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彼时亲情已惘然 下章
第08章
 已过两次的我,此次得更为长久,我并没有随着姐姐一起身,犹茎坚硬似铁,十分兴奋地着。身心俱的姐姐此刻媚眼微张,边浅笑,俏脸含,下体,四肢无力地瘫软在上任由我去。我气嘘嘘地不多时也乐极情浓,一如注了。

 我脸伏在姐姐满温软雪白的丰上,静静地休息了片刻。我想起一事问道:姐姐,为什么刚才我要了,你一要我停下不动就不要了?

 姐姐闻言玉颊飞红,要知方才合时的语是在她被火烧昏了头的情形下发出的,现在要她在清醒地情况下将男女间这等羞人的事道来,实是难以出口,尤其是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弟弟。

 姐姐白皙的娇颜绯红,吐吐道:是,是…半天就是说不出口。最后她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我道:我想知道原因吗!

 姐姐道:你以后只要照姐姐说的做就是了。

 我撒娇似的在姐姐软玉温香的体上扭着道:不吗我就是要知道为什么,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我这一扭,在姐姐中仍然是半软半硬的茎在中左右转动,摩擦得四壁的丛生。

 姐姐得心儿发颤,她颤抖着娇声道:阿利,你…你停下…姐姐死了。

 我道:那你要说。

 姐姐道:好我…我说。

 我遂停止了扭动,得意地道:姐姐,你说吧。

 姐姐晨星般亮丽的杏眼娇嗔地看了我一眼,娇腻地道:你呀!真是姐姐前世的冤家,真拿你没办法。

 我嘻嘻一笑道:好姐姐你就快说吧。

 姐姐洁白如玉的娇容羞红,芳心砰砰地直跳,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朱附在我耳边轻轻地低低地声如蚊地道:你一不动,你茎与姐姐没有摩擦了,刺也就降低了,自然难以了。

 姐姐从未说过这样羞人的事情,她吹弹可破美若天仙的娇靥更为羞红,嫣红胜花,娇不可方物,美目紧闭若一线不敢再看我。

 我只觉姐姐樱启张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在脸上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加之看见姐姐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这些刺起我的情,我兴顿起,热血沸腾,直向下体涌去。

 我在姐姐温软润的中的茎?时愈加充血,变得更为硬实壮灼热。

 姐姐感觉一热,她没想到我这么快又第三次硬了起来,她含水双眸又惊又喜地望着我道:阿利,你怎么又。

 我壮的茎开始,笑道:我再试试姐姐讲讲的办法灵不灵。 说着我茎用力向桃源深处一。姐姐喔!地娇一声,我们俩又陷入了伦的情中。

 这一次,我们比前两次加起来还弄得久。

 当我们俩畅快地双双了身,疲倦地情意绵地互拥着进入了梦乡时,墙上的宫廷式的壁钟已指向二点了。

 睡梦中姐姐翻身,却怎么也翻不过来,不由醒来了。

 姐姐睁眼仔细一看,只见自己身体一丝不挂,赤条条和弟弟腿儿相地拥在一起。弟弟的脸伏着自己的睡着,我的两臂,还紧紧将自己纤抱住,一手捏在头上,一手搭在股边。

 就着前幽黄的灯光,姐姐杏眼凝视看自己倾注了全部身心贪恋痴爱着的弟弟,见我剑眉方脸,胆鼻丹,英俊非常,心中涌起情丝万缕暗道:啊!这就是我生的弟弟,我终于得到我了,从今起我就属于我了。

 姐姐动了动下体,感觉恍如仍茎似的的,且火辣辣的有些疼。她伸手一摸,发现户比从前不同,那两片大以前只是微微向两边翻出,现在是大大的向两边翻出。那小更是没有如以前那样弄完了不久,就闭合在了一起,现在竟仍有些分开着,中间现出一个小形状,并且细的小竟比平时更凸得出些,微微烧痛。可能是被阿利那大茎干伤了,肿得这样。

