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彼时亲情已惘然 下章
第09章
 我们俩休息了一夜,现在是精力充沛,干劲十足。我是奋力挥舞着我又又壮又长又烫的茎在姐姐温暖柔软的中恣意地横冲直撞。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销魂快茎与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生,波涛汹涌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涌遍浑身。

 姐姐舒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粉只扭,玉只扭,纵体承

 我俊面涨红,微微气地更为用力地狂着。这我们俩下体合处,姐姐肥厚红的大口绯红柔的小得一下张开一下闭合,恍如两扇红门翕张不已,而白色的爱好象蜗牛吐沫,自中滴滴只下。

 我们俩如胶似漆,曲尽绸缪地不知鏖战了多久。姐姐平坦光滑的玉腹忽地向上一,白腻浑圆的肥急摇,红大张啊!地叫一声,一股滚烫的深处涌出,她畅快地达到了高。我头在这的冲击下,背一酸,心头一而出。

 了身的我们俩微微气抱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姐姐看见墙上的宫廷式的壁钟已快指向十一点了。她立道:阿利,快起来,都十一点了。

 我道:不,我才不起来。

 姐姐道:你怎么不起来。

 我道:我一起来,茎就要出来,以后你就不让我进去了。

 姐姐欺霜雪的俏脸晕红,深邃清亮的俏眸情意绵绵看着我道:傻孩子,姐姐已和你做下这伦之事,做一次是如此,一万次也是如此,姐姐以后怎么就会不让你进来了。

 我星目一亮,欣喜地道:真的。

 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姐姐道:只是姐姐的身体已给了你,你可不能像你那没良心的姐夫负了姐姐。

 我道:绝对不会,姐姐你放心。

 姐姐幽怨地道:你现在是不会,到时你长大了,就会嫌姐姐老了,不要姐姐了。

 我道:姐姐,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不要你。

 姐姐自怨自艾地道:其实到时你不喜欢姐姐了也不要紧,只要你幸福快乐,姐姐就没什么了。

 我见姐姐还是不相信自己,我急了道:姐姐,若是我以后不要你了,我就下面的话我还没说出口,姐姐红润温软香甜的樱迅速吻在了我嘴上,将未道出的话堵住了。

 她秋水盈盈的美眸情丝万缕地凝视着我道:宝贝,姐姐信了。

 我们俩互诉衷情,情话绵绵,情意融融,哪里还是姐弟,已俨然是一对相互爱慕多年,情真意切的情侣。我们俩说着谈着,随情至,兴又起,遂颠鸾倒凤,百般亲热起来。

 这一次我们没有像前几次那样用力地恣意狂,纵体承。而是轻,宛如和风细雨般地曲尽绸缪,故而此回弄得很是长久,但是我们俩也无比畅美地登上了情的巅峰。

 从昨夜到现在这我们俩已是第六次了,而初尝这人间美妙无比的味的秦俊凡却是食髓知味,兴丝毫不减。

 我手仍然握着姐姐酥上那一对肥大白球道:姐姐,我们今天不下了,一天都呆在上好吗?

 姐姐杏眼关切地看着道:宝贝,你是不是累了,想在上休息。都怪姐不好。

 我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说到这我手伸到姐姐桃花胜境轻轻地爱抚,俊脸笑望着姐姐。

 姐姐隐隐知道我的用意,她娇躯扭了扭,粉面微红道:又摸,不下,干什么?

 我笑道:我们在上行鱼水之呀。

 姐姐想到要在上做一整天,不由心一,白腻的玉颊泛起红,剪水双眸娇羞地一看我道:那怎么行,要是来人了,怎么办?

 我道:来人了,我们不做声,我们以为我们不在家,自然就走了,好不好吗?姐姐。我娇声道。

 姐姐柔声道:好,好,姐姐答应你。

 就在此时我腹中传来饥饿的咕咕叫声。:阿利,是不是饿了。 姐姐看了看壁钟道:啊!已一点了,阿利快起来姐姐去做饭给你吃。

 我道:不,我不吃饭。

 那你要吃什么?

