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妈妈与少年下着授业 下章
第01章
 差不多该来电话了。

 我买菜回来,拿起无线电话,兴奋的走向客厅。把电话放在玻璃桌上,舒舒服服的坐在双人座的沙发上。

 就好像跟前有一个我想惑的男孩,高高的翘起二郎腿。

 身上穿的米黄洋装的下摆起,出黑色袜的‮腿双‬。

 这样的大腿,真想让那孩子看到。

 在大脑的银幕上出现一个年轻的男人的脸孔。是国中三年级的儿子从小学时代就是同学的三村洋介。

 好像很难为情似的双颊红润,但还是受到好奇心的驱使,不断的向裙内看去。

 洋介,快打电话来吧。今天和过去不一样。说不定会做到电话…最近到下午的这个时间,我一直期盼洋介来电话。因此买晚餐的菜时也尽量的快一点赶回来。

 说到第一通电话,那是二星期前的事倩。听到铃声,我拿起电话,传来不是很自然的尖锐声音。

 是竹内太太吗?我是W公司接待客户的中村。今天为袜的事情,想请回答本公司的问卷调查,所以…说起W公司,是生产女内衣的大公司。

 我立刻知道,打电话的人绝对不是W公司的职员。好像用什么机械改变音质,唯说话的特徵是无从改的。说话时不断的出幼稚的口吻,毫无疑问的是三村洋介的声音。

 洋介为什么这样胡闹…我一时之间,很想责备他,但还是放弃了。他现在是国中生,冒充女内衣厂商的职员打电话来,一定有什么异常的目的。

 随时都可以骂他、现在和他开一个小玩笑吧。

 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一种期待。就这样假装没有发现,谈下去吧。一定能知道像他这种年纪的男孩,对女有什么想法了。说不定还能了解十九岁年轻的男人对的看法。

 想起来,儿子雅和最近好像经常手。偶尔在他的房间看垃圾桶时,会闻到独特的味道,洋介应该也是一样的。

 “太太,听到了吗?”我保持沉默,他却迫不及待的追问。

 “我在听,要做什么问卷调查呢?”我尽可能用开朗的口吻说。在电话里听到他咕噜一声下囗水的声音。

 “是…本公司现在正在调查三、四十岁的妇女穿什么颜色的袜。请问,太太喜欢什么颜色呢?”我想笑出来,但还是忍住。既然想假装问卷调查,就应该想好适当的问题。

 这样足以证明是假电话。

 我假装考虑,忍着笑,以认真的囗吻回答:

 “当然不是经常穿同颜色的袜。因场合不同,穿的颜色也不同。”“什么场合?比如说…”“这个嘛,穿洋装时就要考虑配,去叁加葬礼就不能穿白色袜。如果说去学校叁加母姐会,就不能穿鲜的花纹袜。”“太太有花纹袜吗?”很显然的,洋介的声音开始兴奋,或许他喜欢那种袜吧。

 “嗯,各各样都有。不过,穿的机会很少,因为我丈夫不喜欢。”“那么…是照先生的喜好穿袜吗…?”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对女人来说,‮腿双‬是表现感的所在,偶尔穿丈夫喜欢的,到了晚上,他很可能会想跟我做吧。““是…是的。”只是几句煽动好奇的话,洋介已狼狈不堪,从电话里感觉得出呼吸急促了。

 国中生就是这样。听到这种程度的话就激动了?

