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
第10章射门
 傍晚时分,学校门外的宾馆房间里。

 一阵短暂的尴尬和紧张过后,我悄悄的正眼望着那张大,首先映入我的眼帘的是一个有棱角的男人呈现在我面前,结实的肌肤,坚肌和突起的腹肌,块块肌纠结的壮手臂,硬梆梆的坚实而光滑的大腿,长满细细黑色腿

 最慑人心魄的,是薄薄的球上,他的腿裆处鼓起开来一个高高的“蒙古包”,微见处,似乎还在跳动。

 白色紧绷的短里鼓起来的弟弟,我却不知不觉突然有种热血涌起的感觉,渐渐我看着那已经高高地隆起的裆,他的茎顶部似乎要从子里戳穿出来。

 他赤着上身,可是依然还没有来得及下球和球袜,刚刚比赛后的他一下了场,就直接和罗衫来到了我早以为他们开好的房间里,迫不及待的倒在上和罗衫拥吻着,此刻面容娇媚的罗衫静静的躺在他的身边,全身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洁白而细腻,两只圆润拔的房仿佛凝脂,两粒粉红色的头高高的立在白玉的峰顶上,纤细的肢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在房间内柔和的灯光下,她整个躯体反出均匀而细润的光泽,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间袒着一小丛黑色的丛林,柔软亮泽的浓密而有序的覆盖着稍稍显出来的粉红色的微微润的桃花口,仿佛散发出阵阵的芳香。

 吴鹏飞的双手用力的捏着她两只羊脂般细房,我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能感受到他的手心传来罗衫滑细润而温暖的肌肤的感觉。

 “乖乖,我今天踢了全场,好累的,都没有来得及洗澡就抱你了…”

 “飞飞,没关系啊,躺着休息下吧。”

 罗衫呢喃的说着“呵呵,可是我身上多少汗啊,还有刚才摔着的地方也还没有擦洗呢!”

 仔细看看,吴鹏飞身上果然还淌着刚才踢球后未干的汗迹,白色的球袜上也沾满了铲球跌倒后留下的泥土,包括他的大腿上还有一些脏兮兮的痕迹,可是罗衫非但没有感到脏还做出了无比心痛的表情“飞,你看你这里都摔青了,疼不疼啊?”

 说着说着那双温暖的小手丝毫不顾肌上沾着的点点泥土和汗迹,轻轻的把身子伏在他的腿边心疼的抚摸着他的大腿“老公,以后别那么拼啊,看把你累得。”

 “呵呵,有你在旁边看着我,我怎么能不努力呢,老婆…”

 我眼前那个无比纯洁的罗衫,在吴鹏飞的身边,在他身上汗水的味道和腿部草坪残留的土壤面前,一点没有感到任何的反感,却是那么的温柔和柔软。

 干净细的肌肤与他沾满汗渍的黝黑肌贴得紧紧的,柔的小手充满无限柔情的滑过他强壮的大腿,的肌浓密的腿斑斑的泥土味,温软的被她的小手抚摸着,他们言语,姿势上的柔情意就这样在的面前一点不隐藏的显着。

 窗外的阳光在吴鹏飞那的结实健壮的上半身和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肩膀上的闳二头肌隆起处与三角肌似有一道微缓的沟渠,结实的小腿被球袜包裹着,下健壮的大腿间薄薄的球下早已耸立着鼓鼓的一大包;浑身雪白的罗衫安静的伏趴在他的身上,纤细的身体靠在他坚实的怀中,柔房被他的一只大手捏着,整个修长的身体上的柔软雪肌印着窗外照进来的点点阳光是那么的不可方物。

 摆在面前两具年轻的酮体,是那样的惑,那样的美妙!她的小手覆盖在吴鹏飞耸立的“蒙古包”上面,轻轻的捏着那被束缚的坚硬,不知什么时候忽然间吴鹏飞腾出了另一只手掏出了他早已起许久的巴,那壮长大的巴高耸于茂密黑密林,壮的茎,鲜紫头的红润光泽和丸的硕大,在罗衫那双白净纤细的小手下显得更加的巨大,她的手紧紧的握着他的体‮弄套‬着。

 刚毅的肌,柔软的雪肌;浓烈的汗味,淡淡的体香;黝黑的肤,白的躯体;脏脏的球袜包裹下的坚实小腿,雪白单上修长笔直的玉腿;有力的大手着的柔弱房,纤细小手‮弄套‬着的;洁白如玉的双上那凸出的红色的头,成黑紫上面顶着的鲜紫光泽大头…我眼前强烈的反差下,印成的完全就是一副力与美的雕刻画。

 顷刻间,望占领了我整个大脑高地,我全军覆没,大脑和小脑都命令着我,手伸进了自己的间。

 “老婆,你的男友又开始看着我们打飞机了,呵呵。

 今天又为我们开了房让我现在可以这么抱着你,我现在也累了不太想动,不如,让他别光看着,像上次那样加入我们发挥点作用吧?”