 姐姐媚眼看着贴附在大腿部里侧软缩如绵手指般大小的茎诧异道:看起来没多大吗,怎么硬起来那么壮。回想到刚才的情形,虽然撑涨得痛苦令人害怕。但这与我贴股的亲热和死的快活相比,又不把一颗芳心引得跳,香腮发热,越想心越活动。

 她顾不得羞怯轻轻伸出她那葱般白的素手,到我下面,摸玩我的茎。

 姐姐与丈夫结婚多年,由于害羞和嫌脏她从未触摸过丈夫的茎。此时才是她平生第一次触摸这件宝贝,她将我的茎,握在掌中,心中暗暗称奇,心想:一小软条儿,先前怎么那样涨死人呢?。

 我此刻睡着,那物也安息着,软缩如绵。姐姐握着我的茎时候,真是不敢相信这就是刚才将自己得死去活来的东西。想着就是这东西 刚才给自己带来了阔别已久,销魂蚀骨的快。她不由得心一兴又起。

 她那纤纤玉手爱不释手的玩着弟弟超人的茎。不一会,那物忽然直竖起来,连到头,差不多有六寸多长,头上一个大头,又赤红凸凹,环绕在头四周凸起棱子比好多,出二三分高的一个沿子,这时物竖硬起来!青筋绽结,赤涨异常,真是十分大,姐姐的一只手简直把握不来。

 姐姐心里万想不到在睡梦中我也会这样发作。灼热的茎握在手中只烫人,且一跳一跳地颤抖不已。

 姐姐顿时火腾升,心旌摇,气息浊。一双柔的玉手更用力地上下抚摸着弟弟的茎。

 这时我早已醒了。见姐姐偷偷把玩我的茎,加之看见她那被熊熊火烧得宛如晚霞般绚丽的娇颜,秋水盈盈的媚眼意朦胧。知她心已动,自己茎,又被弄得硬起难消,便不由分说,按住姐姐跨上身去,扒开两腿,就把茎向户中

 姐姐见我来势凶猛,深恐受伤,一面推住我的小腹,一面偎着我的脸,娇声说道:乖弟弟,不要这样,小心又把姐姐弄痛了,你放轻一点,让姐姐扶着你的东西,这样比较容易进去嘛!

 姐姐葱般白的柔荑握住我又又壮又长又烫的茎,娇颜羞红,心轻,将茎对正自己糊糊的口,娇羞道:进来吧,宝贝。

 我股一,硬实的头顶开细红的小慢慢地向美深处进。我们遂又翻云覆雨,梅开四度了。

 这一次,姐姐我们抵死绵,尽情承,比前三次的任何一次都弄得长久。久久方才云收雨歇,疲惫地沉沉入睡。

 此刻,房中已恢复了往昔的平静。然而,姐姐中那混合着我和她的稠白的秽仍自缓缓出,经姐姐漆黑茂盛的,顺着她大腿部白皙的股沟滴落在早被浸润得乎乎淡黄的单上。

 这一睡直到次八点我才悠然醒来。我看见伏在身下梦中的姐姐和自己赤绵地互拥在一起。想起昨夜那销魂蚀骨的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姐姐粉妆玉琢柔肌滑肤的体一丝不挂的在身下,紧小的仍噙含住自己软缩如绵的茎,我真不敢相信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

 我星目含情脉脉地看着美梦正酣的姐姐,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人,且仍然隐现意宛如海棠睡。并且姐姐此刻在睡中似是梦到了什么美事,娇颜梨涡浅现莞尔一笑。

 这笑容再加上姐姐妩媚人的玉靥,实是令人心旌摇,难以自持。我火腾升,情发。我那在姐姐销魂中休息了一夜的茎又恢复了生机,一下就硬梆梆地将姐姐犹润的得满满的、的、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

 我立急不可待地起来。被我醒的姐姐睁开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我,柔声道:宝贝,弄了一夜还没够啊!我边边道:弄一夜怎么够,就是弄一辈子我也不够。姐姐芳心甜甜的,她俏脸微红,娇羞地嫣然一笑道:那你就尽情地弄吧。  M.LanMxS.cOM
上章 彼时亲情已惘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