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公成为植物人后 下章
第三章
 哼!坏老公,才不让你看我吃小叔子的呢。老公,我故意用跪伏的姿势,把身子凹成s型,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享受我拜倒在你脚下的娇俏模样。

 我听到你喉咙口水的声音呢!老公,你昨晚用小叔子的身体享用了人家的小妹妹,现在又要夺走人家的小嘴,确实过分了哦。

 小叔子的和你的一样大呢,不对,它在你老婆嘴里越变越大!呜呜…老公,小叔子的大卡人家喉咙里了,你太坏了,还往人家嗓子眼使劲捅!

 老公,我听见你气呢!你老婆我从来没被这么长的捅过,我可不是在夸别的男人大哦…反正也是你在用。

 只是你动作能不能轻点呢。老公,防污裙什么时候被你解开呢,我看见你用小叔子的嘴在喊,快出来了。我可不想吃其他男人肮脏的体,遂把小嘴从小叔子大上退了出去。

 我看见老公你像头公牛般气,对着我的脸,快速的‮弄套‬着狰狞的金箍,就让我的脸承接你的华吧!

 老公,我听见你带着恳请的语气对我说,宝贝老婆,张开嘴巴好不好。老公,我是一百个不愿意的,特别是你望高涨时神态像极了小叔子。

 但那声宝贝老婆,却又带着百般柔情,我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你此时小叔子的神态,我认命一般张开了小嘴,忐忑的吐出了舌头。我娇的舌头已能感受到你近在咫尺,带着炽热的温度。

 即将薄的头,那散发着别的男人味道的生殖器仿佛带着一丝丝腥臭,我突然有种罪人跪在别人面前要被毙的错觉,虽然等待的时间很短,感觉又好像很长,终于,随着老公你怒吼一声,决完毕!

 小叔子黏稠又滚烫的男汁倾泻在我伸出的舌苔上,随着你的抖动,更多的淋在我脸上,睫上。我赶紧跑到卫生间清理。

 老公,如果是以往,我肯定把你的华都吃掉,并主动用口舌帮你清理上残留的,但别人的臭东西,我真难以接受,对不起了老公。

 老公,不知道是不是刚接触了小叔子的,感觉有几道菜没了以前的味道,我扒拉了几口就不想吃了。

 老公,今晚不知道为什么,我特想和躺在我们房间的你共眠,想握握你厚实的手掌,抚摸你结实的膛。老公,我撒了个小谎,说在小叔子的房间睡不着,想在我们卧室里睡。

 你看着咱们卧室里的只剩小小的一个位置,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后面一连几天我都以同样的借口,拒绝和穿越到小叔子身体的你同睡。

 老公,你熊一般的身体让我莫名的安心,我们的卧室也让我眷恋,除了睡觉,其余的时间我的身体任你驰骋,我们在厨房,在浴室,在客厅,在阳台,留下了爱的印记,在饭前。

 在饭后,在上班前,在下班后,你像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用望填满了时间的隙,而我像要固守最后的爱与眷念,总会在睡前洗得干干净净。

 在沉睡的你的旁边,小小的一个位置,闻着你犷的男人味,安然入睡,可是没想到,老公你有一天趁我不在,把我们卧室的换了,你说这下我们三人就能睡在一起了。

 老公,我不知道要怎么拒绝你才好,一种违和的感觉袭上心头,特别是听到你说三个人一起睡。我想反驳,却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

 晚上,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雷声隔着窗户都能感受到它的愤怒,我们的卧室头上依然挂着结婚时拍的婚纱照,可是已轻微泛黄,相片的你看过来的眼神幸福得有些让我发慌。

 今天的灯光为何那么亮眼,以至于我纤毫毕现的在相框之前,在还沉睡不起的你的旁边。空气中涌动着你骨的情

 而我的心却弥漫着惶恐的担忧。我捂住自己的嘴巴,挡住已经跃出喉咙的呻,你抱住我弓成虾米的身躯,用小叔子的茎,一下一下用力的刺入我的花门。

 可恨单太滑,我还是一点一点的被迫靠近冬眠的你。老公,你的体安然的睡着,像个乖宝宝,我曾经多么盼望你能突然醒来。

 那我该有多高兴啊,但此时此刻,我希望你暂时别醒来。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在老公你身前,被别的男人侵犯的感觉。

 老公,你是不是逐渐适应了小叔子的身体呢,不然你施展在我身上的招数怎么会越来越娴熟呢。

 你用起小叔子的武器越发的得心应手,或急,或慢戮,浅如轻功提纵,深刺似亢龙有悔。

 起初风平静,接着排山倒海,忽如白虹贯,又见苍松客,时而敌深入,时而快马加鞭。我被你击得节节败退溃不成军,然而却毫发无伤。

 甚至想为你摇旗呐喊,可我始终保持一份清明,没有弃暗投明,只敢在雷声作响之时为你传递一时的愉悦之声。啊…老公,不可以!你竟然施展了传说中的一指禅,深入人家的

 老公,你太讨厌了,没经过人家的同意就用手指玩人家的眼儿,我知道这个小一直是你心心念念的地方,因为我怕痛,也怕脏,你至今未成功把它采摘。

 今晚你似乎对我的门异常的执着,又一次要试图把它拿下。以往你会因为疼爱我,见不得我受苦,屡次铩羽而归,今天却不顾我再三求饶,硬闯了进来。

 那种痛感,甚至比被你破处之时还来得强烈。老公,我的‮花菊‬终于被你夺走了,能足你多年以来的愿望,我也开心的,虽然是被你强行攻入。

 但我并不怪你,谁让你是我的宝贝老公呢。唯一遗憾的是,你是用小叔子的进来的,我有种荒谬的错觉,眼的第一次好像不是被你夺走,而是小叔子。

 老公,人家的小快要被你撑破掉了,里的被你强行推开,你用小叔子的茎直达你老婆我炙热的肠道,在这条狭窄的甬道里你恣情的送。

 我见到你低头看它出又看它入,面容带着征服的成就感。老公,我的心早已被你征服,如今我的体最后一个地方也被你触达。

 老公,还是太疼了,我不自觉的住抓住躺在上的你的手臂,抵御内小叔子那杵带来的痛感。老公,你突然停了下来,我还以为你疼惜我,看出我默默为你忍受的痛楚。

 却不料把我抱到成为植物人的你的身上,让我跪趴在你左右两侧,我身下刚好能看见你沉睡的脸。

 你掰开我的瓣,重新用那小叔子的,猛力冲击你老婆我的门。外面暴雨如注,你也不曾停歇,我像一只风雨中的小船,起起伏伏,却始终坚持着。

 渐渐的,那痛楚慢慢涌出一丝酥麻,接着转化为快,我在痛苦中煎熬,又在快失。

 老公,我实在撑不住了,无可奈何的趴在你息,呻,而被你灵魂占据的小叔子,还不断的在我股后作恶。  m.lAnmXs.Com
上章 老公成为植物人后 下章