 “飞飞,你又来了…我其实不想强迫他,他怪可怜的你不觉得吗?当然如果你高兴,他自己也愿意,我其实也觉得…有点刺。”

 “乖乖,你心真好。

 这样吧,我来问他,要是他自己心肝情愿的,就怪不得我拉,哈哈!”

 说完他便把目光转向我,问到:“到了今天,你承不承认你从来就没有给过她足,她只需要一又大又巴,一个能将她刺穿让她一次次高巴,一个比你大的多的巴。”

 听了吴鹏飞的问话,我的心在破碎,仿佛被撕成碎片,但是在事实面前我无法去回绝他的问题:“嗯,是的,我没有给过她足…”

 “那你怎么办呢?你是不是一直在幻想能和上次一样,看着我的她的小?”

 “是,我明白我永远也得不到她了,我也明白只有你才能给她足,能看着你们做,我已经知足了…”

 “嗯,很好,你是不是一直在想象着罗衫把腿搭在我肩上,让我的她,想象着我不停的着她,你的女友,你的梦中女神?”

 “是…”

 “可是你那无能的小,能做什么呢?告诉我?”

 说着他瞥了一眼我早已经起的巴。

 “我…可以打飞机。”

 我无奈的回答到“哈哈,不错,你很清楚你的位置,你一定很渴望上次那样能碰触的她的下体吧,你非常渴望能替杉口,即便我的巴在里面你也不在乎,对吗?甚至连你留在我她比里我进去的里的他也愿意吃,是不是,回答我!”

 我的脑海里都是吴鹏飞言语里为我勾画出的景象,我的腿在颤抖,我感觉是如此的混乱,我甚至已经感觉在疯掉,而嘴里却不由自主的再次回答出两个字:“我是…”

 “老婆,听见了吗,他真的想从你的里面把我进去的干净,这种感觉好真没有试过,咱就试试吧!”

 “飞飞,你太坏了,我不要那样…”

 罗衫害羞的把头往他怀里钻着。

 “亲爱的,你别忘了是他自己愿意的,这也是他现在这里的最大的用处,B、巴,这正是他能够到这儿来的原因,等一下就让他在我和你爱爱的时候给我们口吧,哈哈”说吴鹏飞支起身体坐到边对我说道:“你现在应该做什么呢?你应该在哪里呢?你自己做给我和罗衫看吧!”

 我的脑袋里不自觉的回想起那次我跪在边看着他们做的情景,我明白了吴鹏飞的意思。

 当我光身体的衣服出瘦弱的身体时,我的‮腿双‬再次碰触到了冰冷的地面,爬到了沿边,那就是和我上次同样我该在的位置,罗衫躺着的温暖前,吴鹏飞张开的‮腿双‬之间。

 又是那种刺的感觉涌上心头,就这样跪在一个比我更加强壮勇猛的男人之前,多么的羞的事情啊,我的脸因为窘迫而涨红着,可是下的茎却分明因为自己下的行为而兴奋得动着。

 我的呼吸几乎能感触到他那巨大的具“看清楚了吗?要是你的巴能有我的一半大,我就会让你得到罗衫的,可是你有吗?”

 吴鹏飞戏谑的调侃着我,忽然他的手一下抓紧了我的头发“你盯着我的巴做什么呢?想吗?你也不是也想尽你所能伺候我的巴了?如果你的嘴和舌头能起到些作用的话,也许等下我还真的可以许可你看着我们做

 但是你得首先记住我下的味道,就像你上次一样脸全部都埋在我和罗衫的下体之下,你还想那样吗?

 想的话我想要你用你口中的唾润我的巴,这样等下我可以更容易进入她的身体,你愿意为了罗衫去润滑它吗?“居然叫我去含他的巴,而且是跪在前,在我心爱的女人面前去含另一个男人的巴,这样的屈辱我实在难以接受,内心烈挣扎的时候吴鹏飞的一句话和一个动作让我彻底的粉碎“如果你想它更硬,让等下杉可以好好的享受,你就给我含进去吧。

 我是想让你知道,罗衫就曾经像我现在要你为我做的一样,在我巴下被嘴的感受,你不想体验吗?”

 是啊,我曾经在内心里无数次的告诉过自己只要是能让罗衫快乐的事情,任何我都愿意去做;只要是和罗衫有关的事物,任何我都愿意去尝试。

 而现在如果我能让另一男人有更强大的动力更坚硬的巴去和她做去让她快乐,即使是让我去含别人的具,我为什么不去做呢?如果我能感受罗衫在同一个位置同一个姿势下感受到的冲击和幸福,即使是在别人的下,那种感同身受的体验我又为什么不去做呢?难道我对她的爱都是不起考验的吗?当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我就退缩了吗?不能,不是这样的,为了她我愿意做一切,一切的事情。

