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蛰伏 下章
第04章
 两人来到库房,李冬往墙角一指,道:“少爷,你看吧。”

 李仁一看,墙角最突出就是两张,一张是双人的,一张是单人的卧榻。李仁一拍李冬的肩膀,道:“冬叔,这两张都摆到我屋里,里屋要大的,外屋要小的。”

 李冬为难道:“少爷,不行啊。三已经要了那个小了。我这里做不了主啊。”

 李仁狠狠揪了一下李冬的胡子,道:“都给我,三婶那里我去说。”

 说完,翻身跳下地,边往外跑,边道:“一会儿给我弄点好吃的啊,估计这是你最后给我弄吃的了。”

 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回到屋里,看见吕姐还在那里坐着,便问她:“姐姐,你忍一会行吗?冬叔一会就给我们做饭了。”

 吕姐微微一笑,道:“少爷还是让我熟悉一下这里吧,一会伺候少爷也方便一些啊。”

 李仁呵呵一笑,道:“好吧。这个院子有四个人住的。我爹、我、冬叔和姐姐你了。我爹一般都是后半夜才回来的,前院事多。冬叔一般都在帮爹干活,所以以后基本就是我们两个在这里的。记得啊,你还有三天就是头七完了,咱们就可以…”

 吕姐脸上一红,羞道:“少爷别说了,人家心里都跳呢。”

 李仁拉着吕姐的手,道:“你既然都和我回来了,我自然会对你好的,纵然不能娶你,也不会亏你的,你放心好了。在我没成亲之前,咱们都是好夫。”

 旋又一阵沉思,问道:“姐姐,你对以前的男人就没有什么眷恋吗?”

 吕姐从李仁手中回手,坐到圆凳上,叹了口气,道:“其实我都弄不明白,他和我从七岁就定下了这门亲事,到了十五岁我嫁进他家。他比我大五岁,而且身体很不好,总是在吃药。我都到了十八岁,他才和我圆房,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他的媳妇,而是妹妹一样,事事都护着我,而我也知道他其实和他经常去的那个药店的老板女儿有私情,只是没有告诉家里而已。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药罐子的身子肯定是娶不了人家的闺女。去年小鬼子到了我们那里,抢光了所有的东西,更是把我们两家的老人都用刺刀挑死了。我公公临死前让我们逃了出来,走到这里他就不行了。他临死的时候说他对不起我,告诉了我他和药店那个女人的事,让我别记恨他。他还让我不要为他守节,尽早找个依靠,可是我终究还是嫁过他,所以要给他守节。

 三婶

 李仁听着吕姐把她的事情娓娓道来,不觉对这个女人有了更深的认识,看来自己领吕姐回来是对了。到了中午,李冬已经把都给放到位了。忽然发现有个女人在这里,忙问道:“少爷,这位怎么称呼啊?”

 李仁便把吕姐的事向李冬简单说了一下。李冬友好的向吕姐道:“姑娘以后不要客气啊,有啥事和我说,我给你办就行了。”

 吕姐低下头,道:“冬叔,你是老人了,以后我有什么不周到还要让冬叔教训呢。”

 冬叔客气了几句就走了。

 吃过了晚饭,李仁让吕姐先睡觉,他就坐在上开始练习书上的内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仁觉得浑身燥热,下腹部股股热气窜,子里的巴直的似乎要爆裂了一般。李仁忙打开那本书,看看里面有没有差错,是不是走火入魔了。看来看去,终于在书的最后一页上看见了几句话:“初学此法,便有燥身、亢之感。若以童子之身练功,需以冷水坐浴三个时辰;如非童子,则可御女直至身。待此法修炼至平衡即可神清气,御女不倒尔,既不损元亦可男女皆。”

 李仁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径直走到外屋吕姐的前,看见烛光中的吕姐娇滴的俏脸,俯身下去就亲了一口。吕姐从梦中惊醒,恍惚中看见李仁在前,忙翻身起来找衣服穿。李仁看着吕姐白如莲藕的玉臂,火更加难耐,猛的抱住吕姐,急道:“姐姐,快救救我吧,难过死了。”

 吕姐被李仁抱得呼吸困难,轻声道:“怎么救你啊?那里难受?快说啊。”

 李仁放开吕姐,一把子,出下身狰狞的巴道:“这里难受,我要你。”

 吕姐一看李仁的巴,吃惊的捂住了小嘴,她从来没见过如此雄壮的男。死去的丈夫是个病秧子,巴不过三寸多,又细又短。而李仁的才十几岁的孩子却有一比之一般成年人都长大的巴,足有九寸长,如杯口,紫红的头散发着靡的光芒。吕姐死死盯着这条巴,嘴里却说:“七天还没到啊,少爷你答应我的啊。”

