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第60章 chapter60
 烤完最后一炉面包,已经下午四点钟。

 天色依旧晦。米夏走出将军府时,外间便开始下雨,最初的时候细如牛,像是织不散的薄雾。等她走到阿卡狄乌斯广场,那雨已然大了。雨声铺天盖地,白茫茫的雨幕笼罩着一切。广场上原本就稀疏的行人很快散去,四周空的,就只剩她一个人。

 米夏便到皇帝圆柱下躲雨。初秋已经到来,大雨溅起的水雾侵到圆柱下,凉意透衣。

 米夏拢了拢衣服,靠着台阶坐下来。将军府的宴会已经结束了,她也该开始准备前往东方的行装。拜占庭和阿拉伯很快便要打仗,最远应该会打到叙利亚。她想也许她可以往东走到波斯湾,然后跟着商队去长安或者洛,在那里开一家酒肆。

 她完全不清楚现在的中国处于什么朝代,也许是唐也许是宋。不过这又有什么要紧的?如果欧洲有魔法和炼金术,谁知道中国会有什么。那里必定也不是她所熟悉的故乡。

 她静静的望着雨幕,不知何时空旷的广场上有人闯入了。

 她茫然觉得那身影熟悉,就像她无数次在梦中看到的。她缓缓的从台阶上站起来,看着那个人在雨幕遮蔽的广场上,焦急、茫然又顽固的四处寻找着。他走过很多地方,那景随他而转。①

 米夏扶住了柱壁,她想要叫他的名字。雨声这么大,就算她叫了也不要紧吧,你看反正他也不会听见。

 可她只是站在哪里望着他,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依旧在寻找着,后来他终于走出了她的视线。她再支撑不住,靠着墙壁滑坐下来,无声的落泪。

 在某个时刻遮蔽入口的雨雾乍然被冲破,米夏着泪抬起头来,便看到了雷的面容。他浑身已都被雨水侵透,水珠顺着他的发梢和手指滴落下来。他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外间倾盆的暴雨连同广阔的世界都被他遮挡住了,她身后就只剩黑暗又狭小的退路。

 他们就这么对望着。米夏脑中一片空白,她只是想着,无论如何不能逃跑。他们应该是可以坦然见面的,因为他们是和平分手啊。那天夜里她就已经把一切都说明白了。

 所以没什么可局促的,她该微笑着上前跟他打声招呼。就像朋友一样。

 可所有的话都被堵在喉咙里,所有的动作都锈在关节见。她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望着他。

 沉默以对的时间如此的漫长。这空间风不再流通,雨也不再侵蚀,甚至寒也消散不见了。四周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就只在这个无声又空白的空间里,存在着他们两个人。

 后来雨声便再度铺落,整个世界重新回来了。他们便各自移开了视线,在这狭小黑暗的柱底,沉默的看雨。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

 米夏攥紧手里蓝宝石的十字架,她想其实她跟雷没有两清,你看她还留着那晚雷送她的礼物。这礼物想必是昂贵的,她该还给他然后道别。她答应过梅伊会在天黑前回去。

 但她只是拿不出来。她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要这么贪婪,还给他,还给他啊!可越这么想她便越是想要哭,因为一旦归还了,她和雷之间就什么都不会留下了。她要回东方去,她得忘了自己对雷的恋慕,她甚至不能再思念他。

 因为她已将自己的爱摆上了祭台,好换回她最珍贵的东西。

 她终于还是将手从口袋里掏出来。她强迫自己微笑着回过头来,好和雷说话。

 可雷抢先开口了,他问:“为什么没有去找我?”米夏茫然的望着他,雷的怒气仿佛骤然间就爆发了“你就连去向我道个别都做不到吗?”

 米夏便又记起那一夜她抱着梅伊小小的身体奔跑在翡冷翠的街道上,那个时候她有多么绝望,可雷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如今她究竟承受着怎样的压力他也就不明白,说到底他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为这种小事指责她啊?

 她便反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去向你道别?”

 “是啊,为什么——你根本就不曾爱过我。你迫不及待的要离开,不屑受我的帮助,不愿多看我一眼,甚至不想再跟我扯上任何关系。”他骤然就抓住她的胳膊拉她,拉她来看。他指着佩特罗拉将军的府邸向她质问“可你就能接受这个男人提供的工作,你甚至不问我的感受——”

 米夏说:“我为什么非要问你的感受?我连找工作的自由都没有吗!”

 “工作…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份简单的工作吗?”雷想要笑,可他笑不出。他脸上终于也出悲伤的温柔来——他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将自己一生最羞的污点揭给她看。纵然他告诉她这个男人与他的母亲通_又怎么样?纵然让她知道他是个无知又可笑的私生子又怎么样?纵然人让她明白这男人竟意图用她换取自己的谅解又怎么样?难道他真的想要她的同情吗?

 他只问“你也有自由吗?你若真的有便跟我在一起啊!何必要一个人躲在这里哭,你明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

 “够了…”米夏打断了他。她感到难受,眼泪几乎又要涌上来。可想到他们的未来她就没办法对他发脾气,她压抑着,轻声说“你就不能问一问这些日子我遭遇了什么,向我说一说你经历了什么吗?你就非要一见面便跟我吵架…你什么都不明白,你以为我们还能再见几次面,有多少时间可以这样站在一起?”

