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铁之城 下章
第64章 chapter64
 梅伊自寝殿里出来,站在庭院的回廊前静默无声。千亿颗星辰坠落,它们有些拖着明亮的尾芒有些暗淡无光,如星辰之雨般划过地狱永远都被烈焰映红的夜空。那是坠入地狱的灵魂,他们大多数都会在陨落的过程中消散殆尽。那光芒便是他们燃烧留下的痕迹。

 这晚望着夜空梅伊没由来的就想起某天夜里他和米夏并排坐在前吃着饼子看夜。流星陨落的时候米夏一惊一乍的指着喊他“快看快看梅伊,是流星。”其实等她说完的时候流行早已划过了,连尾芒都消散不见。

 这景他已观看了千万年,可这确实是他头一次意识到这夜空的美丽和深远。这美丽令他感到难过,他就一个人指着那漫天坠落的星辰,对着空的庭院说“米夏,看,是流星。”

 当然是没有回应的。

 米夏一个人跪在边干呕着,精美的东方地毯上洇了大片水渍。那红色织毯沾水就像血一样鲜

 她感到痛苦。身上的丝绸睡衣被撕裂了大半,她一手抓住领口,另一手扶着上天鹅绒的罩面。她抓得太用力了,罩大半都被拖拽下来。可没有什么能缓解她的恶心感。

 她身后站着的魔女似乎是十分担忧的,她问:“要不要给您找个医生来?”过了一会儿她才记起地狱里是没有医生的。她便轻轻顺着她的脊背,温柔的问:“要喝一点水吗?”

 米夏摇了摇头,她想说话,可呕吐感堵住了她的声音。后来她终于好些了,便说道:“请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那魔女迟疑了片刻,才说:“好的,如果您有事请随时教我。”她性格有些呆,走出门去了又窘迫的探头进来“我的名字叫卡罗,”过了一会儿她又有些失落的补充“卡罗罗西,呃…确切的说那是我还活着时的名字。不过也没差…”

 米夏的身体剧烈的颤抖,那震惊令她暂时忘了身体的不适。她注视着卡罗的面孔,可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纵然她因梅伊的碰触而真的呕吐了,梅伊还是每天准时来探望她。

 每次他来,米夏就只是坐在窗便静静的看着外面。她不言语也没有表情,不论梅伊说什么她都不做回应。

 一开始梅伊还曾对她发脾气,想强迫她做出回答。但渐渐的他开始害怕碰触她,因为他的碰触真的会让她恶心到作呕。后来他便连话也说得少了,常常一整个下午他们只是静默的坐着。她凝望窗外,而他凝望她的面容直到她困倦的趴在窗边睡过去——她确实也越来越嗜睡了。

 她睡着之后那冷若冰霜的面具才褪去了,梅伊便小心翼翼的上前,将她抱回上。细碎的亲吻着。

 他也曾试图趁她睡着拥抱她,可卡罗每次都精确的敲门进来打断他。

 这女人像米夏一样迟钝,完全不将触怒他当一回事,她会找各种一看就七八糟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闯进来,然后道歉。有几次梅伊真的想碾死她。不过他也不是不明白,卡罗是人类,跟米夏很像的人类。看到他做魔鬼的事她们就会想阻止他,完全不去想他就是魔鬼,这么做才是理所当然的。因这份相像他便下不去手惩罚她。

 后来他还是忍不住发了脾气。不过他只一眼扫过去卡罗就迅速丢盔弃甲,她几乎是连跑带爬着逃走一面发誓再也不打扰他。那之后好几天卡罗看到他都是绕着走的。

 梅伊忍不住就想,如果米夏也这么胆小就好了。

 她当然不会,因为她有恃无恐知道他不可能让她见到真正的恐怖,所以她肆无忌惮的对他施加精神暴力。梅伊感觉自己对米夏的怨恨与思念渐一的积累,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要到达临界值了。那个时候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忍住不伤害她——事实上他很怕自己最终会用最残酷的方式摧毁她。毕竟没有人会享受痛苦,就算是人类,如果在一段感情里收获的痛苦比喜悦多,他也会渐渐的移情别恋。因为追求快乐是最不可违抗的天。何况他是一个魔鬼。

 迟早他会因为这份痛苦而抛弃米夏的。只是想到在她怀里入睡的安稳,与她一道做着琐碎家务时的快乐,被她轻轻着头发时的熨帖。他便感到有永远也填不满的饥渴,那是任何其他人都无法给予和足他的。也是任何其他快乐所无法代替的。

 “他很爱您。”有一天卡罗忽然就对米夏说“您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呢?”