 我觉得洋介很可爱的同时,下半身也不由得火热而搔。如此一来,我想说更剌的话好使洋介更兴奋。

 “说到配,不只是和洋装,也要考虑和三角的平衡。穿穿黑色三角时,袜自然也要黑色…”“黑…黑色三角…”“嘻嘻嘻,我是很喜欢黑色的内衣,所以黑色的袜也比较多。不喜欢厚的。”“是…是…”“我认为袜薄的比较好。我的皮肤比较白,所以浅黑色或灰色的话,大腿的部分看起来像透明,我喜欢这一类的。”“是,很适合穿黑色的袜。”“嗯?你认识我吗?”“不,不是的。我只是听到声音,就觉得会是那样…”我又要忍着笑不出来。他既然出马脚,也许我应该告诉他已经知道他是洋介了。

 我并没有说出来。说话的内容不是什么严重的,可是当他知道我早就发觉的话,一定很难为情的。说不定再也不敢来找儿子玩了。

 再者,没想到和国中生谈话会如此剌。就这样假装不知道,他以后可能还会打来这种电话。

 既然如此,就多说一些他喜欢听的话吧。

 我这样决定。下午除了买菜和准备晚饭之外,几乎无事可做。这种电话游戏能打发无聊的时间。

 “太太,今天就谈到这里为止。以后还可以打电话来吗?”听到他用颤颤兢兢的口吻说。

 “当然可以。随时都可以打电话”“谢谢,在下一次之前,能不能请太太检查一下种类厚薄,有没有脚后跟的…”“好的,我一定会看一看不过我的都是有脚后跟的”“是。今天谢谢太太了。”放下电话时,我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我好像了。

 这就是下午的电话开始的情形。

 其实我对内衣也很有兴趣。

 第二天,洋介到家里来。和往常一样向我鞠躬后就和雅和上楼,进入儿子的房间。

 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异样的光泽。

 洋介真的把我当做女人看了吗?

 想起和洋介的对话,昨天晚上一直没有睡好。不知为何,他说我适合穿黑色袜,使我很高兴。如果洋介说的是真心话,等于是他早就注意我的腿了。

 对了,就穿黑色袜给他看。如果盯着我的腿看,就证明他是把我看成女人了。

 我想确定他的心思。因为是同学的母亲想和我开玩笑,还是因为我是女人对我有兴趣,我想把两者分清楚。

 我回到卧室穿薄袜,严格的说是灰色,但在我看来是浅黑色。为能看到大腿的部分,换上黑色的短洋装。

 就这样泡了红茶端去雅和的房间时,两个人正在玩电脑游戏。可能是轮到雅和,洋介立刻回头看我。

 他的视线盯在我的洋装裙摆上。

 他果然对我有兴趣。

 (你就大胆的看吧,这是为你穿的。)我这样想着,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你们可要趁热喝。”“是…”精神集中在游戏的雅和根本没有回头,洋介却立刻伸手拿茶杯。假装注意电视画面,不断的向我偷看。

 “这是上次买的,好玩吗?”我用不在意的囗吻说完,在洋介的旁边坐下。

 “很好玩,我还不太行。不过,雅和玩得非常好…”洋介的视线又移到我的下半身。我侧坐后,配合洋介的视线,尽量分开腿。

 这样不会太下,而且能出大部分的大腿。

 果然,洋介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大腿,似乎已忘了电脑游戏,一心只顾看我的大腿。

 洋介,黑色的袜怎么样?因为我很适合穿,所以才穿绐你看。仔细看吧,回家以后再好好的想一番。

 我把大腿分开到极限,洋装的下摆紧绷,他可能连三角的底部也看到。我想今天晚上他一定也会想起我的…“啊…完蛋了!”雅和好像失败了,电视上出现游戏结束的字样。

 我急忙收回大腿,站起来。

 “你们慢慢玩吧。”说完,我下楼梯时,觉得身体深处有搔感。在厕所里拉下袜和三角时,确实润的。因为给洋介看大腿,我好像兴奋了。

 啊…身体搔,用自己的手指安抚吧。

 虽然这样想,但差不多该准备晚饭了。换一件新三角后走进厨房。

 他今天晚上一定会想着我而手的明天下午很可能可能又冒充W公司的人打电话来。那时后要说更大胆的话挑逗他。  M.LaNMxS.com
上章 妈妈与少年下着授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