 后来雷说“你还真是残忍啊…”他望着外面的雨,漫天的雨水仿佛都落尽了他的眼底。他终于还是问米夏“…你过得可好?”

 米夏说:“很好。”她想告诉雷她乘船来到拜占庭后所受的帮助,可雷骤然就上前吻住了她的嘴

 那是封缄之吻——你看米夏这么无情的离开他,还要告诉他自己过得很好。他凭什么要听她说这些啊。他现在明明就只是想要吻她拥抱她,告诉她这些日子自己一直都在思念她。他甚至想指责米夏,因她背弃了他。他想告诉米夏欧洲的炼狱,他所面临的艰险,若能让她不安心便最好了——凭什么那个小魔鬼就能用同情绑架她,他就不可以用愧疚抢夺她?

 他也就只为自己争取过这么一次罢了。

 要推开雷也是很难的,他的怀抱那么温暖和令人安心了——说到底还是因为米夏爱他,谁能拒绝一个自己依旧爱着的男人的吻呢?可米夏明白自己必须得推开他的,她曾有过类似的记忆,那后果过于惨烈,她已不堪承受。

 她推着雷的膛,想令他远离,可雷更紧的抱住了她。米夏立刻便尝到了血腥味,他们的舌纠在一起,她甚至不知是谁的嘴被磕破了。她的脊背抵在石柱糙的内壁上,相比之下他的怀抱和亲吻是多么柔软人啊。有那么一阵子她简直不想再抵抗。可她不敢。

 她推拒、踢打。病后初愈,她甚至使不上力气。相比他的强硬,她的挣扎与抗拒那么的没有说服力。可她必须得将她的意愿传达给雷。

 后来她就绝望得开始哭。她为什么要爱上雷,如果那一夜不曾遇见该有多好。那样她也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她的眼泪终于让雷停了下来。

 雨声入耳,嘈杂得几乎湮灭一切。雷站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望着她,她那么绝望和难过的哭泣。他想,已经什么都不必再说,也无需去请求了。他只缓缓的松开她,看她滑坐下来,像个孩子一样想要将全世界都摒除般蜷起来。

 雷单膝跪下来,望着米夏。他冰蓝色的瞳孔下有幽深寂寥的海,后来他轻轻的说“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①网络版和出书版的剧情分歧从这里开始。

 呃…因为在碧水被掐过,所以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

 首先这本书要出版。

 普遍规则是扣三万字,等出版后3个月再贴。上次出版独一无二,我问过可不可以贴双结局,对方也说不要,因为统计表明这也很影响销量。所以这次我就不问了,反正先贴了双结局再说吧。

 我更新跟便秘似的,大家都知道了。纯靠网上收益两个月我就饿死了…尤其黑铁这种,网上一共赚了不到2000块钱吧,写了起码四个月。虽然我是因为爱才选择网文作者这条路的,但只靠爱是养不活一个作者的。所以出版的钱能赚就得赚,我也没底气说不稀罕这点钱。

 然后要道歉——我知道有些人有强迫症,就是非要马上看到结局才舒服,就是非要自己看到的结局独一无二才舒服。

 这里我也说下自己的看法——我看历史书,看到关键的事件,每次都会想,如果这里换一个结局,后续会有什么发展?简直也要成为强迫症。看小说也是,如果这里某人做了另一个选择,结局会怎样?玩AVG游戏,最大的乐趣也在于刷便所有选项,我甚至会刷便所有的选项组合,好看结局有什么不同。我写重生文时更是在想,如果我也能重生就好了,如果当初读的不是这所大学我现在在干什么?

 所以真的,有些人觉得“作者贴双结局,把不好的贴网上,把好的出书好勾引读者去买”是无,这未免太严苛,也太不理解作者的“艺术”追求了——说不定作者自己更喜欢悲剧结局啊(这几乎是一定的,喜欢圆满结局的群体只含在读者/观众里)!

 当然并不是说我已经决定网上贴BE,实体贴HE…事实上这本书也不可能有严格意义上的HE,只能区分哪个适合贴网上,哪个适合走出版。比如说你们要监Play,你觉得广电可能让你出版吗!

 所以这次贴双结局我超兴奋的,因为我终于可以写双结局了!就像Lana妹子说的,我明明有写悲剧的能力,但我非要用奇特的方式扭曲成团圆结局——我得说那是因为我只能选一个,事实上我脑子里各种七八糟的结局都有,就是都写出来太费事了罢了。

 不过想到这工程量也很头痛就是了。

 因为最近很穷,又到年底了,本来打算赶紧写完开新文…新文也超萌超想写,超级想贴出来给人看的说!但现在大概又要再推一个月了吧望天。我实在是太没速度了。

 呃…好像说太多了。总之感谢大家买V,感谢大家看作者有话说里的废话。请继续支持本文,支持作者,支持还没开的新坑。有兴趣的话以后也请购买本文的实体书(如果能真的出版的话…),提前做广告,算是向出版编辑道歉吧…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