 轻轻的,我在吴鹏飞的间微微的点了点头,而这个动作换来的是他暴的把我的头往他着“张嘴!我还真没有试过男人,不过我完全就把你当成个女人一样,就你还想和我当对手?那我今天就好好的下你这个小娘门儿情敌吧,哈哈”我无法逃避嘴碰触到他的大头,随着他的巴往我嘴里一壮的茎深深的入我的咽喉,那种感觉我几乎要呕吐出来,满鼻都是他茎上传来的腥味和汗味,那种厚重的男人味道让我难以形容,伴随着他向我咽喉的入我被噎得快窒息了,泪水从眼里不停得出,但他的大手依旧牢牢抓着我继续送着。

 我开始发出类似痛苦的呻,可是我内心却想着罗衫,她那娇小的嘴怎么能容纳他的巨,她是如何承受他的送和冲击的?当可爱的脸庞埋在他的下被这个坚的巨覆盖着时,会是什么样的画面?而此刻我就如同曾经的她一样,嘴巴被吴鹏飞的大巴充满了,我的鼻子已近贴到了他的腹股沟,他的丸随着甩动打着我的下巴,就如同他在干我的脸一样,而这样的情景,在旁边的罗衫一览无余。

 “飞飞,你还真的…”

 “哈哈,你前男友的嘴还真的是欠,真该去当个女人啊。

 老婆,比你嘴还呢,怎么办啊?”

 他大的巴在我嘴里不停的动着,每一次硕大的巴头进我的咽喉时我都会被哽住,我发出“呜呜”的哼哼声,我的头发被他手抓着,他股一下下的耸动着我想吐却又吐不出来,加上吴鹏飞的那巴实在是太太长,嘴张得稍微大一点的话,就只有被捅到喉咙里去的命运,所以我为了减少呕吐难受的感觉,只能紧紧的裹住嘴尽量不让他的巴让里面,用我软弱的舌头紧紧的抵住他的柱减小冲击。

 他的大头依然不断的摩擦着我的口腔内壁和舌头,两个大卵蛋长满了黑,顶到我的下巴,那股特有的巴味浓浓的扑鼻而来了,在他的下完全被操控着的我只能无力的张开着嘴,任由他的大捅进去又拉出来又捅进去,一股股唾顺着我的口腔出了嘴角。

 “杉,你看见了吗,他的小嘴裹得我那么紧,里面的舌头搅得我都想拉。

 你的前男友正在用他的嘴来润我的巴,为了我等下能好好的你呢。

 老婆,我这多少女人都想抢着吃的大香肠,上面可是我你那么多次后你血滋润长成的呢,今天给他吃了算他有福气。

 老婆,有人来和你抢我的大,你怎么办啊?嘿嘿”吴鹏飞坏笑着对罗衫说道。

 “飞飞,你好坏好坏啊,我真是受不了你了,你是我的飞飞,不要人来抢…老公…我要…”

 我的鼻子嗅着两个热乎乎的丸和腿股的内侧的气息,嘴外完全被他浓密的淹没了,听着他们的调戏和语,如果不是嘴里被一大黑堵得一丝空隙都没有,我想自己恐怕早就的叫出声来。

 在他的下此刻的我终于能体验到罗衫处于同样境地时的心情和感受,她如同绵羊般的蹲在他的面前张开杏嘴接受着他那只如同顶着只大蘑菇般的酱紫头,美丽的脸庞前就是这副巨大的茎下垂着的两颗包裹在囊里的鹅卵,男人特殊荷尔蒙的气味混杂着溢出的前列腺和汗水的味道,更加的浓烈。

 可对于一个天生需要雄来征服和保护的女人来说,却又是那么的垂涎滴,令人之后快。

 想到这里时,我的嘴里的大越来越猛烈的送着,可是我的手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将手伸到下体握住自己已经滚烫得要爆炸的巴,上下地摩擦起来…

 我几乎开始感动窒息,只能随着他的节奏的间隙捕捉空气。

 跪在他‮腿双‬间的我手支撑着地藏书吧板,无意中碰到了他的小腿,那双白色的足球袜套在他结实的腿部上,让我有中怪异的感觉,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我似乎就是他在球场上的对手,他轻易的用他的勇猛突破了我一道道的防线;我对罗衫的感情对罗衫的保护,以及对自己的尊严和底线,就如球场的区一样被他肆意的闯入;而此刻他的巴就像他脚下的足球,我的嘴就像最后的球门被他狠狠的破门而入。

 他就是那个英姿发的足球少年,在球场上迈着梦幻般的舞步,在情场上随意的挥洒着他的得意;在球场对方的后场轻易的突破数名对手的重重包夹,也在情场轻易战胜我和他对罗衫的争夺;最后在球场大门前凌空跃起出致命的一球,也在情场最后一道大门前正用他发的对着跪在他下的情敌,张得已经成O型的嘴,一下下的猛烈肆意的攻击得体无完肤。

 巴从球边掏出,还穿着球袜的吴鹏飞,我知道,你还在门…  M.laNmxS.com
上章 我最爱的女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