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公成为植物人后 下章
第四章
 老公,我香香的呼吸洒在你脸上,晶莹的汗水滴落在你脖子上,你的体能感受到你老婆我此刻的愉悦吗?

 老公,我忍不住吻了你的,你真正的。扣开你的齿,艰难的把我小舌头放入你的嘴巴,让你感受我舌头的温度和度。

 遗憾的是你不能回应我,而我也不敢太用力,只能用我的爱抚你的脸,抱住你的头,在你耳旁让你聆听我的息声。

 老公,这一刻,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充满罪恶感的幻想,我幻想着身后的你不是你。

 而是小叔子。小叔子用他的大着他曾一直惦记而不敢逾越的嫂子,着他一直敬重的哥哥的老婆,他不止用过你过的道,还过你没过的门,你老婆‮女处‬属于你。

 而你老婆眼的第一次却属于你弟弟!老公,你嫉妒吗,心痛吗?那就赶快醒过来吧,把你的灵魂重新注入你的体,让我拥有一个完整的老公。老公,我好像要高了。

 在你身上高,被小叔子到高!啊…老公,我忍不住了,我的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快,我好像要了,啊…来不及了。

 在小叔子次次连尽没的冲击下,我真的了,在老公你的身上!小叔子的茎紧紧的顶在我的瓣里,头卡在肠道深处,一如注。

 我甚至能觉察到他在我肠壁的触感,以及炽热的温度。老公,我无力的趴在你身上痉挛,搐,任凭小叔子的以及我的混在一起,滴落在你身上。

 小叔子好像也没了力气,也到我身上来,错了,是占据了小叔子身体的老公你也到我身上来。

 我赶紧用力推开你,植物人的你哪能承受得了两个人的重量,我赶紧提醒你。

 你没有再上来,却用嘴堵住我的嘴,高后的我慵懒的仰躺在你宽厚的膛上,任凭另外一个你肆意轻薄,你调笑的问我是小叔子的大还是你的大。我爱你。

 当然说你的大了,可你却较真的下植物人的你的短,扯下布,一条光溜溜软趴趴的茎毫无尊严的暴在我俩面前。

 我突然有些生气,忍不住带着哭腔讥讽你说道,你用了别人的威风了,是啊…小叔子的比你大,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赶紧哄我开心,待我由转晴后,你又调笑的对我说,偷看过我嘬你那软软的茎。我羞愤的捶了你好几下,你却把小叔子半软的递到我面前,让我给你含一含。

 我闻着这条被小叔子的和我的浸润过的,有些为难,特别是它刚刚还出入我的道,但看到老公你期待的眼神,我还是豁出去了,我知道男人就喜欢这种的事。

 就想看到子被彻底征服的感觉。遂拿了一块纸巾,把小叔子的擦干净,然后把它轻轻放入嘴巴,用温热的舌头细细的含弄。

 没想到只一会儿,你又生龙活虎,我不感叹,还是年轻好,老公,你像小叔子这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猛的呢。

 老公,你说你的身体也渴望我的体,还把躺在上的你剥得光,然后让赤的我趴在你不省人事的身体上,你站在沿下,起小叔子的,再次入人家的小

 我享受着你身后的动,痴的吻着你在外的肌肤,好像真的在和你的媾。我的房紧紧的贴在你宽广的膛上,小叔子的身体快速拍击我的,我像一只任人宰割的鱼。

 而躺在我身下的你像是一块砧板,不,更像一块垫子,托住你老婆的娇躯,让别的男人快意你老婆的道。

 老公,对不起,我不该胡思想,但小叔子的的确实厉害,把人家开发得越来越感,你老婆现在哪张小口没被他入侵过呢。

 他的确实比你大,我由衷的承认。老公,我要丢了,丢给我的小叔子,丢给你最亲爱的弟弟!

 外面的风不再呼啸,雨也不再滂沱,风雨绵,悲鸣的雷良久才呜咽一声,似乎伤心绝。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悄悄的,只剩下我和老公你的呻息声,可正当我高来临之际,你却停止了

 坏老公,你竟然叫人家喊你小叔子,不然就不继续动。任凭我喊你亲亲宝贝老公,发出我自认为最的呻声去惑你,你都不为所动。好吧,你不动,我自己动。

 但我怕动作太大坏身下沉睡的你,而且也不能躺在你身上太久,遂挪到你体身旁,抓住小叔子的大给我的小妹妹。我费劲的上下摇晃股。

 那消魂的感觉才刚续上,却被老公你无情的拔了出去,任我空虚,任我望高涨,无处释放,就算我用手指填满,却也没你来得舒,就差那么一点就要高,你却搞得人家不上不下的。老公。

 我本打算自己冷却一下身体就好了,你却不放过人家,大施舍一般的给人家捅了几下,我隔着道壁都能感受你的雄壮,可人家现在需要你持续用力的鞭,你就是不给。

 好吧,人家小声的喊你小叔子一下,就一下。你假装听不见,让我再大声一点,老公,太难为情了,你为啥要让我这么喊你呀,好奇怪的感觉,好羞啊。

 你却说我都被小叔子的身体干了一次又一次,现在喊一下也没关系。坏老公,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小叔子!我豁出去了,闭上眼睛稍微大声的喊了出来,可你却依然不动。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叫小叔子还不行,还得让我说那种无的话。

 “老公,干死我吧!”我实在说不出口,把“小叔子”改成“老公”你。可你却说,要喊小叔子,而不是你。

 你摸着我感的房,悠然自得,在我后不急不缓的进出,挑逗着我最感的兴奋神经,可那种感没有速度与力量的加持,更像是隔靴搔,让人按捺不住,我终于屈服。

 “小叔子,干死我吧!”我羞愧的喊了出来,你却只用力的撞击两下又停了。老公,你不可以这样,真的不可以,你竟然要我把“我”字换成“嫂子”我真的要崩溃了。

 可你一会儿轻缓,用舌尖勾勒人家的线,爬上人家的鼻梁,复又滑进人家的耳朵,辗转厮磨,一会儿猛烈撞击,用灵巧的指尖挑拨人家的尖,跌入人家的股,复又抵达人家的蒂,轻拢慢捻。  m.LAnMXs.COM
上章 老公成为植物人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