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第58章 chapter58
 天色渐渐转暗,夜晚悄无声息的降临,而雨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

 梅伊静静的守在米夏的前,她攥紧了他的手僵硬的蜷缩着,头发缭的铺满枕头,全身都被汗水浸透。想来在梦中也是十分痛苦的。这状况已持续了一整天。黎明的时候她就发起热来,梅伊帮她盖被子时她拉住了他的手。痛苦的时候最害怕孤身一人,她仿佛已将他当作了支撑,紧紧的握住不放。

 被魔鬼的烙印玷污,灵魂总是要遭受烧灼和洗伐的痛苦。可梅伊没有想到这煎熬竟会这么严苛和漫长。有一阵子米夏的生命之火几乎就要熄灭,她痛苦到甚至失去了求生的信念。那个时候梅伊有多么害怕,他不停的亲吻着米夏的手指,在她的耳畔呼唤着她的名字。他懊悔自己竟然让她承受这些,恨不能以身代替。可就算是他是魔王,这也是做不到的。

 那个时候米夏睁开了眼睛,她其实什么都看不见。她只是茫然的搜寻着,大概隐约在一片雾中看到了他的身影,泪水忽然就滑落下来。她轻轻的叫“雷…”梅伊无法去计较这单词的含义,他只用力的将米夏抱着怀里,说“米夏,我在这里。”她便低低的呢喃着“太好了…你还在,真是太好了…”

 那时起她便又昏睡过去,艰难、痛苦,却默默的忍受着对抗着。等待这折磨结束。

 这也是有意义的,梅伊想。只要这磨难结束了她便能获得恒久的生命。不再受人类生老病死的拘束。他们会有无穷尽的时间在一起。就算米夏会因此憎恨他也没关系。终有一天当人间她眷恋的一切都逝去,她便不会再执着于人类本身。那个时候她必然就能理解和接受他了。

 第二天的黎明依旧在雨中到来。

 米夏茫然的睁开眼睛,她的视线从天棚转到窗户,再到窗外茫茫的雨幕。她脑中空白一片,她试着动了动,感到四肢疲软无力,全身的骨头像被拆开又重装般松散。

 “想吃些什么吗?”

 听到这声音意识才重回她的脑海。她记起前一天是礼拜,她接梅伊回家了。

 米夏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疲倦感让她力不从心。她总觉得身体有那个地方不一样了,私密之处令人羞愧的感着,衣料的摩擦都能让她短暂的力。米夏咬着嘴靠在头上,竭力让自己看上去一如往常。

 ——她已经24岁,虽不曾经历过,可该有的常识并不欠缺。生理上的冲动没什么可避讳的,她早已到了年纪。她只是疑惑为什么会在身体这么虚弱的时候到来。

 梅伊伸手来探她的额头,那滚烫又略带糙的触感令她颤抖。靠近时他身上的气息过于好闻了,米夏感到心猿意马。

 她抬手挡了一下,尽量避免对上梅伊的眼睛。说道“已经不要紧了。本来只是想稍微休息会儿,谁知就睡过去了。”她望着外面的天色略感到疑惑“天还没黑吗?”

 梅伊便告诉她“你睡了一整天,现在已经是礼拜二早上了。”

 米夏怔愣了一会儿。梅伊又说“昨天你又发烧了,一整天昏睡不醒…现在还难受吗?”

 米夏说:“…我还没有请假。”

 “不要管工作的事了——还是你认为我根本就养不起你?你把我当什么了?什么都不会做的小孩子吗?”他说“你什么时候才能认真的看看我。就算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也比你更有能力养活我们两个。”

 那一叠声如海拍击,又像琴弦拨动,嗡嗡的从耳边传进心底。沙哑低沉得像一种折磨。米夏忙打断他“我饿了…能去厨房帮我做点吃的吗?”

 梅伊凝目望了她一会儿,终于还是离开了房间。

 米夏便起洗漱和穿衣,冷水拍打在身上微微令她醒神。那令人尴尬的燥热很快便褪去。擦脸的时候她从水中倒影注意到脖颈上的红点,她抬手摸了摸,微微有些失神。片刻后她小心的拉开衣服看向自己前。

 “你下了?”

 梅伊的声音令她惊了一跳。随即她又感到羞愧,为自己不着调的猜疑。

 她回头说:“你先出去会儿,我换好衣服自己去厨房吃。”

 可梅伊已经端了桌子进来“今天你得休息,赶紧过来躺下。”

 食物的芳香令米夏感到饥饿,她咽了口唾沫,说:“很香…”又疑惑道“哪里来得桌?”

 随即她就意识到自己的问话有多么多余——她身旁跟着无所不能的小魔鬼,他甚至可以把贝壳变作珍珠,将木头变作桌椅有什么难的?她笑道:“你真厉害啊。”或者该说他方便好用?