 那个时候米夏正在庭院里散步,她已走过寝殿大半的面积。她自高处见过这城堡的全貌——这其实也不是一个城堡,而是一座庞大而繁华的城市,她望到弯曲的地平线,却没有看到这城市的边际。要从这里逃出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可她并没有放弃探路。

 米夏不明白卡罗说她残忍是什么意思——你看被囚和强迫的明明是她。

 可卡罗却非常认真的在规劝她“如果换成我,有人这么爱着我,就算我一点都不动心,肯定也再没法对他狠下心来。”

 米夏静默着不做声。

 卡罗就又说“而且你对自己也过于狠心了。你瞧明明只要你对他稍微好一点,他就肯定会欣喜若狂的足你一切愿望——你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好一点,然后耐心的跟他商量你想要的东西呢?”她看米夏似乎是有些动摇了,忙又替梅伊说好话“魔鬼其实真没有传说中那么坏,他们就只是肆意妄为,不懂规矩。你瞧孩子有时也会做很残酷的事啊,可他们本意未必是作恶的。”她就想起自己的过去“何况魔鬼先生在本质上还是很温柔的…真的比很多人类都要有人。”

 望着她米夏就想起过去的自己,那么天真无知。米夏忍不住就想敲醒她,这么想的时候内心的冷漠和恶劣简直要让她自己都感到羞。可沉默了很久之后她还是说了“他杀死了雷——雷罗曼诺。”

 卡罗停住了脚步,片刻后她急匆匆的追上来,结结巴巴的问“你,你认识老大?”

 米夏说:“嗯。”卡罗欢喜得几乎都要拥抱她,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又想起来,疑惑的“他为什么要杀老大?”

 米夏咬住了嘴,略有些烦躁的别开了头。卡罗却恍然大悟了“噢噢,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她看四下里无人,便凑上来笑眯眯的问“你喜欢老大对不对?”米夏不答话,她便了然的笑。而后又很认真的望着她,轻声说“老大没有死——我向你保证。”

 米夏遽然回过头望着她。她被吓了一跳,很快又努力的真诚的向她确认“真的,我发誓。”

 米夏说:“你怎么知道?”

 卡罗抿紧嘴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向她解释了“我是个巫女…活着的时候就是。”她见米夏没有出任何畏惧或是厌恶,才又松了口气般微笑起来“我曾和我的神…呃,也有人说是魔鬼——我曾和他立约,我将成为我所爱的人的盾,替他抵消一次死亡。”她就在米夏跟前轻快的转圈,说“你看我还在对不对?所以老大不但没死,他甚至都没遭遇过生命危险。他必定被旁的什么人救了,要么就是你被骗了。”

 她说着,就见米夏眼里有泪水滚落下来。卡罗稍微有些无措,手忙脚的上前抱住她,说:“好了好了,已经没事了。”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不过你还是忘了老大吧。”她脸上就出落寞来“他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他被真神庇佑,可我们是魔鬼的契约者。这思慕注定是没有好结局的。”

 米夏就说:“请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米夏一个人站在这空旷的庭院里,望着地狱的天空发呆。

 长久依赖有这么件心事顽疾般盘踞在那里,她从未想过会被治愈。可她确实被治愈了。骤然间心里就空的,连生存着的感觉——甚或她曾经爱过雷的事实都变得有些遥远和模糊了。仿佛再没什么能阻挡她在地狱中沉沦下去。

 米夏想,梅伊确实已将她的意志摧毁了。

 后来她就想,自己还能再做些什么呢?她就记起曾有一个魔鬼向她传授真名,她还不曾呼唤过。她便轻轻的念:“阿加瑞斯。”

 “你终于呼唤我了,我一直在等待。”那声音先于魔鬼的形体到达。现身的时候阿加瑞斯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他俯身温柔的吻她的手背“你有什么吩咐。”

 米夏想了想说:“带我离开这里。”

 阿加瑞斯说:“很抱歉,我做不到——因为我在对抗我的王,所以他止我出入地狱。只因你传唤了,我才能来到这里。可我无法带你离开,因为地狱的主人止你离开,只有他本人能取消这令。”

 这也并没什么好惊讶的。米夏也只静静的说“这样啊…”除了离开这里她似乎也没有旁的心愿了。后来她就说“那么就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你是魔鬼,为什么要对抗魔王?”

