会。

 他说:“你不需要学,我会每时每刻都陪在你身边。”

 “我想学。”米夏再一次强调“想和是否需要是两回事,你不愿意教我,我可以找别人。”

 她似乎没有听懂他的意愿。被违抗的感觉也很新奇,但梅伊并没有感到生气。他想了想,说“我不喜欢你找旁人。好吧,我教你。”

 梅伊显然不是个好老师。对他来说会一门语言太理所当然了,那根本就是人生来便该有的技能。米夏跟他学了一个上午,结果什么都没学到。到最后根本就是她在教他该怎么来教她。下午的时候米夏终于开始默写和背诵字母,梅伊在一旁等她,顺便拿炭笔给她画了一张像。

 这个孩子毫无疑问受过良好的教育,他几乎什么都会。以前米夏教他的时候就隐约有感觉,如今他什么都不隐瞒了,他受过的教养便悉数表出来。有时你简直怀疑他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

 他画完时,米夏才刚刚开始背诵简单的常用单词。她学习时很专注,旁若无人。梅伊感到百无聊赖,就说:“其实你不必花这么多时间来学,抹除一种语言很容易。”

 ——这个孩子根本就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谢谢,”米夏默写的时候就空回答“杀掉我也很容易。你得学会适应,而不是动不动就强迫别人改变。”

 “这话你该对耶和华去说,”她搭话他就很开心“最初的时候人类说的都是同一种语言,他们在巴比伦建造通往天国的塔,冒犯了耶和华的自尊。耶和华便制造纷端和隔阂,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彼此之间无法沟通——我只不过想把一切变回原来的样子罢了。”

 污蔑——米夏想,这是赤_的污蔑!别以为她不知道语言分化是怎么产生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世界的设定说不定真是这样的。既然有魔鬼,为什么不能有神和巴别塔?

 “也许上帝是为了给魔鬼制造麻烦呢?”她忍不住就要逗弄他“为了跟人类沟通,你们也花了不少时间来学外语吧。”

 “没有,”小魔鬼懒洋洋的,傲慢深埋在骨子里“最初的语言是有魔力的,它被称作真语。人类虽然不会说,但灵魂依旧记得。只要你会说真语,耶和华便愚弄不了你。”

 米夏便问道“真语也能学吗?”

 “能。”梅伊点头“炼金师绘制的法阵、牧师诵的咒文、巫师口耳相传的密语,都是远古传下来的真语的碎片。”

 “你能教我吗?”

 梅伊摇了摇头“你不一样,你的体内没有真语的印记。”他认认真真的“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学不会。”

 米夏沉默了很久——她几乎已忘了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就算被遗忘了,真相也永远都是真相。米夏感到消沉,这些日子渐加重的孤独感自心底蔓延上来。她叹了口气“你说的对,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过你不感到奇怪吗?”

 “没什么好奇怪的,”梅伊轻声说道“我是个魔鬼,你不也没觉得我不正常吗?我们都是一样的。”

 米夏感到难过又熨帖,她伸手去梅伊的头发,可梅伊倏然便凑上来亲吻了她的额头。米夏说“你不能胡乱亲我。”

 “有什么关系?”梅伊微笑着,金色的眼睛温柔的眯起来“你也可以亲我,你看你明明很喜欢。”

 米夏还是没忍住微笑起来,伸手了他柔软的黑头发。

 夕阳铺展在海面上,西方的天空有大片大片红色的晚霞。海水一望无际,被夕阳和晚霞染作层次分明的金紫

 夜晚的风向会有轻微的改变,水手们爬上桅杆调jj帆。比雷斯就坐到船首上去钓鱼。这魔鬼不喜欢与旁人比肩而坐,他总爱到常人到不了的高处悠然俯瞰,哨兵都没有他这么爱爬高。

 布松的黑乌鸦落在船首,比雷斯拿鱼干喂它,问道:“有什么新的消息?”

 “阿蒙在麦地那,”布松说“追随御座来到人间的魔神已全部苏醒了。巴比伦的神之门,以撒的地狱之门。御座会开启哪一个?”

 比雷斯摇头道:“不论巴比伦还是以撒,恐怕御座都没有兴趣。”

 “难道御座想留在人间?”乌鸦歪着头停了一会儿“好像也很有趣。他在哪里,哪里便是诸魔神的居所。我们要进攻梵蒂冈吗?马三世还在寻找御座,想必他们已经知道御座苏醒了。你们离开后,翡冷翠便被封锁了,圣殿骑士将所有角落都搜遍了。”

 比雷斯微笑着“我想教皇国现在应该很热闹。”

 “嗯,这一个月已经有几万异教徒被杀。罗马正召开宗教大会,马三世怂恿教徒杀井恶的异族,从异教徒手中夺回我们的圣地’。”这显然取悦了他,他的声音轻快愉悦“我想战争就要开始了。不过不是针对我们,梵蒂冈宣称欧洲的象是上帝的考验,因为他们丢失了‘世界的中心,神赐与信徒的圣城’以撒。为什么人类会认为以撒是耶和华的圣城?那里明明是地狱的入口。”

 比雷斯回头望向米夏,她正和梅伊靠在船舷旁看海豚。

 “也许他们想要的就是地狱呢?”他垂眸微笑“人类愚蠢的程度和自以为聪明的程度,总是能刷新你的认识。你不觉得这正是他们的可爱和有趣之处吗?”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