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灵羽 下章
第3章 嘴巴张大
 “在那!快追!”正当我们甜蜜的时候,外头传来人的吼声,我把头伸出车窗,后面不远处有几个官兵模样的人正骑着马朝这边赶来。“不好,被发现了!”大也被惊醒,马上跳上车,马鞭狠狠的朝马股上甩下去。

 一匹马,拉着一辆车,还要带三个人,肯定跑不快,速度虽然慢慢的快了起来,但是看那马似乎有点步伐混乱了,还没等我问,它一个踉跄直接摔倒,整辆马车翻到路边的山沟里。

 我跟羽儿在车厢里抱着跟着车厢翻滚,大只是刚翻车时听见一声叫喊,我也来不及思考太多,只觉得脑袋不停地撞着车厢,随后便昏了过去…“相公…相公…”

 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整个天空被霞光映照得通红,而羽儿那破涕为笑的面容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又无比精彩。“你没事吧?”我爬起来,摸着羽儿的身体看看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大和马呢?”这唯一的交通工具现在已经毁了,我那唯一的司机你可别死了啊!虽然我现在持有c1驾照,但这准驾车证不包括马车啊亲!

 我在马车残骇周围找了一圈,马倒没事,就是腿受了点伤,而大就没这么幸运了,全身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各处都有伤口在血。

 而且口之下还着一箭矢…这帮官兵,就这么赶尽杀绝么?此地不宜久留,从马车里清点了一下行李,带了些必要的东西,把大背到马上,我们沿着山沟一直走,终于找到了一片湖泊。

 羽儿马上给大清理伤口,我的头也晕晕的没缓过来,看样子今晚就在这过夜了。吃了点干粮,藉着刚才的晕劲,我沉沉的睡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人虽然醒了,但浑身动弹不得,眼睛睁开也很困难。

 我第一时间就是扭头寻找羽儿,却在湖边看到让我血的香一幕。大躺在湖边,身上盖着羽儿的纱裙正在睡觉,看样子是昨晚被羽儿清理完伤口就直接睡那了。

 而羽儿则站在一边,背对着我和车夫,双手绕到身侧捏着外衣的绳结,小脸无比羞涩。我了一口口水,虽然羽儿已经是我的合法子,也曾隔着衣服对羽儿做了不少下之事,但羽儿那青春美妙的身子我却不曾一窥。

 而现在却要大大方方的展现在我面前么?不对,我还在这,羽儿面前是那大…难道羽儿真的要完成昨的对话,让这五大三的大糟蹋她的身子吗?汉服虽然已穿了三个多月,但我真搞不懂那么多路数。

 羽儿穿的似乎是一件袄裙,蓝色的衣服和洁白的长裙分开,外衣有衣带系在侧,长裙则由带系于上。羽儿解开了那蓝色外衣的衣带,将外衣轻轻下,顿时空气就凝固了…虽然被乌黑的秀发遮挡。

 但仍能从发丝之间看到那纤细洁白的背部肌肤,一条背嵴直接延伸到绑在纤细肢的长裙带内。

 而那如玉般白净的美背中间,一大红色的细绳高调的打了一个绳结,还随着羽儿娇羞的身子不断甩动,似乎正在惑着后面两个大男人去解开,一探究竟…虽然在电视电脑里看过不少。

 但这穿在女子身上的实物,我可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羽儿转过身面朝大,用手臂护着被肚兜包裹的酥慢慢弯下。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心里不知是嫉妒、怨恨还是激动。

 羽儿长呼一口气,站直了身子,又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解开带,下长裙,两条笔直修长而又匀称的玉腿被解放出来,我眼神有点模糊。

 同时距离湖边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虽然现在羽儿身上只有肚兜和亵了,也能看到那匀称娇好的身段,但具体的细节还是看不清楚,而大则不同,他就躺在羽儿身边,如果这货是在装睡。

 那么我子那连我都没看清过的体,首先的观赏者就是那大?羽儿已经解开了美背上的细绳,一手护着坚的娇,一手掉了肚兜,随后又一鼓作气,迅速下了身上最后一丝布料…

 整具体洁白而又透着粉红,被手臂护着的坚、纤细的蛮翘的股,修长完美的玉腿,这感的曲线、妖娆的身段,羽儿那站在大身边仍是处子的美丽身体,已经是全了。

 没等我细看,羽儿轻踩着湖边的石头,慢慢下到湖里…我松了一口气,羽儿原来是想乘两个男人睡觉的时候,下湖去洗个澡,正当我欣赏娇的入浴大片时,大猛地抖了一下。

 本来正脸朝上的,却慢慢扭到羽儿那一边,没受伤的那只手悄悄伸到下,捏着已经支起的帐篷…我他妈就知道这货在装睡!

 羽儿背对着我们,毫不知情的清洗着身子,大也毫不避讳的下的帐篷,这一幕正好被我完完全全的看到,虽然在羽儿雪白的身子出之时,我的帐篷也搭了起来。

 但看到大不仅没睡,还以更加优势的距离仔细欣赏过羽儿的身子之后,帐篷的支架更加坚固了。我自己都怀疑,我是不是真有这种变态的想法?

 “噗…”不知道是不是刺太大了,大的身体一哆嗦,嘴里出一滩子血。“啊…”羽儿扭头一看,吓坏了,顾不得自己清白的处子之身是不是被看到,马上跑到岸边蹲下来扶起了大

 羽儿蹲着赤雪白的身子扶着大的肩膀,温柔地让大的脑袋靠在自己怀里,还带着水珠的柔软圆润的‮女处‬娇就这么被他当成枕头枕在脸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羽儿房的全貌,但距离很远又很模糊。

 而大却是实打实的贴着我子羽儿那纯洁的‮女处‬软,不仅可以用眼去仔细地欣赏那人的曲线,也能用脸尽情地享受着的柔软,还能用鼻子贪婪地闻取人的香。

 “大哥…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羽儿用自己的手绢擦拭着大吐出的血,关切的询问。

 这乡野村夫哪里见过这等世面,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直直的盯着羽儿前白的娇,左边嘴角着血,右边嘴角着哈喇子…尼玛,这画面看得我一股热猛地冒上脑门。

 那边的血是止住了,我这鼻血就不自主的了出来“大哥…你别这样盯着羽儿…”大两眼都冒光了,羽儿才终于有所反应,擦血渍的手害羞的遮住被大死死盯着的房。

 “是大哥的错…羽儿太美了…一下不自觉就…”大正人君子似的别过头去。羽儿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本来害怕我会怪罪。

 但看见我正冒着鼻血盯着她,她居然红着小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意味深长的朝我噘了一下小嘴。嘿…这是什么意思?“你血了,脑袋不要动,我帮你看看。”

 羽儿在大身边找了块石头坐下,轻轻把大的头又扭过来,手也不护着自己前的娇了,而是捏着大的手腕,把大糙发黑的手掌放到自己白光滑的大腿上把脉。

 尼玛…这场景太他妈刺了,我感觉脑袋要冒蒸汽了,鼻血还一个劲的在。大这下可真不客气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白圆润的软,贴在羽儿大腿上的手也张开舒服地享受着羽儿细光洁的肌肤,嘴巴张大,还大口大口的气。光天化之下。  M.lANmxS.Com
上章 夏灵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