 梅伊就骄傲的“那当然。”

 她便顺从的坐回上去,梅伊拿勺子盛汤喂她,先用嘴去试温。他眸光专注,就像恩爱的夫为彼此做的。米夏感到别扭,可还是张嘴接了。她从他手上接过哨子“我还没病到需要人喂的地步。”梅伊就说“是我自己想喂你。”他轻轻的抿

 不知是不是错觉,米夏总觉得这一天梅伊的举止过于亲密暧昧了…简直就像似有若无的拨。

 这孩子似乎在学校里学了些很不妙的东西。

 米夏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过了一会儿她又想,也许是她太感了——刚刚身体的冲动,让她对某方面的事过于在意了。

 想到这里她便又烦闷起来,美味的食物一时也变得难以下咽了。

 她就拨弄着汤菜问梅伊“你想不想离开拜占庭?”

 梅伊就问:“为什么?”

 米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据实相告“拜占庭可能要卷入一场战争。我既不希望你成为被杀的一方,也不希望你成为杀人的一方。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到战争波及不到的地方去。”

 梅伊沉默着,米夏抬头望他,等着他的答案。

 好一会儿之后梅伊才说“我们才刚来到拜占庭,而且我在这里过得很开心。米夏,之前你让我去上学,我去了。很费力的才适应了学校,到了朋友。就当我开始喜欢上这一切时,你又要我放弃一切离开这里?”

 米夏说:“我也是有理由的。”

 “是啊,你有理由。”梅伊垂眸说道“可那也只是你的理由罢了。因为你不希望我做你不喜欢的事,就要让我放弃很多我喜欢的东西。米夏,你是不是太霸道了?”

 米夏说:“换一个地方,你也可以上学,可以到朋友…”

 “可是这不是我已经得到的吗?为什么非要重新开始?”

 米夏说:“就算是为了我也不可以吗?”

 梅伊沉默了许久,才抬眸望向她。他笑着,眼眸里却全是悲伤“好啊…只要这是你希望的。”

 他起身要走,米夏不由自主就拉住了他的衣袖“梅伊…”

 他回过头,米夏便向他保证“我保证会找到比拜占庭还好的地方。”

 “都无所谓。只是不要再问我为你做过什么了,”他温柔的微笑着,轻声说“就算我一次次压抑着着自己的愿望顺从你,你也不会记得。反正下一次我也还是会顺从你。因为我爱你,而你不爱我。”

 米夏只感觉心中无法言说的难受。她确实强迫他改变了很多,因为她固执的相信梅伊的记忆延续在他的生命中,纵然他是魔王,只要那段过往还在,梅伊便也还在。她想要唤醒他身体里梅伊的人格。

 她不愿回应魔王的爱,因为她真的不爱他——她为什么要去爱魔王,连魔王究竟是什么她都并不真的明白。她怜惜魔王,只因为她相信他同时也是梅伊。可魔王分明就不肯承认梅伊的存在。就算这样他也还是一次次听从她的意愿。

 米夏也知道他必定会顺从——如果他真的爱她。

 当她第一次利用魔王的爱慕时她就已然明白,迟早她会为此遭到报应的。这世上没有任何敢跟魔鬼做买卖却无需付出代价的。

 米夏并不后悔。她只是感到茫然无措。她这一生必定要和梅伊一起渡过,她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可她拿不出他想要的东西。

 因为她不爱他。

 中午的时候雨终于停了。这天下午米夏便去佩特罗拉将军的府邸请假——也顺便辞职。

 既然法兰克的大使已离开了,府上应该不再那么需要会说拉丁语的厨娘了。她本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侍女长却并没有很快的答应,她说:“府上明天要举办宴会,有很重要的客人要来。所有的人都为此忙得团团转的时候,你不但旷工,还要辞职?”

 米夏只能再三向她道歉“对不起,我之前生病了——也不是马上就走,我会做完这一阵子。等宴会结束,府上找到新的厨娘再离开。”

 侍女长这才平息怒火。府上确实很忙碌,转眼就有三处在摇铃找她。她很快便急匆匆的去回话。米夏便去厨房里帮忙。

 厨师长很难得的没有抓到她就开始八卦,这次他看到她就开始派活。

 米夏才挽起袖子开始削莴苣,外间便有人传话找她。她出门便看到佩特罗拉将军站在外面,高大的背影浸润在阳光里。他脊背笔仿佛不可折曲,这气质总是让米夏想起雷罗曼诺来。他们都是黑铁一样坚硬的男人,明明最欠缺温柔的特质,却又那么的让人感到安稳和宁静。

 她揽裙向他行礼,轻松提醒“将军阁下。”

 佩特罗拉回过头来,看了她一会儿,先问到:“身体怎么样?”

 米夏说:“已经康复了。”

 佩特罗拉将军又问“这两天有好好的吃饭吗?”

 米夏不知所以然“是的。”

 佩特罗拉将军沉默了一会儿,他对这现状也是尴尬的。过了一会儿他终于问道:“你要辞职,是家里遇上什么事了吗?如果遇上什么麻烦,请尽管告诉我。我还是能帮上些忙的。”

 这样的话无论何时听到都会感到温暖。可米夏还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什么麻烦,我想要回东方去。原本就只是路过拜占庭,没打算久留的。”

 “这样啊…”佩特罗拉将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问“在翡冷翠,你原本是个面包师?”

 米夏说:“是。”

 “那便帮我烤几炉面包吧。”他说“明天的宴会上我想让客人尝一尝。”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今天的份…

 话说你们是有多不喜欢雷啊,上一章留言还不到小魔鬼的1/4啊。被冷落得都想开花了。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