 阿加瑞斯便说:“因我曾爱上一个人类,她是美德的化身,可我对她犯了罪。我违背她的意愿在她的灵魂上铭刻了我的印记,我希望她能得到永生。可后来她死了。”

 米夏便说:“她既然能永生,为何又死了?”

 阿加瑞斯说:“就算是魔鬼也是能被杀死的。她这样的圣者原本该有不朽的灵魂,纵然死去她也可以回归耶和华的座前——可我骗她选择了永生,令她失去灵魂。在死亡的那刻她便已湮灭不存。”这么说的时候他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他说“所以我赎我的罪,永生永世做她曾想令我做的事。我替她爱人类,而我的王在毁灭人类,所以我对抗他。”

 米夏脸上的血几乎立刻就褪去了,她想起比雷斯曾说过的话。一种无言的恐怖笼罩着她。她辩解说“可他明明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

 阿加瑞斯便无奈的笑起来“你终究还是太小看魔鬼了。”他便以水池为道具,向她展示人间的惨烈。

 米夏看到尸体铺陈在街道上,发黑腐烂。一息尚存的病人倒在那尸体边,麻木待死。瘴气不断的扩散着,食腐的秃鹫都不落下来啄食,就只有红眼的乌鸦停落在枯木的树枝上。黄昏时巨大的红降落,夕阳余晖在浑浊的空气中扭曲。沉黑的夜悄无声息的弥漫,一整个一整个的村落里不亮起一盏灯。黑的死寂笼罩着整个大地。

 在尚还繁华的城市里,城门紧紧的闭锁着,外间的人堆积在城墙边想要攀援进去,可城门里的人用刀剑的弓弩对抗他们。恶魔的军团在城外掳掠。城内的僧侣和炼金术士张开巨大的屏障保护城池,以城外之人为饵,祈祷恶魔食后离去。米夏看到有女人被恶魔侵犯至死去,男人举着铁制的十字架慌乱的哀求和祈祷,直到最后那截举着十字架的手臂成为他的墓碑。

 仿佛有无数冤魂的手臂在拖拽她,米夏望着这景象,原本已麻木的内心被血淋淋的推开。她张开嘴,却说不出话。到后来她用力的抱紧手臂跪倒在地上,她用指甲将手臂划烂,强迫自己注视着她的罪孽。

 阿加瑞斯眼睛里便出怜悯,他便安慰她,给他看另外的景象“他无需亲自去做。他的意志便是地狱的律法,只要他心中对人类还怀有怨恨,便有无数恶魔去替他报复。不过我想,人类付出的代价已经足够了,他也是时候该消气了。雷罗曼诺正在进宫以撒,想要开启地狱之门,将恶魔驱逐回去。拜占庭在协助他,欧洲也在对抗。”

 米夏轻声问道:“恶魔也是能杀死的对吗?”

 阿加瑞斯说:“是啊。”他便向她演示,在地面上绘制法阵“这便是‘野火’的原型——地狱熔岩的提取密语。我曾被三度丢入熔岩湖,才能制成这样的武器,勉强能令人类对抗恶魔。‘野火’的威力虽然比不上地狱熔岩,也足够杀死大部分恶魔。”他又说“可魔神与恶魔不同,是自在永在,不会湮灭的。”他便对米夏说“你不要指望野火能伤害到我的王,”他凝视这米夏的面庞,悲悯的说“何况你腹中孕育着他的孩子,你不该伤害你孩子的父亲。”

 她脆弱的精神终于再也无法支撑,那双黑瞳子里暗淡的光芒在一瞬间散尽了。

 她说:“嗯…我明白了。你可以离开了。”

 梅伊就在这个瞬间暴怒的出现,伴随着倾泻而下的闪电和涌而出的烈焰。阿加瑞斯立刻便被噬,米夏就自背后抱住了梅伊,感受到他身体的僵硬。她便轻轻的恳求他“让他走吧,我发誓再不试图逃跑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这么写的话,感觉今天就能完结,只要不过分渲染= =|||  m.LAnMXs.COM
上章 黑铁之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