 李仁强行拉过吕姐的手放在巴上,急道:“你那本书上说的,碰到这个情况必须要睡女人的,我有没成亲,只能找你了,你就行行好吧。”

 说着就吻住了吕姐的小嘴。

 吕姐刚要张嘴说话,李仁的舌头就强行进来了,而且他的手也在吕姐满的酥上游走。虽然隔着薄薄的亵衣,但是李仁早就在城里的窑子中学过如何挑逗女人,几下‮弄抚‬,就让吕姐的下腹一阵颤抖,紧接着玉壶之中就有了意,忙不迭的夹紧了一双玉腿。李仁就在吕姐刚刚夹住玉腿之时,猛地横抱起吕姐,在吕姐挣扎之中,来到了里屋的边。

 放下吕姐,李仁伸手就要吕姐的亵。吕姐双脚踢,阻止着李仁。李仁在混乱中抓住了吕姐的一只玉足,看着晶莹剔透,白里透红的美足,张口就在足底的软了起来。

 吕姐被这突如其来的挑逗弄的又是一阵眩晕,玉壶中更加的了,嘴里舒服的呻起来“呃…少爷…别啊…我们…说好的…还有两天…啊…”李仁根本不听吕姐的,更加卖力的弄吕姐的玉足,甚至用舌头入脚趾的中游走。吕姐这时被这酥麻的刺弄个的六神无主,玉腿猛地直起来。李仁的手借势顺着吕姐的玉腿一路滑下,隔着亵摸到了吕姐的玉门,手指准确的点到了吕姐的花蒂之上。

 吕姐被李仁如此挑逗,身子犹如去骨一般,瘫倒在上,玉壶中花不由得出,浸了亵。吕姐的嘴里发出了舒服的呻,又夹杂着一丝泣“啊…哦…哦…哎呒…不…要…少爷…”

 李仁在吕姐瘫软之时,摸到了吕姐的亵边缘,借势扯下了吕姐的亵。于是吕姐白皙修长的玉腿在李仁面前一览无余,二十四岁正是女人如花般绽放的年龄,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发出吸引异的光芒和气息,尤其是吕姐,更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而且‮腿双‬的尽头汇处,在黑漆漆泛出一丝靡的倒三角的覆盖下正是李仁向往的桃花源。

 李仁的动作更加的迅速了,双手撑开吕姐的‮腿双‬,蹲下身子,用头顶住吕姐刚要翻起的上身,舌头就借着吕姐玉壶的花滑入花径中。

 吕姐突觉花径中舌头入侵,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李仁的头发,上身抖动的更加厉害,‮腿双‬就盘住了李仁的脖子。李仁腾出双手,顺着亵衣的边缘,掠过吕姐纤细的小蛮,一路攀上了酥软却弹十足玉,准确的捏住了一对已经起的头。

 吕姐残存的理智在一点一滴的失,但却用仅存的意志力抓住了李仁的双手,颤声道:“少爷…不要…三天…后…我肯…定…给…你…”李仁停下了舌头的攻势,抬起头,支起身子,问道:“姐姐,你说什么?”

 吕姐死死抓住李仁的手,娇嘘嘘的道:“少爷,三天后我肯定给你。好吗?…啊…不…进来了…哦…”原来在吕姐分神说话之际,李仁的巴早就悄悄的接近了吕姐的玉门,瞄准了口,直冲而入。

 刚刚将半个头探入,吕姐就疼的脸色惨白,紧紧咬住下嘴,暂时失去了语言的能力。李仁这时的火直冲顶梁,看着下身楚楚可怜的吕姐,俯身下去,去了女人脸上的清泪,轻声道:“姐姐,都是那个书害了我,也害了你,你说的果然没错,那个书里却是有不妥。但是没办法了,只能用这个办法才能就我。姐姐,你忍着点吧。”

 说着,将剩下的半个头挤进了花径。

 吕姐又是一个冷战,‮腿双‬自然的卷起。李仁看着心疼,安抚道:“姐姐,别担心,我会慢慢来的。”

 吕姐似乎认命了一样,慢慢闭上双眸,轻叹道:“少爷,来吧。红儿能忍住。”

 李仁的头渐渐感觉到花越来越多,适应了头的尺寸,于是后面就慢慢进。

 终于李仁进了四寸的巴,感觉到花径中的芽刮扯着巴,软的挤给他带来无比的快。吕姐也渐渐适应了,嘴里发出了“嗯嗯啊啊”  m.LanMXs.cOM
上章 蛰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