 我微笑道:我要吃。我一口噙含住姐姐珠圆小巧腥红的起来。

 姐姐道:傻孩子,姐姐现在这哪有给你吃啊!乖,宝贝让姐姐去做饭。

 姐姐软言温语劝导好一会儿,我仍是我行我素着姐姐的珠,就是不依。

 姐姐想了想,俏脸微微羞红,轻柔地道:阿利你不是说要呆在上一天吗,若不吃饭,等一下哪来的力气…说到这,出于羞怯令她难以继言。

 我最喜欢看姐姐醉人的羞态,我故意问道:等一下哪来的力气做什么,姐姐你怎么不说了。

 姐姐娇腻地道:你知道还问我。

 我道:我就是不知道才问吗,你说呀!姐姐。

 姐姐又轻又快地道:你不吃饭,哪有力气来姐姐。满意了吧,小坏家伙。姐姐明眸娇媚地白了眼我,白腻的芙蓉颊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娇如花。

 我星目陶醉地凝视着姐姐,衷心地赞叹道:姐姐,你真美。

 姐姐芳心十分甜蜜,她轻轻一笑道:宝贝,这下该让姐姐起来了吧。

 我道:姐姐,你要快点。

 嗯!姐姐秀腿一着地,刚站起,下体忽传来一阵火辣辣的裂疼。她黛眉一蹙,哎哟!娇嘀一声,娇躯又坐到了上。

 我紧张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姐姐娇容微红道:没什么,可能是太久没弄了,有点疼。

 那我去做饭吧!

 你会做什么饭,还是我去,姐姐等一下就好了。

 姐姐低头一看下体,只见下体黑长的淋淋的胡乱散贴在上,肥厚红的大大大的向两边翻出,嫣红细薄的小犹微微张开着,现出一手指大小的圆孔。

 她暗惊道:怎会这样,就是当年第一次也没有这样啊!她细细一想道:是啊!自己从未被阿利这么大的过,又从未弄过如此久,从昨夜到现在共弄了六次。也难怪会弄成这样。

 她坐了一会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在赤的‮体玉‬上罩上纯白的睡衣道:阿利你去漱口。姐姐去做饭。

 姐姐,煮些速冻汤圆吃算了,快些。

 嗯!她玉齿轻轻咬着红,忍着下体的疼痛,一步一步缓缓移动着脚步向厨房走去。

 我漱了口就又躺在上,姐姐将汤圆煮在锅中,就到卫生间洗漱。汤圆很快就煮好了,姐姐端着汤圆走进卧室道:阿利,汤圆煮好了,快来吃。

 我道:我不想吃了。

 姐姐道:说好了的,怎么又不吃了。来,乖宝贝,要不姐姐喂你。

 我道:你喂我,好,我吃。姐姐端着汤圆背靠着头坐在上,我头着姐姐温暖柔软的大腿,让姐姐喂我吃。

 姐姐用调羹弄起一粒圆白的汤圆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然后尝试了下不烫了,才喂给我吃。我吃了粒后,姐姐又弄起一粒正待喂给我吃,秦俊凡道:姐姐,你吃吧。

 姐姐道:姐姐不饿,你吃了姐姐再吃。

 我道:不吗,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姐姐又是无奈又是心喜地道:好,好姐姐吃。就这样我们俩你一口我一口俩情融洽地吃完了两碗汤圆。

 吃了汤圆,我就翻身而上。姐姐阻止道:阿利,现在不行。

 我道:为什么?

 姐姐道:刚吃了饭就弄,会有伤身体的。

 我只得做罢。过了一会儿我等不急地道:姐姐,可以了吧。

 姐姐道:才过了十分钟,还不行。

 我道:那还要多久?

 姐姐道:至少还要半个钟头。

 啊!还要半个钟头。我噘起嘴道:这么久。  M.lANmxS.Com
上章 彼时亲情已惘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