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灵羽 下章
第4章 这边找着干柴
 就在这平静的湖边,一身材感苗条、貌如天仙的美女,披着乌黑柔顺的秀发,赤着刚洗完澡还沾着水珠的人身体。

 就这么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怀里抱着一个衣服破旧褴褛、身上还绑着绷带受着伤的男人,并主动就将男人的头贴在自己柔软的房上,将男人的手掌贴到自己光滑的大腿上,并温柔的为男人把脉。

 而这美女的丈夫,却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着鼻血看着这一切…“大哥…你别这样盯着羽儿看…羽儿还是处子…这里…连相公都没有看过…”羽儿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只是身子往里欠了一下,小手还在为大把脉,一点动作都没有。

 羽儿欠一下身子,换来的只是圆润拔的娇轻轻的颤抖,却让大更加血脉膨,干脆扭头将糙的黑脸埋入了羽儿的沟。“啊…大哥…你别…羽儿相公还在那边呢!”

 “羽儿…你的身子太美太人了…大哥实在忍不住了…就让大哥摸摸吧!”说着,大自己坐起来,依旧把脸埋到羽儿的沟里,一手搂着羽儿的纤,一手顺着羽儿白皙光滑的大腿往大腿摸去。

 “大哥…你别这样…你还有伤…”羽儿的小手从帮大把脉改为抓住大摸的手掌,顺利阻止了大摸往羽儿那神秘的大腿中心,但上半身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见大一口咬住了羽儿‮女处‬上那纯洁娇的樱红,还贪婪地将那樱红进嘴里。

 “大哥…你别…这个地方…是给相公的…相公还没…看过…呀…”我那刚过门的娇,还没有来得及跟我温存,浑身上下就已经被一个刚刚才认识的老男人摸了个通透。不但这样,他还成为了那对纯洁柔软而又拔圆润的处子房的第一个客人…我的鼻血得更快了。

 “羽儿…你下面怎么没有啊…而且好…”当我把注意力放在羽儿上半身的时候,大居然悄悄的攻陷了羽儿的下半身。

 “你怎么…不是…那是刚洗完澡…别再摸了…要碰到了…”没有…难道羽儿是白虎?“摸上去不像是水啊…还黏黏的…要不要我再摸仔细一点?”“嗯…不要了…快拿出来…”羽儿浑身不停抖着,还是从自己‮腿双‬间把发黑的咸猪手拿了出来。

 被迫出的咸猪手也没休息,直接又顺着纤细的肢和光洁的小腹一直摸上坚的娇,本来含着粉樱红的嘴还把沾满恶心口水的头吐了出来,伸出舌头用舌尖围着已经立头转着圈。

 “嗯…大哥…你别…你还受着伤…”“没关系…能一亲羽儿芳泽,大哥死了都愿意。”大刚说完“噗”一下又吐出不少血。

 “不能…大哥是救爹爹和我们的恩人…你不会死的…”羽儿将大从自己身子上拉开,让他平躺在地上:“大哥你好好养伤…羽儿答应你,等你伤好了,羽儿就把身子给你…你想怎么摸都行…好不好?”什么?!

 羽儿就这么把本来属于我的白娇躯送给那个乡野村夫了?我这剧情也太他妈曲折离奇了吧?大一听,立马笑嘻嘻的乖乖躺下,也不管刚刚还吐过血。放下大,羽儿又清洗了一下身子,穿戴整齐后才走到我身边,轻轻把我扶起来。

 然后靠到我怀里:“相公…你都看到了?”“嗯…”“是不是觉得羽儿很…你都没有看过的清白身子,已经给别人玷污了。”“你想说…?”“嗯…”“嘿嘿,你瞧瞧。”

 我指了指子上被撑起的帐篷,羽儿看了一眼后,小脸瞬间红透了。“讨厌…羽儿被大哥玩…相公居然还兴奋…”羽儿噘着小嘴,把我抱得更紧了。“你刚才说把身子给他是什么意思?”

 “你听到啦?”羽儿犹豫了一下,也没有隐瞒我的意思:“大哥受的伤很重,筋骨脾胃都有不同的损伤。羽儿的药本来没什么效果。但是刚才他摸我的时候,心跳加快,脉象急而不,还吐出了不少污血…”

 “所以让他刺兴奋是能增加这个药的效果的?”我并不是傻子,也能猜出个大概。“嗯…所以…我先应了他…余下的…到时再说吧!”说完羽儿又多了些顾虑:“相公,你会生气吗?羽儿擅自将属于你的身子…许给了别人。”

 “既然大哥是我们的恩人,为了救恩人,付出点又有什么关系呢?只是给别人身子之前,让相公先要了你吧!”说着我去亲羽儿的脸蛋。

 “哼!不要!”羽儿一个转身熘出了我的怀抱:“谁叫你看着羽儿被欺负还那么兴奋,居然还鼻血…羽儿就不给你,羽儿要把这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留给那乡野村夫的大哥哥…兴奋死你!硬死你!哼哼!”这下完了!***天色不早,我们收拾了一下,把大扶上马背,又沿着这山沟朝印象中的福罗县走去…以这样的速度,恐怕还有几天都到不了。

 我一手牵着羽儿,一手牵着马,一路上跟羽儿有说有笑。大则在后面不停的“哎哟”呻,还时不时干吐两下,引得羽儿频频甩开我的手去照顾大

 这小妮子,胳膊肘打算往外拐么?一直走到太阳快下山都没有找到水源,只好找个干净点的地方先安顿下来。

 刚一停下脚步,羽儿就把大扶下马背,让大把自己的大腿当作枕头,一手把脉,一手摸着大的额头,完全就把我这相公丢到一边了…

 我只好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乖乖到一边捡些干木柴生火。生好火,羽儿也查看完大的伤势,叹着气走到我身边坐下。“很严重?”我问。“嗯…伤口很深,很多都伤到了筋骨,尤其是口那箭。”

 “那…昨天的药效怎么样?”“唔…效果比较好…”说到这个,羽儿的小脸瞬间红了:“但这样不是长久之计,每次的刺都会带走他不少气力,恢复得不够快的话,伤还没治好,人就没气了。”

 我心里头咯登一下,凌辱之血瞬间沸腾,马上想出了一个极品馊主意:“那要不要试试一次下点重刺?”“相公你…怎么这么坏?”羽儿故意憋着嘴装作不理我,低头捣鼓今天给大用的药。

 “相公这是担心大啊…”我还想辩解,羽儿哼了一声,拿着药就准备去熬水了。“下重刺之前一定要先给了相公啊!”我还死赖着她。

 “知道了!”羽儿又气又笑的用修长纤细的玉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相公,嫁给你真是倒了楣了。”看着羽儿蹲着熬药的背影,我心里真是翻江倒海啊…“羽儿…你走了一天了…累吧?”

 大的声音有气无力,看来昨天那刺的效果差不多都退了。“没事,羽儿不累。”“大哥都骑了一天马了,多不好意思啊…让大哥给你脚吧!”这死家伙又打算乘机揩油。

 不过不让他揩油,伤就不会好,羽儿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不…不用…”听到羽儿这声柔媚万千的娇,我骨子里的绿帽血又沸腾了,这边找着干柴,眼睛却直直盯着羽儿那边。  M.LanMxS.cOM
上章 夏灵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