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妈妈与少年下着授业 下章
第02章
 我在心里想,这样可以使单调的生活增加一点趣味。后来又发生使我更期待的事倩。洋介临走时进入厕所,等我进去时,那件刚下的黑色袜不见了。

 意外的是三角还留下来。这样使我想起他在电话访问时的内容。

 那一次他也只问袜的事。他的性格大概只对女人的腿有兴趣吧。偷去的袜是做什么呢?闻味道吗?还是自己穿…想到洋介的模样,我不由得兴奋起来。是夜,难得主动的把身体依偎在丈夫的身上。

 从第二天起,到下午四点左右,电话一定会响。除星期六和星期我和洋介有了共同的秘密时间。

 和他谈话并不容易。

 因为表面上他得假装W公司的访问员,而我是被访问的家庭主妇,谈话内容不能太骨。

 假装的谈话也到了限度,差不多该说出真相,然后说两个人能愉快的…我的这种念头逐渐加强,对他来说这样是更好。

 不过,揭穿真相时可不能吓坏他。

 我兴奋中也感到紧张,说穿之后他也许立刻挂断电话,再也不敢来,所以我说话时必须小心谨慎。

 四点十分,电话铃响了。

 是太太吗?我是W公司的中村。今天也可以谈一谈吗?

 洋介一如往常,以战战兢兢的口吻说。

 “没有关系,不过,今天我有话要对你说。”“是…”“你是洋介,对不对?”“什么?这…那…”从电话里感受到他狼狈的样子。

 “你要镇静,求求你不要挂断电话。我一开始就知道这电话是你打来的。”“从开始吗?”“是啊。对不起,一直没告诉你。和你谈话很快乐,所以舍不得说出来…”电话里传来洋介叹息的声音,大概多少恢复一些冷静。

 “洋介,你打电话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你也没有吧”“这…是…”“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再说你是W公司的职员,恢复你自己吧,然后我们再谈内衣等话题吧。”“真…真的吗?阿姨,真的要和我谈内衣的事…”“嘻嘻,我是说真的。和你谈喜欢的袜颜色,我就很快乐,最好今后也能这样。先把改变声音的机器拿掉好不好…”“哦,是…”听到喀喀的声音,然后传来洋介的声音。

 “对不起。阿姨我做这种事…”“没关系,果然还是这种声音好。你用什么样的机器昵?”“在学校很流行,只是装在电话上就能发出各种声音,也能变成女人的声音。”“真了不起,但以后不要再用了。”“阿姨,知道了。”“洋介,你现在在哪里打电话昵?”“在我家,我是把无线电话拿到我的房间。”“哦,那样别人是听不到的。我也一个人在客厅。坐在沙发上发呆,你在房间的什么地方呢?”“我在上。每次绐阿姨打电话,都在这里。”洋介以难为情的囗吻说。

 他说在上的话,不由得使我发挥想像力。

 “在上是什么姿势呢?难道是赤…”我半开玩笑,但他很显然的紧张了。

 “阿姨好厉害,我下半身是赤的。和阿姨说话会慢慢兴奋,为了以后的方便就这样了。”“你说方便…是把小…”“嗯,我和阿姨打电话时,每一次都的。”“啊!洋介…”我全身热了起来。谈话的内容是有某种程度的刺,但还没有想到会这样,感到子一阵搔,溢出火热的汁。

 “洋介,问你一件事。第一次打电话来的第二天,你来我家了,然后把我的袜拿走了,是不是?”“嗯,可是…那是…”“嘻嘻,不用担心…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只是对你拿回去做什么用感到兴趣,能告诉我吗?”对我的问话,他沉默了。

 “洋介,我不会生气的,所以告诉我吧。”“那一天…阿姨送茶水来的时候,我看到阿姨的裙内,阿姨的大腿丰人,从很早就认为阿姨很适合穿黑色的袜。”“我知道,所以穿黑色袜是为了你。”“为了我吗?”“是呀,前一天不是在电话里说溜,说我适合穿黑色袜。”“哦,好像是…”“所以我才特意穿那个袜到楼上的,你来的时候我还没有穿袜。”“我记得。在玄关见面时,于前面看到雪白大腿,我差一点昏过去。”“你还是国中生就那么会拍马了。”“我不是拍马,早就认为阿姨的腿很漂亮,那样在近处看还是第一次。我是拼命的忍耐,恨不得过去搂抱。”“其实,你抱也没有关系的。”“啊…阿姨…”洋介发出兴奋的声音。

 他说过下半身是赤的,说不定还用手握茎哪。

 “那么,没有穿袜也会喜欢我的腿吗?”“那是当然。不过我还是最喜欢穿黑色袜的时候。透过袜的材质,阿姨的大腿更美,所以临走上厕所时看到那个袜在洗衣机上,就忍不住想要…”“所以就拿走了吗?”“阿姨,对不起。”“没关系,这样我反而放心了”“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呢?”因为你在电话里一直提袜的事,所以我想到是不是你只喜欢女人的袜,对我的身体一点也不关心。只要是袜,谁的都无所谓。

 不是那样的,我确实很喜欢袜。但那是因为我喜欢女人的脚或大腿,当然不是什么样的腿都可以。能使我兴奋的人,包括阿姨在内,只有两个人。

 “还有一个人是谁呢?”“那个人是…”在电话里也听得出洋介有些慌张。

 洋介对什么样的女感到兴趣,我很想知道。但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

 “好吧,重要的是你拿走我的袜做什么用呢?”“嘿嘿,怪不好意思的…”洋介笑一下,没有说下去。

 我没有催他,只等他继续说下去。

 “开始是一面闻味道,一面手。只要想到袜穿在阿姨的大腿上我就很兴奋,可是这样还不能足,第二次手时,在前的刹那就用袜包住我的。”“你是袜上吗?”“嗯,本来不想弄脏的…因为太兴奋…所以…”我感到身体越来越热,不停的溢出汁,可能三角了。

 “洋介,你的现在是什么状况呢?”“这个…硬了…”“啊…我真想看到…亲眼看到洋介的”“噢!唔…啊…”听到洋介的叹息声,我也受到刺,产生迫切的需求。

 “洋介,开始了吗?”“嗯,我在。”“告诉我,现在你在想什么?”当然是阿姨呀。穿黑袜的阿姨大腿,还有出一点点的三角“现在拿着那个袜了吗?”“当然哪。每一次都看着袜,一面摸一面打电话的。”“啊…洋介…阿姨也可以吗?”“可以什么呢?”“嘻嘻嘻,手呀,因为我也想和你一起得到舒服。”“阿姨!太了。我很兴奋。”洋介的声音大了起来。从电话里能听到好像是茎的声音。

 “阿姨,今天穿的是什么衣服呢?有穿袜了吗?”“我在等你的电话。当然穿上黑色的袜。”“阿姨!我想摸!用我的手摸阿姨的大腿。”好啊。你就想像吧。这个袜光溜溜的,很舒服吧。还可以把手伸入大腿的里。

 “唔…阿姨…”我左手拿电话,右手摸大腿,又用大腿把手掌夹紧。

 幻想有洋介的手在大腿间的情景,子立刻产生搔感。

 “啊…感觉到了。洋介,你有感觉到吗?你的手在我的大腿间。”“阿姨,我真的想摸。每一次看到阿姨,我就想摸的大腿。”“好吧,就在最近会让你摸的。现在你要好好的幻想,想着给我袜的样子…”“是我给阿姨袜吗?”“是呀。快一点给我吧。直接手摸一摸大腿看吧。”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用右脸和肩夹住电话,双手起洋装,用手指勾住袜的

 “啊…洋介…不要急死我吧…”“阿姨,我受不了了。”洋介的呼吸更急促,好像茎的速度加快了。  m.lAnmXs.COM
上章 妈妈与少年下着授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